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中信证券:“稳就业”带来的机会在哪里? 关注两主线

2019年01月14日08:44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中信证券研究 秦培景 裘翔 杨灵修

  中美谈判预期向好,应逐步跳出博弈稳就业而强刺激的短期思路。与过往几轮周期相比,本轮失业压力背后周期性与结构性并存。我们认为,保持定力,支持服务业发展是更可取的“稳就业”政策选择,短期建议关注高端服务开放和ToB服务两条主线。

  跳出看短做短的

  “稳就业”政策博弈思路

  ●●●●●

  盈利增速下行和商誉减值阴霾难散的压制下,A股的修复过于依赖政策。春节前后的失业压力过大,倒逼政策“强刺激”,涉及降息、非标甚至地产,一直是不少资金短期博弈政策的重要逻辑。近期舆情显示,中美90天谈判进展顺利,经济失速可能性明显减小,走老路“稳就业”的可能性和必要性降低。建议跳出看短做短的“稳就业”政策博弈思路,从中周期寻找本轮就业调整背后的机会。

  本轮失业压力背后

  周期性与结构性并存

  ●●●●●

  1)周期性失业的压力和约束与以往不同。本轮PMI从业人员分项指数下行幅度低于2008~09年;智联招聘CIER(职位空缺/求职人数,季调)一年来从高位跌至2018Q3的0.85,接近2012年周期底部。经过2009和2012年两轮失业周期加杠杆后,中国非金融部门杠杆率已经很高,走老路稳就业的政策弊大于利。目前周期性失业压力接近2012年,小于2008~2009年,若中美关税冲突不升级甚至缓和,失业进一步恶化空间有限。

  2)中期结构性失业压力更值得关注。中国2013年开始第二产业就业占比开始向第三产业转移,后者近几年对GDP增长的贡献明显提升,这与以往失业周期不同。CIER行业指数显示,2018年前3季度,制造业/服务业细分行业中,就业景气低于去年同期的比例高达61.9%/66.7%,其中传统制造业,特别是“去产能”行业就业普遍供大于求。

  支持服务业是更可取的

  “稳就业”政策选择

  ●●●●●

  政策定调上,今年的工作重心:稳就业+先进制造业+现代服务业=就业向服务业转移。国际比较上,几乎所有经济体走出中等收入陷阱,都必然经历这一阶段。趋势上,中国先进制造业发展的背后,无论是通过供给侧改革提高产业集中度,还是中低端制造产能向海外转移,或者用自动化设备替代劳动力,都会带来潜在结构性失业压力:这些失业很难用传统的逆周期政策应对;相反,强化供给侧结构调整更可取,预计支持服务业发展的政策会先行,并不断强化。

  关注高端服务开放和ToB服务

  两条主线

  ●●●●●

  预计供给侧政策的重心会从过去几年的规范存量转为培育增量。

  1)第一,高端服务业扩大开放,增强外资参与度。这既能改善国内高端服务业供给不足的现状,又符合美国对中国扩大市场准入的要求,且可能在近期中美谈判中有进展,包括:一是美方曾经在“301”调查报告中控诉过中方有限制政策的行业,典型代表为高端医疗。二是美国竞争力强、或国企占比不大的服务业,包括法律服务、高等教育等。

  2)第二,以减税降费等普惠政策扶持中小微企业。稳民企就是稳就业。长期来看,中国仍需要大量中小型企业(尤其是服务业企业)去提供差异化的、缺乏规模效应的产品和服务,并吸纳就业。短期来看,1月9日国常会针对小微企业推出的减税政策已落地总规模达到2000亿元。未来服务于这批中小企业的To B端市场有巨大空间,包括云服务、IT信息服务等。

  风险因素:A股商誉减值的风险集中爆发;中美分歧缓解情况不及预期;美股出现明显调整对A股产生负面冲击。

  来源:金融界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