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上汽大众压货“原罪”?江苏百家经销商亏损 成都高管集体离职

2019年01月18日21:21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2018年销量超过206万辆。

连续三年夺得中国乘用车销量冠军的上汽大众,近期表现令外界大跌眼镜。

1月16日,江苏省汽车流通协会在其公众号声讨上汽大众,“为争销冠逼迫经销商压库,各地上汽大众4S店陷入泥潭”。文章中表示,上汽大众遭遇销售不畅、利润下滑,库存超限,不少经销商处于严重亏损状态。

此外,有爆料称,成都、重庆和昆明等地多家上汽大众经销商总经理相继离职。尤其是成都,更是离职的“重灾区”,包括精典申众、港宏宏羽、长征、华星西蒙以及艾潇等多家上汽大众经销商总经理离职或调离。其中,精典申众和华星西蒙曾经是上汽大众的7星级经销商,其总经理也获得过全球大众优秀职业经理人称号,其操盘运营经销商的能力非常强。

在此之前,上汽大众刚公布2018年销售成绩单,总销量为206.5万,同比微增长0.1%,蝉联乘用车年度销量冠军。据乘联会的数据显示,从2016年开始,上汽大众已经连续三年夺得年度销量冠军。其中,旗下大众品牌全年销量为171.3万辆,同比下跌了0.9%。虽然继续位列国内单一汽车品牌销量榜首,但是下滑近2万辆;斯柯达全年销售35.2万辆,同比增长5.7%。

上汽大众是国内车企的标杆企业,也一直是上汽集团的利润“奶牛”。根据上汽集团2018年半年报显示,2018年上半年上汽大众营业收入1394.98亿元,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154.76亿元。上汽集团当期净利润为189.82亿元,上汽大众贡献利润的比例达到40%。

在又一次取得销量冠军后,上汽大众为何遭遇经销商维权、高管离职?时间财经联系了上汽大众公关,但截至发稿,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江苏省汽车流通协会在公告中表示,之所以出现这种严重局面,最主要原因是扭曲的商务政策,具体表现为上汽大众存在压库、以产定销、商务政策不透明、高管队伍缺乏监督等四点严重问题。

成都的情况也类似。成都某4S店员工告诉时间财经,成都很多4S店总经理从11月底就开始离职,主要原因是2018年中国车市不景气,经销商经营举步维艰,利润大幅下滑。与此同时,主机厂销售指标太高,根本实现不了,在利润和指标的压力下,只有选择走人。

近百家经销商亏损

从中汽协给出的数据来看,2018年汽车总销量为2808万辆,是1990年来首次出现年度下降。其中,乘用车销量为2371万辆,同比下降4.1%,占汽车销量比重达到84.4%。

在车市遇冷的情况下,上汽大众经销商日子也不好过。成都上汽大众某4S店销售顾问曾透露,以前上汽大众产品竞争力急剧下滑,卖车越来越难。“现在每天到店量差不多五六十组,但这也比2017年同期下降了10%以上,成交就更少了。”

据部分业内人士介绍,现在的上汽大众经销商即使一年能卖出五六千台销量,其利润也不过两三百万,单车利润只有600元左右。

相比成都,江苏的情况更严重。江苏省汽车流通协会通过对当地汽车上险数据分析,2018年1月到11月,上汽大众汽车江苏总计零售12.3万辆,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近万辆,同比下降7%。特别是6月份以来,月销量平均下降17%。这直接导致,近百家上汽大众经销商处于亏损经营状态。

随之而来的是,愈发严重的压库。江苏流通协会表示,上汽大众以停售适销车型的方式,逼迫经销商大量进货,造成经销商库存超高。江苏多地上汽大众经销商库存系数高达3-4,远高于警戒指标1.5。

据了解,从2018年7月开始,上汽大众压库情况开始严重。如果一家4S店单月只卖100台车,但它需要提200辆车回来,这种情况在2019年1月还有增加。这就意味着上千万,甚至上亿的资金被占用,加之其它居高不下的运营成本,让经销商陷入深深的焦虑。

成都一位上汽大众销售总监,用“操碎了心”来形容当时的压力。他8年前入行的时候,当地只有7家店,现在已经扩大到22家,竞争压力可想而知。库存压力,资金回转,开票压力加上厂家逼得很紧,他常常失眠,最后实在受不了,选择辞职转行。

对于未来,经销商也难言乐观。中国汽车工业协会预计,2019年全年中国汽车销量为2800万辆,基本与2018年持平,即同比增0%。看来2019年对于汽车厂商来说,还会是艰难的一年。

部分业内人士表示,从产品布局来看,上汽大众在电动车方面行动缓慢。据了解,目前上汽大众仅有两款混动产品帕萨特和途观L,在市场上的竞争力并不强。纯电是当下行业的风口,但厂家并没有给市场和经销商带来更多的产品和技术利好信息。

品牌效应减退?

不容忽视的是,上汽大众的产品力开始下滑,减配比较严重,途观L就因此受到质疑。2018年12月底,中国保险汽车安全指数C-IASI公布了2018年首批试验成绩,其中途观L在C-IASI碰撞试验评分给出了M(一般)的成绩,低于中国自主品牌领克和WEY的G(优秀)表现,甚至连A(良好)的表现也没有获得。

在一些论坛上,车主们反映途观L各种减配问题的发言也颇多。这些投诉包括海外版的途观下摆臂和支撑架都是铝合金材质,但是国产途观L则是非常廉价的单层冲压钢板;上一代老途观的副车架是铝合金材质,而新途观L的副车架则换成了铁材质。消费者吐槽称,与其说“简配”,倒不如说是为了“节省成本”。

值得一提的是,上汽大众的团队也遭遇动荡。江苏省汽车流通协会在文章中提到,上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缺乏对大众品牌高管队伍的监督管理,不接受经销商意见。

据了解,因为新造车企业的崛起,原本上汽大众的精英团队,甚至整个项目组都被挖角。2017年11月,张海亮携手牛胜福、向东平等具有上海大众背景的高管,低调组建了电咖科技公司,并迅速推出价位在6万元左右的新能源汽车EV10。在电咖汽车8位高管中,6位来自上汽大众,且均有20余年造车经验。

2019年1月初,上海市徐汇区公安局公布了“朴春旭吸食毒品案”的处罚结果,朴春旭被行政拘留十日。据经济观察网报道,朴春旭是上汽大众汽车品牌营销事业执行总监。有接近上汽大众的消息人士透露,他已经在内部被双开。

在高销量和利润的背后,大众品牌的品牌力正在消减。此次经销商的维权,或许给它提了一个醒。(北京时间财经 欧阳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