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三年上市路未酬,南华期货净利增长靠“杭州某公司”助攻?

2018年04月25日20:06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6年前,市场上就开始翘首以待“期货第一股”的诞生,6年过去却仍悄无声息。4月9日,南华期货更新了IPO申报稿,欲当期货第一股的南华期货,近几年净利润虽一直增长,却极度依赖几个大客户,这一次是否又是背后有高人助攻呢?

  4月9日,南华期货更新了招股书,距离上一次披露招股说明书已经过去了3年的时间。这一次更新的招股说明书中,南华期货增加了2017年的业绩部分。

  除此以外,三年后的南华期货,在商品期货经纪、金融期货经纪、期货投资咨询、资产管理的基础上增加了证券投资基金代销业务,全资子公司队伍也在南华香港、南华资本中增加了南华基金,但其依旧处于以期货经纪业务收入为主、创新业务发展缓慢的“靠天吃饭”的处境中。而早就有投行人士就曾表示过“主营业务过于依赖手续费,盈利能力单一成为困扰期货公司A股上市的障碍,不少公司只能转道港股或者新三板。

  不仅于此,南华期货在2015年递交IPO申报稿之前,更是接连遭到股东“抛弃”。2015年6月,位列南华期货三四股东的飞达化学、正宏化工在南华期货IPO申报前一个月转让了南华生物的股份。而在这次转让股份的8个月之前,2014年10月,凌峰铜业、中超投资也分别将各自持有的1.96%、0.59%股份转让给横店控股。

  深入寻觅南华期货2017年公允价值变动收益直线上升的原因,更可以发现,2017年公司定价服务业务的最大客户杭州某有限公司,以一己之力为南华期货贡献了5747.83万元收入,占了南华期货定价服务收入50%以上的比例。

  • 三年终更新IPO申报稿

  除去主营并不是期货经纪业务的期货公司,目前有包括“横店系”公司南华期货4家期货公司排队IPO,其余三家分别为南瑞达期货、金瑞期货与弘业期货。

  4月9日,在距离上一次披露申报稿近3年之后,南华期货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南华期货)在证监会网站披露招股说明书,拟在上交所公开发行不超过7000万股,发行后总股本不超过58000万股,保荐机构是中信证券

  南华期货的前身为浙江南华期货经纪有限公司,是由浙江华电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杭州华能联合开发公司于1996年共同投资组建。历经7次股权转让与5次增资,目前南华期货控股股东为横店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持股比例83.35%,注册资本为1.5亿元

  南华期货的实控人即为“横店系” ,其直接持有横店控股70%的股权。而横店控股目前已经有英洛华普洛药业横店东磁得邦照明横店影视等五家上市公司,业务横跨影视、医药、金融等多个领域。若南华期货完成上市,将成为“横店系”的第六家上市公司。

  但是纵观南华期货的IPO历程,就可知其的征途并不顺遂。南华期货招股说明书早在2015年7月10日就首次报送,并于当年11月13日就进行了预披露,但直至最近才更新IPO申报稿。伴随着近三年的等待期,南华期货的公司股东更是要么见好就收、提前撤退,要么便小投一把权当“玩票”,完全没有寄厚望于南华期货上市一事。

  • 股东IPO前“大撤退”,南华期货涉嫌做空股指期货

  南华期货主要从事的主要业务为商品期货经纪、金融期货经纪、期货投资咨询、资产管理、证券投资基金代销,公司子公司也开展定价服务、基差交易、仓单服务及私募基金管理业务,其更是早在2015年便递交了招股说明书。

  照理说,公司想要叩开资本市场的大门,作为公司的股东应该是求之不得,其他各路资本更是想要挤破脑袋争先入股。然而,南华期货却上演了原始股东在关键节点毅然退出、鲜少人想要“接盘”的咄咄怪事。

  南华期货在2015年7月10日递交了IPO申报稿。招股书显示,2005年12月底,飞达化学、正宏化工分别接手发行人9%、5%股权,花费990万元、550万元。2010年12月至2011年2月南华有限增资,飞达化学以2099.6万元认缴注册资本1243.5万元,正宏化工以2797.1万元认缴注册资本1656.6万元。2012年10月,南华有限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这时飞达化学、正宏化工分列南华期货的第三、第四大股东。

  而就在申报前的2015年6月,飞达化学和正宏化工这两大股东却将其持有的发行人4.38%、4.32%股份转让给了横店控股,转让价格为1.38亿和1.36亿元。

  “这两家股东肯定知道南华期货在积极筹备上市,拟IPO前夜开溜,只能说明他们并不看好南华期货上市。”一位深圳的投行人士这样评价道。时间轴再往回前推8个月,凌峰铜业、中超投资也分别将各自持有的1.96%、0.59%股份转让给横店控股。也就是说,横店控股在南华期货IPO之前,大量吸筹。

