新闻>正文

环保风暴背后的结构改革

2017年08月26日07:00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前阵子刚写过一篇专栏,叫做“从环保风暴开始,适应这个较真时代”。事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点不一样的呢?我的感觉是,事情的转变,发生在7月20日当晚的新闻联播,“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就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问题发出通报”。我当时的想法,环保、人民币、保障房,事事都开始较真,因此,我们必须迅速适应这样的变化,因为这种变化,最终对政府对市场对你对我来说都是件好事。事实正是如此,对于生活在北京的人来说,这些年一到秋冬最盼望的就是一片蓝天,但是这样一片蓝天到底要怎样才能得到呢?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其实,事情没有那么复杂,把最可能的隐患,较真地应对了,再来看看效果,治理雾霾的道理就一清二楚了。

  8月初的时候,河北省环保厅公布了《河北省重污染天气应对及采暖季错峰生产专项实施方案》,为加大采暖季工业企业生产调控力度,按照基本抵消冬季取暖新增污染物排放量的原则,制订企业错峰生产工作方案和任务清单,石家庄、唐山、邯郸钢铁限产50%。

  这两天,环保部又公布了《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 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根据方案目标,今年10月至明年3月,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城市(简称“2+26”城市)要全面完成《大气十条》考核指标,PM2.5平均浓度同比下降15%以上,重污染天数同比下降15%以上。

  学习一下,什么叫做“2+26”城市,包括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石家庄、唐山、廊坊、保定、沧州、衡水、邢台、邯郸市,山西省太原、阳泉、长治、晋城市,山东省济南、淄博、济宁、德州、聊城、滨州、菏泽市,河南省郑州、开封、安阳、鹤壁、新乡、焦作、濮阳市。其中含河北省雄安新区、辛集市、定州市,河南省巩义市、兰考县、滑县、长垣县、郑州航空港区。

  我一个不漏地抄录在这里,就是想让更多的人看到,这件事情和他们息息相关。

  根据《北京日报》的报道,要达到目标有一些关键措施:淘汰类“散乱污”企业9月底全取缔,北京、天津、廊坊、保定10月底彻底“清散煤”,10月底前VOCs治理未完成依法停产整治、北京10月起禁止销售普通柴油、有条件的城市全时段禁售禁放烟花,而且28个城市将统一预警分级标准,从严从高启动预警响应,空气质量持续“爆表”将被约谈。

  应该说,这一场环保风暴不仅是京津冀地区,而且全国范围内都在治理环保乱象,也确确实实地遇到了一些新问题,那就是淘汰落后产能,影响了一部分GDP和就业,但是,在全局降杠杆去产能的大背景之下,在产能过剩的前提下,淘汰环保不达标的企业好像就是应有之义了。

  环境风暴的背后,还有一个结构改革,而结构性改革的目的,不仅是经济结构更健康,难道不也应该是我们的生活环境更健康吗?在这里我不得不提及央行行长周小川去年讲过的一番理论,“结构改革重点之一是应消除价格扭曲。”

  就在一年之前,周小川在《国际金融论坛2016中国报告》中有过一番关于供给侧改革的论述,落后产能是怎么产生的呢?很多时候是因为价格扭曲,而环境成本问题其实也是一种价格扭曲。

  “理论上,如果有污染,首先得把污染治理打入成本,对污染物进行处理;如果有碳排放的话,得要为碳排放承担代价,所谓碳配额的做法就是要求排放者先购买这个配额,把代价计入成本和价格加以吸收。如果没有吸收环境成本,价格就会失实,企业就会觉得这个行业的利润挺高,投资就会增加,产能相应增加,最终会产能过剩。以后对环境的要求一提高,对环境污染的罚款一增加,许多企业就会做不下来了,产能过剩就会暴露。”

  当然,周行长也说过剩不都是价格扭曲,比如,“我国投资占GDP比重一度过大,需求比较多,导致对钢材、水泥需求量过大,当需求下降后,这些行业就会产能过剩。这种周期性波动,在其他许多国家也存在,但我国较突出。”

  但是,不管怎么样,过剩的原因是多样的,可环境成本的价格扭曲要消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