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两大玩家先后入场收割,扣非利润连亏11年

2019年01月18日10:31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作者 | 陈南方

  流程编辑 | 与遇

  2019年1月15日,凯瑞德(002072.SZ)又收到一封山东证监局的警示函。对凯瑞德公司股东张培峰、任飞、王腾等人进行了点名批评:

  1、原张董事长通过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进行管理层收购,该收购行为都没经过公司董事会及股东大会审议;

  2、原董事长张培峰承诺未来12个月内增持不低于公司已发行股份的10%,结果是打嘴炮式增持;

  3、谴责一致行动人之一的任飞、王腾不采取措施,任由所持股票被强制平仓。

  

  而这已不是凯瑞德第一次收到监管部门的“通告”,早在2016年年底,凯瑞德就被证监局进行立案调查,随后公司前董事长兼实控人吴联模被证监会下达调查通知书。

  公司前控股股东“第五季”以及吴董事长于2017年6月再次收到立案调查通知书。2017年3月27日,吴董事长辞任,其所持股份也被放到淘宝拍卖。没错,是淘宝!

  同年4月,私募黑马张培峰空降凯瑞德,接任凯瑞德董事长,联合一致行动人取得了公司控制权,但接盘后却是麻烦不断:

  2017年9月首次卷入公司一项对外担保诉讼;

  2018年7月20日,张董事长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涉嫌某私募机构超比例持股不披露、操纵证券市场,并被监视居住;

  2018年7月25日,原一致行动人协议到期解除,公司回到无实控人无控股股东的状态,张董事长不再是公司实控人;

  2018年9月,不再担任凯瑞德董事长;

  2018年10月25日,凯瑞德和张董事长因为一张100万的汇票无款支付,被双双列为失信执行人。

  连续两任实控人、董事长都是如此的奇葩,一任比一任过分。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两年凯瑞德到底发生了什么奇葩故事。

  一、第五季的收割往事

  一年前,风云君为凯瑞德执笔撰文《凯瑞德:接盘侠喜迎牛市,吃干抹净金蝉脱壳,留下一地鸡毛》。

  凯瑞德原名为“德棉股份”,是山东德州的第一家上市企业,从事棉纺面料产品的生产和销售,是国内高档装饰面料和服装面料的主要生产商。

  自2006年上市后,因为外贸摩擦、人民币升值、原材料涨价、出口退税率下调、贷款利率上升等问题,公司的业绩就在盈亏之间来回切换,上市即迎来保壳长征,说惨也惨。

  公司2008年、2009年连续两年亏损,被深交所实行退市风险警示。2010年,依靠当地各级政府的8000多万补贴扭亏为盈,避免退市。

  在德棉股份经历了这一轮生死轮回后,原股东德棉集团心里mmp,老子不玩了!2011年,将控股权转让给浙江第五季。

  结果,新官上任三把火,还是抵不过德棉股份冰冻三尺,再次任性亏损近一个亿。新东家在进行一番资产置换后,又计划重大资产重组,但不幸泡汤,最后不得不老老实实卖资产和债务重组来度日,让净利润一年正一年负,熬着不退市。

  但接盘侠好歹等来了A股牛市,并于2014年国庆节后,公司宣布全资收购了一家做无纸化彩票业务服务的公司“北京和合永兴科技”,还搞起了股权投资,将公司名字改为“凯瑞德”。趁着一波牛市,讲了好几篇故事,什么互联网彩票、互联网金融等等,反正都挺热的。

  人傻钱多的牛市,再加上多重概念加持,凯瑞德的股价有如神助,最高到了43.5元/股。

  然后,就在牛市要到头的时候,6月15日,第五季通过大宗交易,以34.46的均价减持850万股,精准套现2.93亿。加上后续零零散散的减持,累积套现4个多亿,基本收回了成本,剩下的浮盈浮亏,天高云淡,随它去吧。

  但,第五季虽然自身实现了财富自由,上市公司本身却在不断甩卖资产中。净资产规模从2010年的3亿变成2017年的6367万,渐渐缩成一个壳股。

  转眼到了漫漫熊市。2015年11月,凯瑞德公布拟以现金收购关联方旗下资产“北京屹立由100%股权”,该标的的主营业务是向客户提供互联网出口带宽优化服务和互联网应用加速服务。