  截至目前,南华期货共有11位股东,其中,横店控股、东阳横华、光大金控、横店进出口、横店东磁均有关联关系,其余的北京怡广投资、深圳市建银南山投资、浙江领庆创投、上海山恒投资、甘肃富祥物资、大微投资等PE机构,在业内并不出名,且合计持股比例仅有5.97%。很多业内人士称,“留守”的股东让人不禁怀疑其有“玩票”的嫌疑。

  而就在南华期货申报IPO的节骨眼上,正是国内股市经历大熊市的阶段。2015年6月-8月股市的大级别急速下跌使股指期货陷入舆论漩涡。彼时,证监会、公安部执法人员更是在7月10日进场对8日涉嫌恶意做空大盘蓝筹的十余家机构和个人开展核查取证工作。

  业内当时盛传南华期货即是十余家做空大盘的机构之一,更有消息传出,2015年6月15日开始,国泰君安、中信期货、海通期货、兴证期货、南华期货等机构大幅做空股指期货。

  2015年以后,一直想着创新业务的南华期货似乎业绩并没有明显的起色,一直引以为傲的经纪业务市场占有率反而在缩水。

  • 资管、经纪业务齐缩水,背后有神秘客户?

  一直想着要创新的南华期货,不仅老本行的业绩有下滑的信号,创新业务更是不见起色。资管业务作为南华期货目前额主要业务之一,缩水明显。

  南华期货的资产管理业务客户数从2015年的259个下降至2016年123个,截至2017年年末仅为44个,管理资产规模在2017年减少至60.43亿元,较2016年同期降幅近60%。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南华期货资产管理业务收入(母公司口径)分别为2138.67万元、4073.28万元和2503.23万元,收入较2016年大幅下降,与全年营收相比,占比也很小。

  根据招股书数据显示,2015-2017年,南华期货的营业收入分别为8.89亿元、7.77亿元和20.42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8109.18万元、16014.68万元和19446.3万元。

  2017年南华期货的营业收入虽然大幅增长,但南华期货自己表示,是因为“公司‘其他业务收入’科目中风险管理业务涉及的贸易收入与该类业务涉及的支出同步波动所致,对利润影响较小”。减去“其他业务收入”后,南华期货在2017年的营收约为7.42亿元,在报告期内出现了营收下滑。

  如果从收入结构上看,南华期货的利润主要来源于期货经纪业务收入(包括了期货经纪手续费、交易所减收手续费和保证金利息收入),在2015-2017年,公司期货经纪业务收入分别为5.45亿元、5.85亿元和5.5亿元,占各年的实际总营收比例为61.3%、75.2%和74.12%。2017年同比去年的经纪业务收入有小幅下降。

  但是如果考虑到2015年公司发生股份支付的相关费用7056万元,2016年南华期货的实际净增长率并没有超过10%。2017年南华期货的公允价值变动收益从2016年的亏损166万元,增长到了1.4亿元。

  南华期货对此的解释为,子公司南华资本开展定价服务业务规模扩大。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定价服务业务收入分别为273.03万、923.81万、10325.8万元,呈迅猛发展。但是如果进一步搜寻,可以发现2017年公司定价服务业务的最大客户为杭州某有限公司,这家公司以一己之力为南华期货贡献了5747.83万元收入。

  一旦和杭州的“大客户”合作存在不确定性,那么势必对南华期货的业绩是一个巨大的影响。

  倘若按照成交额计算,南华期货在境内期货经纪业务市场占有率从2015年的2.99%降至2017年1.57%。对此,南华期货在招股书中表示,对期货市场高度依赖的盈利模式导致公司自身抵御风险的能力较弱,仍面临市场占有率下滑的风险。

  靠经纪业务吃饭的南华期货,似乎从2015年开始就想要推动经纪业务转型、持续拓展投资咨询业务、积极发展资产管理业务,但似乎一直止步不前。

  截至去年年末,南华期货在贡献营收的投资收益、公允价值变动收益、汇兑损溢、资产处置收益、其他业务收入与其他收益上,分别实现营收-0.36亿元、1.41亿元、0.018亿元、0.02亿元、0.28亿元、0.14亿元,分别在总营收的-4.69%、18.48%、0.24%、0.27%、3.67%和1.79%。

  其中,投资收益出现的亏损主要受股票投资收益的影响。去年,南华期货在股票投资收益方面出现了1.79亿元的大额亏损,且在其自有资金参与子公司南华资本的资产管理计划也频频出现亏损。

  背靠着“横店系”并不是南华期货的长久之计,业务单一、抗风险能力不足,是期货公司难上市的原因之一,而不上市融资又无法做大做强,这变成了期货业的一个死循环。“靠天吃饭”的期货业也很难获得市场的青睐,南华期货的上市征程也许还充满着坎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