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上海“磁吸”优势制造:让先进制造业扎根大都市

2017年01月18日12:00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万丈高楼平地起。正值地方两会季,各地的政府工作报告都在“振兴实体经济”上着墨甚多。

  在经济增速下行的背景下,作为国民经济根基的实体经济,成本持续上升,利润空间收窄,发展面临很大挑战。作为全国最大的经济中心城市,上海正致力于防止资源、资金、资产脱实转虚,防止产业结构形态虚高。

  实体经济发展也牵涉方方面面。上海市政协委员、力康集团董事长沈钦华说自己现在遇到了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因为医疗器械产品必须要做电磁兼容性(EMC)检测,但由于检测机构和人员有限,要等很久才能轮到;不完成检测,也就无法进行接下来的审评、上市销售。

  “千军万马就卡在那里。”沈钦华说。

  上海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日前开幕。1月15日公布的上海市政府工作报告称,上海要着力振兴实体经济。这其中,在制造业上,上海聚焦了先进制造业、智能制造;而在服务业上,则强调要进一步提升“四个中心”功能,促进金融、航运、商贸等现代服务业创新发展。

  月初,中国城市竞争力研究会在港发布2016年中国城市综合竞争力排行榜,在包括经济、社会、环境和文化4个系统的评价体系中,上海力压香港继续排名第一。作为营商环境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上海也将进一步帮助企业降本减负,着力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

  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

  先从沈钦华说的电磁兼容性检测说起。这一检测是判定医疗器械电磁骚扰与抗骚扰能力的重要技术项目,直接影响医疗器械产品、医护人员和患者的使用安全,是国际医疗器械产品安全检测的重要性指标之一。

  沈钦华说,医疗器械产业比较特殊,一个成熟的产品从研发周期到工程样机的制造,到临床试验到最终拿到注册证,顺利的话一般都要5年以上。

  沈钦华做了一个调查,他发现麻醉呼吸类的医疗器械现在只有一个人在负责检测,而手上需要检测的产品有三十几个。“这不是给钱或者说免税(就能解决),这个证号拿不到就不能生产。”

  沈钦华建议说,上海是不是可以增加一些检测人员,在收入、编制以及绩效上给予倾斜;是不是可以将这项业务开放给第三方检测机构?

  这也正是上海希望进一步解决的问题。

  上海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进一步帮助企业降本减负,着力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继续清理规范行政事业性收费,扩大进出口环节收费的减免范围,促进实体经济发展。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13日主持召开座谈会、听取专家学者和企业界人士对《政府工作报告(征求意见稿)》的意见建议时指出,坚持政府过紧日子,继续压缩一般性开支,为企业减税降费腾出空间,今年要在降低收费等非税负担方面让市场主体有切身感受,国务院要对此开展督查。

  上海市政协委员、德勤税务大中华区合伙人蒋颖表示,从企业经营角度来说面临三种成本:跟市场相关的成本、税和费,以及制度性交易成本。“政府可以提高服务质量和效益,帮助企业降低制度性的交易成本。”

  目前,全球多个经济体都在进行相应的改革,以促进经济的提升。

  根据世界银行去年末发布的《2017年营商环境报告:人人机会平等》,去年全世界有137个经济体实行了关键性的营商改革,使得中小企业成立和运营更加容易。数据显示,全球在提升营商环境便利度方面持续取得成功。相比10年前的46天,现在开办企业的全球平均耗时为21天。

  “(上海)自贸区做了很多工作,企业备案从10天降到1天,但是准备资料时间比较长。”蒋颖说:“另外,制造业还有很多许可制度可改进。”

  强化先进制造业

  进一步帮助企业降本减负,着力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的根本目的,是激活企业作为市场主体的活力,振兴实体经济。

  上海市人大代表、上海贝尔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袁欣分析说,上海各类生产要素成本处于全国较高水平,在国内成本型区域竞争中处于劣势;上海国际化开放程度高,外资占比较大,受国际环境因素冲击的影响更大。

  “现在做实体经济,确实面临困难。”上海市政协委员、上海新亚药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曾垂宇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做实业需要大笔投资建厂招人,和大笔运营资金保持生产运转。在全球大环境不景气的压力下,企业经营成本持续上升。

  曾垂宇以新亚药业为例,现在人工成本逐年上升,企业一年增加用工成本2000万元。同时,企业研发新药周期长、风险高,随着药品质量和国家标准提高,企业药品制造成本也在提高。

  近年来,受外部发展环境复杂多变和自身结构调整等影响,上海制造业固定资产投资从2010年的1151亿元,逐年减少到2015年的758亿元,而同期上海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了19.5%。

  袁欣说,这是因为传统工业比重在降低,新兴制造业虽投资上升但比重还不大,所以造成制造业总体投资下降速度过快。

  与此同时,上海的制造业增加值占上海全市生产总值比重也不断下滑。2015年这一数字是26.9%,2016年上半年又变成了26%,逼近上海提出的“到2020年制造业增加值占全市生产总值的比重力争保持在25%左右”的目标。

  上海下一步的聚焦点在哪里?答案是先进制造业、智能制造。

  政府工作报告称,上海要实施产业创新工程,发展智能制造,推进智能网联汽车、工业互联网等一批产业引领性项目,推动传统产业深度运用新技术、新模式。

  上海市副市长周波表示,上海坚定不移推动产业转型,关键是制造业怎么和智能制造结合起来,把商业模式找好。“政府在这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今年会推广。”

  如何选择政策助推点来推进先进制造业转型?

  上海市政协委员钱世超表示,通过对华东理工大学EMBA企业家的调研发现,税费成本是以制造业为主体的实体经济效益下降的一个因素,但不是根本因素。相对于税费,这些企业家一致回答缺乏核心材料、核心技术是关键。

  因此,钱世超表示,上海应在核心材料、核心技术上发力,扎实制造业的基础,使上海以制造业为主体的实体经济回归。

  上海市政协委员、上海凯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宜善建议,要振兴实体经济,不仅仅是解决中小企业、新兴企业所面临的融资难问题,更重要的是多管齐下,降低税费负担和土地成本,使企业有更多获得感。

  袁欣建议称,可以参照上海自贸试验区模式,建立“中国(上海)先进制造产业示范区”的统一品牌,将临港、张江、汽车城、漕河泾、金桥等产业基地和一些零星工业用地纳入统一品牌管理,以统筹配置全市产业政策、人才政策、科技政策、财政税收扶持政策资源。

  袁欣说,大城市需要多样化的经济结构来抵御经济和金融波动,在美国制造业回归大都市已渐成趋势。

  以通用电气(GE)为例,袁欣说,出于税收和成本考虑,1974年GE将总部从纽约搬迁至费尔菲尔德市郊区,但为了转型和吸引人才,GE已决定将总部迁往波士顿,为此马萨诸塞州政府和波士顿都为GE提供了不菲的补贴,还另外出资帮助GE与波士顿各高校和研究机构建立关系。

  除了政府扶持政策外,袁欣表示,还可以借助上海金融业发达的优势,通过财政设立“上海先进制造产业投资基金”,形成政府领投基金、社会创投基金、风投、私募基金的良好生态,发挥上海金融中心的定位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