  标的净资产仅有0.21亿,各年净利润仅百万级别,然鹅,该笔关联交易最终由凯瑞德以2.48亿的全现金收购完成,溢价1068.24%。而这个看上去稀烂的标的资产,竟然还是凯瑞德众多子公司中唯一一个还凑合能看的。

  收购完成后的凯瑞德,在原来的彩票业务的基础上,新增了互联网应用加速服务业务,开始多元化经营。

  2016年2月24日,公司继续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公告以发行股份加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杭州全之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100%股权,为公司增加跨境电商业务,进一步扩展互联网业务。

  但预案都没公布,该项重大资产重组于8月16日便宣告终止。原因是国内证券市场环境、政策等客观情况发生了较大变化,双方在交易方案上未达成一致意见。

  虽然跟往常终止重组的原因类似,但凯瑞德并非当时终止重组的个例,617重组新政颁布后,关于募集资金、业绩补偿和承诺都做出了明确规定和限制,导致凯瑞德不得不放下手中的镰刀,重新修改方案,停牌期满后宣布告吹。

  

  所以,从棉纺业务,跨界到互联网相关业务的凯瑞德,除了手里的镰刀不停的挥舞,业绩并没有什么改善。

  2015年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双双亏损;2016年,公司勉强扭亏为赢,但扣非净利润为亏损;2017年半年报盈利仅273万。

  

  事实证明,第二任控股股东“第五季”是熊市一来就现了原形。看到这微利273万,净资产9860万的经营情况,凯瑞德大概率得卖壳自救了。

  那么新的接盘方登场,能否改造这剩下一地鸡毛的凯瑞德呢?

  二、私募玩家入场

  新的接盘侠正是文章开头提到的凯瑞德空降的董事长,张培峰。

  张培峰何许人也?媒体曾给予这个张培峰打上“私募黑马”、“资本玩家”+“实业干将”双面人的标签,根据公开信息:

  18岁投资欧洲股票市场,因锁定当时的新兴产业“电讯业”龙头赚到人生中第一桶金;

  2007年以归国侨商的身份投资2200万欧建设连云港市福尔多国际商贸物流中心项目;

  2009年接手以丹尔斯顿为首的多家公司;

  2014年成立深圳中金投基金管理公司;

  2015年牛市时,运作第一支私募产品“中金1号”,实现3个月的收益达到224.81%,成为当年的私募大黑马。

  2017年3月,张培峰退出中金投,把目光投向了当时正处于水深火热的上市公司凯瑞德

  当月27日,凯瑞德控股股东第五季宣布拟将其持有的11.61%的股权对应的投票权委托给张培峰,结果将会导致凯瑞德的控制权再次发生变更。

  但因为控股股东当时所持股份正被司法冻结,实控人吴老板也处于证监会立案调查状态,风口浪尖的控制权变更事项引起交易所问询,结果这步以“表决权委托”的路走不通。

  表决权委托不成,从二级市场举牌增持可行。两个月后,张培峰分次溢价买入公司股票,增持价格区间在27.01-31元/股,总计耗资2.5亿,完成举牌凯瑞德,并告知上市公司,正筹划与其他股东签订一致行动人协议。

  7月24日,董事长张培峰找到其他几位股东,通过自身持股的5.19%加一致行动人协议,合计取得公司12.32%的股份,成为公司新的实控人。

  

  8月1日复牌并公告一致行动人协议签署完成,根据当时复牌后的股价表现来看,市场并未对这项管理层收购投出反对票。

  据当时媒体报道,同月,张老板还耗资5亿取得一家P2P公司爱钱帮70%的股权,市场对这位带有资本市场嗜血气质的老板,以及将要进行的资本运作抱有期待。

  但张老板入主凯瑞德之后,一系列的操刀是让人看的眼花缭乱:

  2017年4月,对外出资设立一家投资机构“深圳市宝煜峰科技”;

  2017年6月,公告0元收购北京晟通恒安科技,计划挺进智能安防市场,该标的于2016年11月才成立;

  2017年7月,公司称与360旗下子公司北京世界星辉科技签订了《360移动开放平台合作协议》,共同运营游戏;

  又宣布与康佳旗下公司易平方网络科技签定互联网电视业务战略合作协议,就智能电视广告、影视业务进行合作;

  2017年9月,又公告0元收购前海东泰控股51%的股权,计划涉足供应链服务及进出口领域业务。

  

