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它曾是中国第一,却10年败掉80亿,现每年还亏2亿面临退市!令人唏嘘!

2017年04月30日17:39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投资界——

  中国创业与投资第一门户

  1979年,纯靠自己摸索和傻瓜式仿造,中国首辆民用摩托:CJ50型嘉陵摩托车诞生(CJ即“长江”缩写)。造型简洁利落,驾驶轻便灵活……在1979年的国庆大典上,5辆嘉陵摩托绕场驰骋出尽风头,让老百姓大开眼界。

作者| 江直竖

报道 |商界洞见

  你发现没,身边已消失的不只是坐在摩托上的初恋女友,还有那辆摩托。

  那辆,嘉陵摩托。

  它曾是八九十年代的宝马奔驰,摩托只认嘉陵牌。

  用图纸画、手工磨,嘉陵曾造出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一辆摩托。

  产品曾出口全球70多个国家与地区,巅峰时期品牌价值达80亿元。

  仅10年光景,它却资不抵债面临退市,也面临在人们心中的退市。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拥有一辆嘉陵摩托可比现在有一部苹果手机牛逼多了。

  那段时期,我国城镇工人的月收入大概在100元上下,一辆1000元的嘉陵CJ50摩托在当时算得上是件奢侈品。

  年轻人开着它可拉风了,回头率那是百分之百。

  从1981年第一批2500辆嘉陵摩托车开始,长达14年时间里,嘉陵一直是中国产销量第一的摩托车企。

  很多人不知道,嘉陵是家历史悠久的”国企“,“祖上”那是很阔的。

  历史课本里学的清朝洋务运动中,所创办的江南制造总局是嘉陵的“母公司”。在抗日战争期间,江南制造总局旗下的上海龙华镇创办龙华制造分局,一路躲避战火到了重庆嘉陵江畔。

  

  1949年后,嘉陵主要生产猎枪子弹等军工用品。

  1978年后,改革春风吹遍神州,嘉陵响应号召开始探索军转民用。

  摩托车,成为嘉陵的转型方向。

  当时中国老百姓可没怎么见过摩托车,更别说造了。

  和当时中国许多机器制造企业一样,嘉陵只能向国外“偷师”。到访跟中国断交20年的南斯拉夫时,还被对方取笑:“中国人不是只会骑自行车吗?”

  

  去日本考察时,嘉陵购买了3辆本田PA50车型。回来把它们一辆辆拆开、研究。

  在一无技术资料图纸,二无专用设备,三无原材料的情况下,靠最原始的“依葫芦画瓢”式的仿造。

  

  有些精密零件,比如发动机活塞,只能靠工匠用手工一点一点磨出来;塑料、橡胶跟不上,职工就把自己的旧凉鞋拿来做原料。

  那个时代各行各业都一穷二白,但中国人在艰苦条件下的“聪明劲“展露无遗。

  1979年,纯靠自己摸索和傻瓜式仿造,中国首辆民用摩托:CJ50型嘉陵摩托车诞生(CJ即“长江”缩写)。

  造型简洁利落,驾驶轻便灵活……在1979年的国庆大典上,5辆嘉陵摩托绕场驰骋出尽风头,让老百姓大开眼界。

  性能良好的CJ50推出不久,日本本田公司大为吃惊,他们可没有任何技术人员跳槽到嘉陵,中国人到底是怎么造出来的?

  他们开始与这家“胆大妄为”的中国企业交涉。

  本来打算兴师问罪的,没想到最后本田正式成了嘉陵的合作伙伴。

  嘉陵公司告诉本田,中国的摩托车需求日益高涨,与其来骂人,不如来中国做生意吧!

  

  就这样,1981年嘉陵厂与本田签署技术合作合同,和当时许多中国企业一样,嘉陵由“偷师”日本变成了正式“拜师”。

  不得不说,日本人的精确与中国人的巧劲在嘉陵摩托上完美结合。

  没多久,CJ50的升级版CJ70横空出世。80年代,谁家有辆嘉陵CJ70摩托车,就是财富和地位的象征,跟现在宝马奔驰一样。

  从CJ70开始,嘉陵摩托称霸中国摩托市场长达14年,成为一代代中国人的美好记忆。

  

  1995年对嘉陵摩托巨头特殊的意义。

  这一年是它的巅峰时期,摩托产品出口全球70多个国家与地区,品牌价值高达80亿元;

