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这家乡镇企业,坐拥多家上市公司,豪投300亿复原“圆明园”

2017年08月21日11:36 来源:华商韬略官方账号

  | 本文由华商韬略原创

  |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

  | 作者:李云飞、张婵

  近日,正准备上市的横店影视提交了第二版招股说明书。

  相关资料公开后,人们注意到,在上半年,横店影视最赚钱的业务,不是作为主营业务的电影放映,而是卖爆米花,即卖品业务;而整体看,横店影视上半年的毛利为2.5亿左右。

  有人表示,相对于横店这个品牌在市场的知名度,横店影视的盈利能力似乎已经影响到了企业业绩。

  这个担忧实际上有点多余。市场人士曾推算,横店影视的营收占整个集团的比例不到4%。

  虽然“横店”的名声大噪,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其在影视行业的业务和成绩。但熟知横店集团的人都知道,横店集团不仅仅是驰骋于影视行业的横店,横店系还涉猎了医药、房地产等业务,且占比颇重。

  而且这些业务,先于影视业务,撑起了这个“超级乡镇企业”年营收近500亿的传奇。

  ----------------------------------

  一手打造出这个传奇的,是80多岁、至今仍以农民自居的徐文荣。

  徐文荣身上有两个标签:敢为人先、不服管。据当地一位乡干部曾评价说:“论本事可以做皇帝,论错误可以枪毙。”

  这个“可以枪毙”的人,后来靠着“敢为人先”成了市长的座上宾,更一手主导了横店的经济腾飞。

  【500亿年营收的乡镇企业】

  徐文荣不是在横店出生的,确实在横店长大的。

  十多岁开始,他先是在公社里当了7年的“小干部”,后来辞职跟着父亲做游商、捣腾一些小买卖。这段经历激发了徐文荣自己做生意的想法,也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他的商场传奇和横店集团的传奇。

  1975年4月18日,在徐文荣多次跑到省里催问后,东阳横店丝厂的批文终于发了下来,横店集团的萌芽——东阳横店丝厂也由此诞生。

  不过企业创办资质有了,钱从哪儿来却成了大问题。思前想后,徐文荣想到了一个如今被说滥的手段——众筹。

  他来回游说于全公社39个大队,最终筹集了50254元的三年无息借款。然而,这笔钱对于丝厂而言只是杯水车薪,不得已之下,徐文荣只好去求银行。

  为了讨好当时的银行行长,徐文荣几乎盯在了行长家门口,他使尽了各种方法做“公关”,甚至去给行长的夫人找过胎盘。最终,他从银行拿到了26万元的贷款,丝厂的启动资金终于有了着落。

  丝厂投产是横店走向规模经济的起点。徐文荣不是个墨守成规的人,总能抓住大势,跟着潮流走,他将之形容为“个人的命运,总是同国家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的。”

  借助国家政策东风,徐文荣将丝厂升级为现代化的轻纺和针织厂,随即又涉足当时即便是大企业也不敢轻易进入的磁性材料领域。

  此后,他又带领横店将商业版图扩展至医药、化工、汽车等领域。

  改革开放之初,横店已经成了中国乡镇企业的标杆,受到经济、社会学家的瞩目。1988年,社会学家费孝通专程考察横店,总结称:苏南以集体经济为主,温州以个体私营经济为主,横店模式则是两者的结合。

  在横店模式中,徐文荣不断开拓新的经济增长点,将横店打造成了年营收近500亿的超级乡镇企业。

  公开资料显示,他先后参与创办了700多家公司,电气、电子、医药、化工是其中的“大头”。而目前,横店控股旗下已经成功上市了多家公司:英洛华普洛药业横店东磁以及得邦照明;2016年,集团实现营业收入631亿元。

  不过旗下诸多业务中,给他带来巨大名声的确实是横店影视城,虽然影视业务的产值仅仅是冰山一角。

  【做成“中国的好莱坞”】

  徐文荣杀入影视文化领域,源自一个让他颇为苦恼的现象:横店人富裕起来之后,却缺乏娱乐休闲的地方,外来的人才也很难留住。“那时,我就想把横店装修一下,装修的材料就是文化。”

  做文化产业需要政策的支持,徐文荣为此天天往省里跑,一位副省长对于他不断登门拜访的行为不胜其烦,说:“你真是走火入魔,你要做工业我们支持你,你这点文化,做什么文化产业。”

  徐文荣较上劲了,非要搞文化,反正他已经有了钱,别人也“拦不住他”。他的“执拗”给横店带来了新的蜕变,起初,徐文荣建影剧院、体育馆、歌舞厅、文化村,这些文化设施虽然常见,但在横店还很新鲜,很快在乡民中引发轰动。之后,徐文荣又趁热打铁,搞了神话荟萃、封神宫等建筑。

  起初,徐文荣投建文化产业的目的是让横店更多彩、有活力,但小项目做多了之后,他意识到文化产业同样很有经济潜力,到影剧院、歌舞厅消费的乡民们络绎不绝。徐文荣想:这样“自产自销”的生意不成气候,如果能依靠文化产业吸引外面的人来消费,那一定是个大买卖。