  又是投资、又是安防、又是游戏、又是智能电视和影视,又计划涉足供应链和进出口业务,感觉是广泛试水、抓阄看胜算。总之,风云君算是一头雾水,只能默默看他表演。

  在资产注入的市场期待下,张老板于2017年9月发出公告,承诺要在未来12个月内继续增持公司不低于10%的股份。

  

  但这些也顶多只是小打小闹,也没见公司业绩上有较大起色,眼看就要到年末了,张老板也许是想干票大的。

  2017年12月7日,凯瑞德公告重大事项停牌,12月20日起转入重大资产重组程序。计划拿3.8-4.2亿资金收购一家互联网标的资产“北京乐盟互动科技”51%的股权,布局聚合支付和电子竞技业务。

  这项重组一闭关就是足足5个月,5月21日复牌时,市场给了7记连续跌停,股价从停牌时的28.9跌至13.8。

  2018年6月19日,公司股价跌至12.59,导致共同控制股东任飞、王腾所持部分股份逼近强制平仓线,公司又开始停牌自救,直到6月29日才复牌。

  但因为后续股价继续下跌,未能摆脱被连续强制平仓的命运。

  

  

  2018年7月20日,公司董事长张培峰收到一封中国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因某私募机构超比例持股未披露,而且涉及在限制期内违规交易。而张董事长正是涉案当事人。

  

  随同该立案调查通知书一起公告的是前次筹划的重大资产重组被终止,原因是双方未达成一致意见,重组条件不成熟。

  而从2018年4月9日,深交所对该项长期停牌事项的关注函问询来看,除了相关工作不能及时完成的原因,还有标的资产的业务模式具有应收账款回款周期较长的特点。

  从回复函了解到,乐盟科技未经审计的2017年年末应收账款金额占总资产的比例高达91%。所以,该项重组要是完成,没准还会给凯瑞德埋个炸弹。

  7月21日,公司公告公司董事长张培峰、监事会主席饶大程被公安局监视居住,因二者涉嫌操纵证券市场。

  

  而在随后开展的,与终止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有关的投资者会议中,相关投资者的提问,也是很直接。张董事长有钱去操纵股票,而不履行增持承诺?到今天为止,可是半点都未增持。

  

  

  不过,结合张董事长原来在私募的工作经历,对不增持公司股票而选择去操纵股票,风云君表示自己一开始的揣度居然也应验了。

  毕竟当时是花了大价钱来增持凯瑞德,本想一系列操刀运作,实现资本增值,没料想,凯瑞德是麻烦缠身,经营起来毫无成就感。操纵股票,不才是人家擅长的么?

  2018年9月,张培峰辞任董事长一职,10月25日,凯瑞德和张培峰双双被德州德城人民法院列入失信执行人名单,原因是公司及原董事长张培峰未能按期偿付河北地兴岩土工程机械公司100万汇票、国海证券250万保荐费。

  

  善恶到头终有报,两位昔日风光无限的资本市场明星,终于栽在了凯瑞德身上。

  三、彻底被玩坏了的凯瑞德

  公司两任实控人兼董事长先后被立案调查,张培峰也变成了原董事长,其操刀的重大资产重组也泡了汤,无控股股东无实控人的凯瑞德,妥妥的从2017年接盘亏到如今,陷入深深的迷茫状态。

  而纵观凯瑞德上市以来的业绩经营情况,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就已经踏上连续11年的扣非净利润为亏损的不归路。

  为避免被ST,净利润一年亏一年盈,如此循环。

  

  公司的净资产在一系列资产剥离、出售中,已经连年萎缩:2006年净资产4.6亿,至今缩水至0.45亿,公司资产负债率高达93%以上。

  

  而目前公司以互联网出口带宽优化服务和互联网应用加速服务为主业的子公司“北京屹由”也在2017年计提了较大金额商誉减值,另外2018年经营同样亏损。未来公司经营仍将面临较大压力。

  

  

  公司已经连续三年财报被审计师出具保留意见,在2017年至今净利润连续亏损,加上捉襟见肘的净资产4479万,存在被出示退市风险警示的风险。

  从一家传统的棉纺生产销售企业,转型进入互联网服务行业,玩互联网概念、秀资本运作功底,凯瑞德就这样一步一步被玩坏了。

  加上如今股权分散、无控股股东、无实控人来主持公司重大财务和经营决策的局面,凯瑞德又将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