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上市公司|盛运环保收重整申请通知,大股东轮候冻结股份已超74亿股

2019年01月21日07:56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总经理辞职、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债务问题不断发酵的盛运环保(300090.SZ),在进入2019年后境地更加艰难。在1月18日,盛运环保收到了债权人重庆烽华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烽华公司”)的《重整申请通知书》,烽华公司于2019年1月18日向安庆中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若安庆中院正式受理,则意味着盛运环保的重整流程启动。

  根据公司最新公告,盛运环保到期未清偿债务已超过36亿元,巨大的债务问题使公司2018年项目建设基本停滞,大概率延续亏损态势。

  而2018年以来盛运环保及参股公司股价的大幅调整,不仅使得控股股东所持股份遭到冻结,同时也让其本已低迷的业绩雪上加霜。

  债务重整曾被公司多次提及

  根据《通知书》显示,因盛运环保不能清偿烽华公司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烽华公司依据《企业破产法》的规定,已于2019年1月18日向安庆中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根据相关规定,在债务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时,债权人有权依法提请债务人进行重整。

  如果法院受理了烽华公司提出的对盛运环保进行重整的申请,法院将指定管理人接管公司,债权人将依法向管理人申报债权。管理人或公司将依法在规定期限内制作重整计划草案并提交债权人会议表决,债权人将根据经法院裁定批准的重整计划及《企业破产法》规定的清偿顺位获得清偿。

  如果重整计划或重整计划草案不能获得法院批准,法院将裁定终止公司的重整程序,并宣告公司破产。

  截至目前,盛运环保欠付烽华公司货款人民币111.3万元。2019年1月2日,烽华公司致函盛运环保,要求其支付前述欠付的货款,对此,盛运环保回复确认前述欠款金额无误,但无力偿还。

  值得一提的是,烽华公司111.3万元的债务较盛运环保未清偿债务总额相比可谓九牛一毛。根据盛运环保1月5日披露的到期未能清偿债务名单显示,截至公告披露日,公司共包含66项具体债务,合计金额36.01亿元,其中约22.77亿元的债务逾期起始日在2018年下半年。,记者在梳理披露的相关债务时,并未发现烽华公司相关的到期未清偿债务。

  根据规定,重整申请可由债务人、连续六个月持有公司10%以上股份的股东以及债权人提出,在上市公司的相关案例中,重整的申请人以控股股东及债权人较为常见。

  被债权人提出重整申请的方式虽然对于上市公司相对被动,但久经债务问题袭扰的盛运环保,对于本次被重整申请却持有较为积极的态度。在1月18日的公告中,公司表示,“公司将力争通过重整计划的执行,最大程度改善公司资产负债结构,提高公司经营能力,化解公司债务危机与经营危机”以及“若法院裁定公司进入重整,公司将充分配合法院及管理人开展重整工作”等。

  事实上,在不久前同为创业板上市公司的天翔环境(300362.SZ)也曾被债权人申请重整,相较之下,表述便更为中性,其表示“在法院受理审查案件期间,公司将依法配合法院对公司的重整可行性进行研究和论证。”“若法院裁定公司进入重整,公司将依法配合法院及管理人的重整工作,并依法履行债务人的法定义务。”

  伴随着盛运环保债务危机日益严峻,“债务重整”(又称债务重组)、“股份转让”已成为盛运环保的“口头禅”之一,在诸多公告中均有提及。例如,在1月17日关于庐江盛运环保项目合作终止的相关公告中,对于合作终止目的及影响中,公司便表示“将积极推动目前债务重整,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

  或连续两年亏损

  根据财报显示,盛运环保2018年营业收入出现大幅下滑,前三季度共实现营业收入5.84亿元,同比下降52.62%,与此同时,营业成本依然保持在较高水平,为7.89亿元,可以看到,伴随着债务危机影响加剧,项目建设停滞,公司入不敷出的情况已尤为凸显,而据公司预计,2018年全年累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同时公司也表示,面对业绩下滑状况,公司董事会及管理层积极应对,积极推进上市公司股权转让、债务重整,内部经营减少成本支出、资产处置等改善经营现状。

