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明天系”再施资本运作术(组图)

2016年01月25日03:11 来源:新京报
一向低调的“明天系”自2015年以来,动作不断。
“明天系”再施资本运作术

  一向低调的“明天系”自2015年以来,动作不断。

  1月20日,锦龙股份公告称,北京郁金香财富资本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简称郁金香资本)拟认购公司非公开发行的股份。

  公开资料显示,郁金香资本第一、第二股东均是“明天系”的骨干成员。而据以往股东资料显示 ,郁金香资本与“明天系”同出一门。

  在“德隆系”消亡,“涌金系”式微后,作为目前中国资本市场硕果仅存的系氏家族资本帝国,“明天系”仍如一只神秘的巨鳄般潜在水底,其苦心经营10余年,围绕着明天控股有限公司这一核心,构建起涵盖银行、证券、信托、保险、期货、基金、PE、实业等领域的资本版图。

  但在媒体报道等公开信息中,关于“明天系”的信息少之又少。不过从2015年开始,其通过郁金香资本这一成立不久的资本平台,在A股市场动作不断,继续扩张着它的资本版图。

  资本运作新平台郁金香资本

  种种迹象表明,“明天系”正在借助郁金香资本这一新资本运作平台,积极参与上市公司的资本运作。

  在媒体报道等公开信息中,关于“明天系”的信息少之又少,其以一种近乎无形的渗透方式,隐形掌握着数万亿财富。“明天系”近年来唯一一次发声,则是2014年澄清实控人肖建华“逃港”传闻。

  在澄清说明中,“明天系”称其是由一批北大、清华等著名高校优秀毕业生凭知识能力白手起家的,从做电脑代理开始后转入股市投资,走巴菲特道路,因为对大趋势大方向把握准确,从而获得丰厚收益。

  从2015年开始,在A股资本市场,“明天系”似乎高调了不少。其借助郁金香资本这一新资本运作平台,积极参与上市公司的资本运作。

  2016年1月20日,锦龙股份公告称,北京郁金香财富资本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拟认购公司非公开发行的股份,本次非公开发行后,郁金香资本持有锦龙股份5.7%。若按此次非公开发行股票价格25.73元/股计算,郁金香资本参与认购将耗资17亿元。

  披露的信息显示,郁金香资本成立于2012年7月,注册资本金1亿元,其中北京郁金香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出资99%作为GP(一般合伙人),自然人贾晓蓉为持股1%的LP(有限合伙人)。

  郁金香投资的股东则为贾晓蓉、程东胜、刘炳军、仲丛林等7名自然人股东,其中贾晓蓉占股60%,程东胜占股20%。据媒体报道,贾晓蓉、程东胜等均是“明天系”的骨干成员。

  而查阅郁金香投资以往股东资料,更是显示其与“明天系”同出一门。在2014年3月郁金香投资股权变更前,郁金香投资股东均为企业法人,分别为上海宜利实业、北京新天地和北京经证。其中北京新天地也隶属于“明天系”。上海宜利法定代表人为“明天系”创始人肖建华堂弟肖卫华,股东则为明天控股、包头北普实业等“明天系”企业。

  两度参与定增未成

  在2015年,郁金香资本参与“明天系”旗下上市公司西水股份、*ST明科均未成行。

  除参与非“明天系”上市公司资本运作外,2015年郁金香资本还出现在“明天系”旗下企业的资本运作中。

  2015年的1月,西水股份曾公告,向天安财险增资61.06亿元认购天安财险39.39亿股股份。增资完成后,西水股份持有天安财险的股权比例将从16.18%上升至36.30%。加上部分股东将其所持天安财险股权对应的经营表决权授权给西水股份代为行使,西水股份合计持有天安财险63.8%的经营表决权,拥有对天安财险的控制权。

  西水股份为“明天系”控制的上市公司。其向天安财险增资的61.06亿元,来自于西水股份定增募集资金。该资金由西水股份以16.93元/股的价格,向上海德莱科技、华夏人寿、郁金香资本等6名特定对象定向发行4.12亿股筹集,其中上海德莱科技、郁金香资本均为“明天系”旗下公司。

  不过此定增方案公布仅一个月不到,西水股份便宣布由于郁金香资本的私募资格需进一步完善备案程序,从而导致募集资金难以依据已披露的方案来完成,因此终止定增发行。

  郁金香资本另外一次介入“明天系”旗下企业的资本运作是参与*ST明科定增。

  参与*ST明科定增,是为了保住其上市公司地位。自2002年首次获得*ST明科股权后,在这前后十多年时间中,“明天系”曾几度运作*ST明科,耗费大量心血。而与“明天系”2008年退出时相比,此时的*ST明科可谓是一个烂摊子,“明天系”不得不选择输血自救。

  由于公司业务与当地产业等要求不符,2009年12月,*ST明科就对生产系统进行了停产。这几年来*ST明科做的事是进行产业结构调整。

  2014年,“明天系”尝试对*ST明科进行重大资产重组,收购海外石油资产,并向浙江复星商业发展有限公司出售丽江德润部分股权,但皆未能成功。

  2015年全年,*ST明科继续为“保壳”努力。2015年年初,*ST明科便拟向大股东正元投资(“明天系”持股36%,为第一大股东)、郁金香资本定增募资不超过7亿元。