  徐文荣想将文化产业当做一门生意来经营,但很长时间内他都不得要领,直到已故著名导演谢晋找上门来。

  1996年,谢晋为香港回归献礼,准备拍摄大片《鸦片战争》。他在全国各地选景,第一站选择了广州,但广州已是高楼林立,并不适合。

  跑了多个城市和景点,谢晋还是没能找到合适的地方。最后,“病急乱投医”的他回了原籍地浙江,考察了正在搞文化产业的横店。

  谢晋在横店见到了徐文荣,两人的见面情景很有意思。“没文化”的徐文荣不怎么看电影,也不认识谢晋。旁边人给他介绍说:“这是谢晋。”徐文荣听后一脸茫然。

  “你是干什么的?”“我是拍电影的。”“你拍过什么电影?”……

  虽然不了解谢晋,也不了解电影,但是一番沟通过后,在商海翻云覆雨数十载的徐文荣立马意识到,这是横店做大文化产业的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

  第一天徐文荣和谢晋签了协议,第二天看现场,第三天就炸掉了三座山。徐文荣以3个月为期限接下了谢晋建“南粤广州街”的单子,包括120栋房子、一条珠江、一座塔。他派了120支工程队同时进山,每支队造一栋房子,白天晚上、下雨下雪不停工。为了解决访旧建材紧缺的问题,他们甚至买了从坟墓中拆下来的旧石板铺路,找工厂用柴火烧制旧瓦。

  3个月后,建筑面积达6万多平方米的“19世纪南粤广州街”拍摄基地落成,这是横店影视城的开端。

  《鸦片战争》一炮打响后,影视圈的导演都知道了浙江横店和横店的徐文荣。正在筹划《荆轲刺秦王》的陈凯歌也慕名前来。当时,这部电影的美工师已经就秦王宫设计了3年,但受困于场地和资金,这项工程始终没有落实。

  陈凯歌和徐文荣商谈后,后者决定拿出1亿元,炸掉5座山,来支持这部电影。预定1年建成的秦王宫,8个月就搞定了。建好当天,电影的美工师激动得大哭了一场。

  这两次合作坚定了徐文荣将文化产业做成横店招牌的念头,此后的时间里,他相继投资30亿元,打造了明上河图、明清宫苑、梦幻谷、大智禅寺、屏岩洞府、华夏文化园等13个影视基地。

  据此,横店建立了文化、旅游相结合的可持续的新模式。而诸多影视基地也让横店的经济发展迅速,现在,在横店拍戏的剧组不计其数,有人称,横店俨然已经成为了“中国的好莱坞”。

  【想用300亿复原“圆明园”】

  2001年,徐文荣宣布退休。彼时,横店影视城已经是中国唯一的“国家级影视产业实验区”、全球规模最大的影视拍摄基地。

  但是,忙碌了一辈子的徐文荣并不习惯颐养天年的生活,2004年,69岁的他决定重新出山,将“全球最大影视基地”的规模推向新的高度。

  回归之际,徐文荣提出了一项前所未有的计划:“复活”圆明园。

  其实,这个念头很早就有,但因为工程量太大,一直没有落成。“很多影视界的朋友希望我们建一部分圆明园的景,特别是西洋楼。但是地理环境和财力都不足以支撑这项工程,所以只做了规划,没有投建。”徐文荣说。

  这个计划搁置了很长时间,直到徐文荣读了一本名为《1860:圆明园大劫难》的书刊,法国前总统德斯坦为这本书的中文版写了序,其中写到:“我们有我们所称的‘记忆’责任,这意味着必须承认和不忘记过去的错误与罪行,不论它们是他人还是自己所犯的。”

  这本书给了徐文荣极大的触动。“我想圆明园被洗劫,这是中国的耻辱,现在,法国人都承认错误了,为什么不重建起来呢?我要建的圆明新园,是要让现在的孩子们认识到我们祖先的智慧和创造力,让各国的朋友见识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在这个基础上让人们认识到和平的重要性,化悲痛为对和平的向往。”

  徐文荣找到时任东阳市委书记作汇报,领导听后当即拍板;“这个事如果做成了,是了不起的大事,会轰动世界,能办就一定要办起来。”

  “我要在有生之年完成这件事。”徐文荣说。

  不过世事常有波折。

  2008年2月18日,73岁的徐文荣出现在北京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将在横店投资建设圆明新园后,舆论突起。

  有人说他纯粹是“商业炒作”,有人说他“劳民伤财”,甚至还有人骂他是“商人沾满铜臭味的破坏”……

  风口浪尖上,建园之事困阻重重。但徐文荣却认定了此时,他对外说:“如果在浙江不能造,那我到外省去建;如果中国不能造,那我去国外造。”

  最终,他的坚持为横店带来了新的地标。

  2015年5月10日,占地6200多亩、实际投资300亿,按1:1比例复建北京圆明园95%建筑群的“圆明新园”正式开园。

  徐文荣口中的“此生最后一个夙愿”,终得成行。

  ------END------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搜狐公众号】,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就在华商韬略!

  版权声明:版权归华商韬略所有,转载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回复“转载”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