  这一年,摩托车销售收入达46.53亿元,产销量达110.85万辆,成为中国摩托车行业产销量首家突破100万辆大关的企业;

  这一年,中国嘉陵在上交所挂牌上市,开盘价23.23元/股(2017年4月28日股价仅剩6.20元)。

  也是在这一年,想要做大做强的嘉陵开始干起别的事:从南到北开了很多摩托车厂加大生产量,投资、合资开办了不少摩托零部件生产企业,甚至在重庆、海南等地涉足房地产和酒店行业,搞起了多元化经营。

  国企机制带来的弊病在蛋糕做大的同时,弊端渐渐显现。人员积极性下降、心态开始转为坐享其成、安于现状等。

  即便如此,2006年嘉陵推出的国内首款大排量摩托车JH600,同样火爆一时。不过现在看来,那算是最后的“回光返照”。

  也是从2006年至现今的10年间,年亏损成为家常便饭。如,根据同花顺数据显示,嘉陵2010年财年就净亏损2.75亿元,2011年净亏损2.53亿元。

  2015年,嘉陵终于遭遇了成立以来严峻的考验:全年销量下滑40%,巨额亏损让企业无法继续运转,变卖资产成为嘉陵苟延残喘的唯一途径。

  2016年3月15日传出消息,其母公司中国南方工业集团(即中国兵装)拟通过公开征集方式协议转让所持中国嘉陵全部股权。虽名义说是转让控股权,但外界猜测,真实目的是左手腾右手,将摩托车资产从上市公司中剥离出来。

  “嘉陵摩托,再见!”消息一出,网友纷纷表示不舍。

  不舍也无济于事,嘉陵仍在继续亏损,预计2016年净利润约为-3亿元至-3.6亿元。

  同花顺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第三季度,中国嘉陵资产负债率高达105.56%。

  

  由于表现太差,中国嘉陵股价简称也随之变更“ST嘉陵”。后来中国嘉陵变卖资产,摘掉了ST的帽子,但退市仍是悬在头上的剑。

  从称霸中国摩托市场,到最后兵败如山倒,我们试图解释嘉陵摩托衰败的原因:

  

  禁摩政令与汽车夹击整个行业低迷

  中国虽然摩托车产销量第一,却是世界上唯一个禁摩的国家,目前中国超过200个城市出台了限摩令。再加上汽车越来越便宜,摩托行业愈加尴尬。宗申摩托车的负责人左宗申曾抱怨说,中国长期的限摩导致行业企业丧失对实体工业信心。

  覆巢之下无完卵,这些年国内摩托车企都不好过。

  目前,中国A股有三家主要的摩托车上市公司,分别是中国嘉陵、ST钱江和林海股份

  比嘉陵好不到哪去,ST钱江也岌岌可危。014年和2015年分别亏损1.96亿元和1.3亿,2016年不得不“卖儿卖女”,变卖旗下公司股权,才实现扭亏为盈。

  2016年,只有林海股份盈利,净利润却只200万元左右。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没有创新渐被超越

  后起之秀,珠峰摩托等走中国高端摩托车路线,潇洒木兰等抢入女性榻板市场,小太阳等将自行车与摩托车结合,推出了电动自行车。

  别人在奋力追赶时,国企嘉陵却在后期顶层设计固守主业,企业活力不足、敏感度低。

  不仅在核心技术上没太大建树,在品牌建设上,把原本一副好牌打烂了。

  对比国外巨头哈雷摩托,可发现嘉陵在品牌建设上的“偷懒”。

  哈雷也曾两度濒临破产边缘,险将经营权拱手让人。然而今天,哈雷摩托不仅成功击败日本摩托车的猛烈攻击,更建立了忠诚的顾客群,成为全球知名的品牌,每辆售价比普通轿车还要贵。

  原本,嘉陵可往更广阔的天地驰骋,让骑着他的年轻人尽情宣泄自己自由、反叛、竞争的精神,彰显富有、年轻、活力……现在,一切却无从说起。

  和嘉陵一起渐渐淡出人们视野的,还有凤凰牌单车、英雄牌钢笔、健力宝汽水……

  它们都曾寄希望上市能让原来的国有企业脱胎换骨,短暂的资本蜜月也没有催生出现代企业制度,原本的光环逐渐退却,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

  自救者天救,自弃者天弃。

  未来,它们还回得来吗?

  推荐阅读

  

优客工场与洪泰创新空间战略合并:新公司估值90亿 毛大庆任董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