  当年5月,郁金香资本称因A股市场活跃,其有其他投资需求而退出定增。*ST明科定增预案相应调整,改为向正元投资募集资金5.69亿元,募集资金全部用于偿还短期借款。

  2015年12月,*ST明科定增事项完成。定增完成后,正元投资持有*ST明科34.6%股份,“明天系”大本营明天控股则通过正元投资间接持有*ST明科12.46%股份。

  虽然获得了大股东5.69亿元的输血,但为确保保壳,*ST明科还在剥离自身亏损业务。在2009年及2014年出售无果后,*ST明科拟再次出售三年来均未开展实际业务的丽江德润,交易价格为5.55亿元。

  资本版图继续扩张“明天系”已经拥有庞大的资本版图,但在2015年,并未停止其扩张的步伐。

  目前,“明天系”控股3家A股上市公司——*ST明科华资实业西水股份;此外“明天系”的金融牌照也可谓齐全,在媒体报道中,其旗下一度拥有的券商牌照有太平洋证券、恒泰证券、恒泰长财证券、新时代证券等;持股银行则包括包商银行、潍坊银行、天津银行、锦州银行等一众地方性银行。

  而在保险领域,天安财险、天安人寿、生命人寿、长城人寿都有“明天系”的影子。2015年,“明天系”的资本版图仍在扩张。

  2015年9月,华资实业发布公告,拟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资金不超过317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全部用于对华夏人寿进行增资。增资完成后华资实业持有的华夏人寿股份比例约为51%,成为控股股东。

  目前华资实业的定增方案已通过保监会无意见通过。华资实业的主要股东——草原糖业、包头市实创经济、包头北普实业共持有华资实业54.32%的股份,这三家公司的法人代表都是肖卫华。

  而“明天系”旗下的恒泰证券,也已于2015年三季度在香港上市。其招股书显示,明天控股与华资实业并列为恒泰证券第二大股东,分别持有恒泰证券20.22%股权。

  成立于1992年的恒泰证券前身为内蒙古证券,2002年增资扩股并更名,2008年完成股改。2014年恒泰证券就准备在A股IPO,并于当年2月在内蒙古证监局备案,进入上市辅导期。显然,A股IPO速度并不能满足“明天系”资本运作的要求,其于2015年7月选择转战H股。

  目前恒泰证券在国内主要城市设有64家证券营业部。另外,公司还拥有恒泰长财证券、恒泰期货、恒泰先锋投资和恒泰资本投资等4家全资子公司,分别负责经营投资银行业务、期货业务、另类投资业务和直接投资业务。

  链接

  原控股公司信托产品多次出现兑付危机

  2016年1月上旬,据《新文化报》报道,长春市民孙女士(化名)的300万新华信托产品,接连遭遇两次延迟兑付。

  在“明天系”执掌17年的新华信托,以风格剽悍著称,业务量迅速放大,然而从2014年开始,新华信托多个项目出现兑付危机。对于被爆出信托项目频繁“踩雷”,“明天系”选择引入金主,让出新华信托控股权。

  从2014年开始,新华信托不断被爆出信托项目出现兑付危机。2015年以来,新华信托运营的多个项目也出现问题,包括镇江冠城计划二期、奈伦农业示范园区项目、汇源6号、普天(核心资产并购)投资基金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等,涉及的资金本息共计超过16亿元。

  新京报记者从一名曾在新华信托工作的人士处了解到,除上述项目外,新华信托还有不少项目出现兑付危机。本于2015年12月25日兑付利息的新华信托鼎石3号三期延期6个月兑付;新华信托普天核心14-20期、鹏程1号、华锦87号山东临沂项目在2015年年中出现一次延期后,再次延期,需到今年3月份才能兑付。“延期的话肯定都是项目融资方现金流紧张。”该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这些出现延期兑付的项目,多为房地产项目。一信托行业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在信托公司的各项业务中,涉及房地产的均是风险最高的。“信托公司做的地产项目,大多数都是中小地产项目,但随着政策调控的影响以及行业周期、经济环境变化,中小地产商面临的环境很差。”

  作为1979年成立的中国第一批信托公司,新华信托于1998年被“明天系”旗下新产业投资控股。

  在“明天系”的执掌下,新华信托以风格剽悍为特征成为信托市场一支后起生力军。近几年新华信托经历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信托业务规模由2011年的仅694亿元,增长至2014年的1827亿元。

  不过好景不长,高速发展的业务在2014年、2015年风险暴露。新华信托2014年的年报显示,当年其房地产信托规模达到350.75亿元,占信托总资产的19.19%。2015年,新华信托信托业务收入负增长47.67%,净利下滑62.65%。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新华信托采访,但其证券部电话及媒体联系部门电话均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面对糟糕的业绩和行业环境,新华信托大幅收缩了业务。与此同时,在2015年7月,新华信托引入新股东并增资,增资完成后,原第一大股东新产业投资从大股东变为第三大股东。

  新京报记者 李春平 北京报道

  报料邮箱:nclicp0629@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