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宋清辉:A股举牌大战不亚于任何商战

2017年12月10日12:37 来源:宋清辉

“资本市场瞬息万变,举牌大战不亚于任何商战,届时实际控制人变更的风险较大。”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对本报记者表示,新华联控股可以通过举牌方式谋求控制权,为后续的资本运作做准备。

大股东易主 赛轮金宇何去何从

中国经营报记者 向炎涛

资本市场却从来不缺“宝万之争”式的故事。日前,轮胎生产企业赛轮金宇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赛轮金宇”,601058.SH)发布公告:公司非公开发行股份获证监会核准并已办理完毕登记托管手续,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华联控股”)凭借12.17%的持股比例取代自然人股东、公司董事长杜玉岱,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不过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完成后,赛轮金宇第一大股东的变更未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据了解,杜玉岱直接持有公司9.54%的股份,加上其担任普通合伙人的青岛煜明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有的公司股份以及与公司总裁延万华等6位自然人股东签署有股份委托管理协议,杜玉岱合计能够行使表决权的比例为16.56%,高于新华联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12.96%的表决权比例,仍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值得注意的是,新华联控股表示未来仍有增持计划,且随着延万华等6人与杜玉岱签署的《股份委托管理协议》将在2018年7月31日到期,赛轮金宇控制权归属仍存变数。对此,《中国经营报》记者致电赛轮金宇董秘办,并按工作人员要求提交采访函后,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回复。

大股东易主

历时近两年,赛轮金宇定向增发股份终于完成托管股份登记,这也直接导致了新华联控股取代杜玉岱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这是一场历时一年多的举牌行动。2016年1月12日,赛轮金宇发布非公开发行股份预案,拟发行不超过2.06亿股股票,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5亿元,其中9.5亿元用于赛轮越南年产120万套全钢子午线轮胎和3万吨非公路轮胎项目,5.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项目。

记者注意到,在赛轮金宇上述非公开发行预案中,新华联控股为第一大认购方,认购金额为6亿元。杜玉岱则作为第二大认购方,认购金额为3.5亿元。而在此之前,新华联控股并未出现在赛轮金宇的股东名单之中。

直到今年7月4日,新华联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长石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石投资”)通过二级市场增持赛轮金宇股份达到5%,触及举牌线。新华联控股才真正引起市场重视,赛轮金宇不得不紧急停牌。

资料显示,新华联控股成立于1990年,业务涵盖文旅地产、矿业、石油、化工、投资、金融、陶瓷、酒业等多个产业,2016年企业总资产超过990亿元,年营收入达到718.98亿元。

对于此次举牌,新华联控股表示,增持是基于对赛轮金宇经营管理及发展战略的认同及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看好,希望通过此次股权增持,长期持有公司股份,获取公司股权增持带来的收益。

值得注意的是,赛轮金宇此前股权极为分散。在公司此次非公开发行股票完成之前,公司前十大股东中,持股5%以上的股东仅杜玉岱一人,持股比例仅为6.45%。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对本报记者表示,赛轮金宇股权分散是其容易被举牌的主要原因之一。一般来说,被举牌的公司通常具有七大特征:行业整合预期明显、大股东控股比例低、股权分散、业绩低于预期、二级市场价格低、隐形资产增值空间大和管理层懈怠等。

或陷控制权之争?

不过,赛轮金宇此次第一大股东的变更未导致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

本次非公开发行股份完成后,新华联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共计持有赛轮金宇12.96%的股份,而杜玉岱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能够行使表决权的比例为16.56%,高于新华联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的表决权比例,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今年7月5日,公司控制权的稳定问题也引发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关注,并要求赛轮金宇回复“新华联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是否存在谋求你公司实际控制权的意图”等问题。

对此问题,7月11日,赛轮金宇回复称,自本公告披露之日起12个月内,新华联控不谋求公司控制权,增持行为不会影响公司控制权的稳定;公司实际控制人杜玉岱也承诺12个月内保持公司实际控制权的稳定,不主动放弃、转移公司实际控制权。

据了解,7月31日,赛轮金宇总裁延万华、董事杨德华、副总裁周天明、副总裁宋军、副总裁周波、副总裁朱小兵6人与杜玉岱签署《股份委托管理协议》,将持有的公司6533.88万股(占总股本的2.85%)除处置权和收益权以外的全部股东权利委托给杜玉岱管理,这一委托管理期限截止到2018年7月31日。

“资本市场瞬息万变,举牌大战不亚于任何商战,届时实际控制人变更的风险较大。”宋清辉对本报记者表示,新华联控股可以通过举牌方式谋求控制权,为后续的资本运作做准备。

有媒体报道称,目前新华联控股计划对赛轮金宇的管理层做重大调整,将推荐1名董事会成员及1名高管人员进入管理层。不过,这一说法尚未得到赛轮金宇新华联控股方面的证实。

11月29日,赛轮金宇再次发布公告称,分别接到杜玉岱和延万华关于股份质押的通知,二人分别质押所持赛轮金宇股份总数的93.03%和94.30%。赛轮金宇表示,杜玉岱和延万华进行上述股份质押的目的是为了个人资金周转需要。

在宋清辉看来,种种迹象表明,杜玉岱及延万华质押所持公司股权的行为,有可能是用于增持股份以巩固公司控制权,但是这种大比例质押股权风险很大。在股市大幅度下挫的行情中,高比例进行股权质押的大股东很容易面临爆仓风险。

“虽然大股东可以通过追加质押来防止平仓,但一旦大股东可追加的股份不足,而公司股价又面临平仓线,其控股地位将面临被动摇的危险境地,而质权方如果将质押股份抛售,对其股价无疑将产生较大的冲击。”宋清辉表示。

业绩下滑隐忧

资料显示,赛轮金宇前身为赛轮股份,在2009年9月和12月两次冲击创业板被否后,最终于2011年5月在上交所主板上市。目前公司主营业务为子午线轮胎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以及子午线轮胎制造技术的开发、销售及相关服务等。

今年以来,赛轮金宇的业绩表现并不乐观。其第三季度财报显示,1~9月,虽然营收同比增长了27.47%,达到102.6亿元,但净利润同比减少40.72%,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同比减少81.71%;而今年上半年,净利润更是同比下滑了90.76%,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同比减少153.83%。

对于利润大幅下滑的原因,赛轮金宇在2017年半年报中表示,主要是因为轮胎产品的主要原材料价格自2016年第四季度开始上涨,今年第一季度原材料成本处于高位,而公司轮胎产品销售价格的提升存在一定的滞后性且提升幅度小于原材料成本上涨幅度,导致一季度公司出现较大亏损,影响报告期整体经营业绩。

另一家轮胎企业双钱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工程师、轮胎研究所所长钱瑞瑾告诉本报记者,由于原材料价格上涨,今年以来轮胎企业利润普遍下滑。而下半年国内环保治理,也导致一些小的原材料企业关停,这造成了供应商短缺,从而导致轮胎价格上升。

“除此之外,目前全球经济增速放缓,总体来说今年需求量也有所下降,对轮胎企业总的经营也会带来一定困难。”钱瑞瑾表示。

不过,申万宏源基础化工行业证券分析师宋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随着橡胶价格回落,轮胎企业业绩在今年下半年已经有所回转。对于赛轮金宇来说,随着此次定增项目投产,预计明年会有比较明显的业绩释放。原标题:大股东易主 赛轮金宇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