  2018年业绩大概率折戟,也使得公司归属母公司净利润或将连续两年为负,若2019年公司经营仍未出现改善,将出现被暂停上市的风险。

  对此,业内人士表示,盛运环保极大的债务规模使得被纾困的可能较小,此前引入战略股东川能集团计划的石沉大海,缺乏实力强劲控股股东的盛运环保,重整或已成为解决公司债务问题最行之有效的方式。

  2018年5月份,盛运环保及公司控股股东开晓胜与四川省能源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控股股东开晓胜拟将其持有的盛运环保全部股份转让给川投能源,川投能源也将就盛运环保40个筹建和在建的城市生活垃圾发电项目相关垃圾发电项目按照特许经营权协议投资额度不低于156.75亿元。

  而彼时,盛运环保也直言,本次签署战略协议的目的是在于公司引进具备实力的国有控股公司,有利于公司改善目前资金状况,提升公司业绩,完善公司治理结构。

  相关议案在盛运环保2018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凭借雄厚的实力川投能源也一直被视为身陷盛运环保解决债务危机的重要推手,但遗憾的是,截至目前,股权转让事宜仍未有更进一步明确进展,根据公司1月8日发布公告显示,在《战略合作协议》签订后,川能集团前期进行了尽职调查,截止目前该股权转让及上市公司控制权变更事项相应程序未完成,相关合作并无进展,存在不确定性。

  控股股东轮候冻结股份超74亿股

  凸显的债务危机以及大幅下降的业绩表现,使得盛运环保2018年以来股价大幅走低,据统计,截至上周五,盛运环保自2018年6月1日复牌以来累计已下跌74.24%,最新收盘价为2.38元。

  低迷的股价、极高的质押比例,也使得公司控股股东被执行司法轮候冻结的股份已超过其所持股份总数的40倍有余。

  根据公司2018年12月12日公告显示,在公司控股股东开晓胜持有公司股份共计约1.81亿股中,累计质押的股份共计1.78亿股,占其持股总数的比例的98.53%,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的13.49%,所持本公司股份被执行司法轮候冻结状态的股份数合计为74.36亿股,达到其实际持有上市公司股份数的41.08倍。

  而除自身股价外,盛运环保截至三季度末累计持有1.4亿股,为其第四大股东的金洲慈航(000587.SZ)股价在2018年也出现了断崖式下跌,2018年以来累计跌幅达56.57%,在近期更受到兴业证券、兴业银行等机构强制执行违约处置,投资损失的增加也让盛运环保低迷的业绩进一步雪上加霜。

  据公司披露2018年前三季度的财务数据显示,期间公司投资损失1574.98万元,而主要原因系兴业银行出售质押的金洲慈航股权所致。

  有银行人士对蓝鲸上市公司记者表示,若质押股票在被实施强制平仓后,银行等相关质押人仍出现损失,相关损失则需向出质人(被质押股票的提供方)索赔。

  回顾公司历史公告发现,2015年,彼时证券简称仍为金叶珠宝的金洲慈航,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丰汇租赁90%股权。为完成本次交易,金叶珠宝向丰汇租赁的相关股东发行股份共计278263421股,其中,盛运环保共计认购87351719股,占公司总股份的8.23%,由此成为了金洲慈航第四大股东。

  根据规定,创业板公司连续三年净利润为负便将暂停上市,在2018年盛运环保大概率亏损的情况下,能否在2019年顺利处理好债务问题并最终实现扭亏,直接决定着公司的上市公司身份的存续。正如盛运环保所说,“债权人申请公司进行重整,为妥善化解公司目前的危机与风险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契机”,在公司协议转让引入新控股股东的相关事项推进缓慢的背景下,盛运环保若能正式实施重组,从而实现轻装上阵,对于公司未来的长期发展未尝不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