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中国买家横扫世界足球:"46号文"开始的万里长征

2016年08月16日08:24 来源:时代周报

  8月13日,新赛季的英格兰超级联赛迎来了揭幕战,镜头扫到KC球场的看台,所有人都注意到了一名中国女子。在这场由升班马赫尔城主场迎战卫冕冠军莱斯特城的比赛中,传言即将收购赫尔城的前日报记者、中超球队贵州人和老板、中国富豪戴秀丽出现在观众席上。

  舆论并非过度敏感,在21世纪第二个十年,中国资本一跃成为与俄罗斯寡头资本、中东石油资本并驾齐驱的欧洲足坛新三驾马车。

  就在这场揭幕战的前一天,法甲里昂俱乐部控股母公司法国奥林匹克里昂集团公告称,来自中国的IDG资本将以1亿欧元收购其20%股份。

  在刚刚过去的一年多时间内,中国资本完成了对至少15家海外俱乐部的收购或注资,其中不乏米兰双雄这样的欧洲传统顶级俱乐部。

  足球评论员肖良志认为,中资收购海外俱乐部热潮的起因,是2014年10月,国务院出台的46号文件《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

  这个业内称为“46号”的文件,让不少企业家跃跃欲试,其中包括了“引导体育企业做强做精。实施品牌战略,打造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知名企业和国际影响力的自主品牌,支持优势企业、优势品牌和优势项目‘走出去’,提升服务贸易规模和水平”。

  “要想发展体育产业,首先要有赛事IP,只有在这个核心资源的杠杆之下,围绕展开体育产业链条上的各个领域,才能有更大发展。在国内优质资源已经被分配完毕的前提之下,这些公司想到了到国外展开大规模的收购或入股。”肖良志认为。

  “对于有志于发展体育产业的中国资本来说,收购只是开了个头而已。”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罗仲伟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对于手握重金又野心勃勃的买家们来说,万里长征,刚走上第一步。

  百年俱乐部的首位中国主席

  6月30日,当地时间下午6时,保级成功的皇家西班牙人足球俱乐部(下称“西班牙人俱乐部”)迎来了球队100多年历史上首位中国主席。

  这位名为陈雁升的中国潮汕商人,在国内习惯穿西装,这次来到西班牙,则特意换上了中国特色的中山装。

  现年46岁的陈雁升,是中国广东星辉互动娱乐股份有限公司(300043.SZ,下称“星辉”)的董事长。在6月30日的这次临时股东大会上,他获得了99.97%的支持率,正式当选为这家老牌西甲俱乐部的第28任主席。

  在很多场合,这位做儿童玩具起家的老板都表明自己是一名中国队球迷。1998年世界杯期间,在广东汕头澄海创业的他,主打的玩具产品就是“会唱歌的足球”。

  据上市公司披露,截至6月30日,星辉通过全资子公司西班牙人香港,已持有西班牙人84.38%的股权。

  作为首个实现控股五大联赛球队的中国买家,星辉自2015年11月收购皇家西班牙人俱乐部之后,在半年多的时间内,已为这家西班牙俱乐部投入了1.36亿欧元(约合10亿元人民币),主要用于俱乐部运营,包括给球员和教练加薪、增加设施、投入转会市场。

  到了8月中旬,西班牙人俱乐部再曝出消息,其俱乐部东家星辉准备注入3.82亿元人民币用于购买球员,相应资金将以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方式募集。

  8月12日晚间,星辉披露了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公司拟向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38亿股股份,募集不超过15.57亿元资金。

  2010年1月于深交所上市的星辉一直重点发展车模玩具,但陈雁升觉得,传统玩具业放缓已成必然,必须转型。收购游戏公司天拓,投资影视剧《北平无战事》,投资荔枝FM,买下西班牙人,各类文娱体热点,都是他们追逐的焦点。

  2016年5月,来自路透社的报道表示,目前有四家中国资本参与了对世界足坛排名前三的体育经纪公司斯特拉的竞标争夺战,其中包括星辉。

  斯特拉集团是全球知名的体育经纪公司,依照福布斯去年公布的数据,这家英国公司共拥有143位签约运动员,总计合同为4.39亿美元(世界第10),帐下包括加雷斯·贝尔等名将。

  不过,这个收购消息并未得到星辉的证实。

  他们这样选择收购对象

  星辉并不是第一个瞄准五大联赛的中国资本。在更早之前的2015年1月,万达集团子公司投资4500 万欧元(约 3.2 亿元人民币),收购西甲球队马德里竞技 20% 的股份。

  2015年2月27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次会议通过《中国足球改革总体方案》,把足球改革提升到国家战略层面。

  国家层面政策的支持,给更多意图投资海外足球的中国企业,注入了强心针。

  “我看过中国的体育规划大纲,里面说中国潜在有3亿球迷,如果这3亿人里有10%喜欢西班牙人,就有3000万了,”陈雁升对西班牙人队刊表示,“我们如果引进中国球星,不用多,一个就行,我相信中国球迷群体很快就会壮大。”

  2015年6月,广州的体育创业者陈皓宇,因为在知乎上对足球方面的问题有独特见解,收到了星辉副总经理郑泽峰见面探讨足球的邀请。

  “我们见面的时候,他开口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西班牙有哪家俱乐部值得购买。”陈皓宇回忆道,“我和我的搭档当场就愣住了”。

  “投资西班牙的俱乐部,是有一定考量的。”对此,星辉的公关经理李洪霖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道,“在欧洲五大联赛中,法甲俱乐部是我们第一个不考虑的,因为有影响力的球队不多;德甲俱乐部虽然非常规范,但是德国有严格的法律,外来资本不能控股50%以上;英超的球队估值普遍偏高;意甲的球队债务太高了;相比之下,西甲的中游球队有一定知名度,债务也不算太厉害,而且欢迎外国资本”。

  西班牙人俱乐部拥有116年历史,是西班牙第二大城市巴塞罗那的两支西甲俱乐部之一。作为联赛创始俱乐部,西班牙人在西甲历史积分总排行榜上位居第7位。尽管近年在西甲联赛表现平平,但俱乐部手握四座西班牙国王杯冠军奖杯,最近一次夺冠是在2006年。

  在陈皓宇的回忆中,第二次见面,星辉的人就开始探讨俱乐部收购事宜的细节,第三次见面,则已在探讨俱乐部在中国应当如何运作。

  2015年11月,星辉正式对外宣布了收购消息。

  据彭博社报道,2015年初以来,中国企业已投资了17亿美元的体育资产,其中绝大部分与足球有关。

  真正的目标是青训

  如今常年身处南欧西班牙的中国人,除了为财团物色收购对象的中介、企业代表,还有一位著名的中国足球人—年逾古稀的前国家队主教练徐根宝。

  2015年11月13日,徐根宝在西班牙东南部城市洛尔卡签署协议,收购西乙B联赛洛尔卡足球俱乐部,并计划在这座西班牙所辖面积第二大的城市打造一座类似“拉玛西亚”的足球基地,在欧洲足球的核心地区再造“崇明根宝模式”。

  此时,距离徐根宝将自己一手打造的东亚俱乐部转让给上港集团,过去了一年时间。

  洛尔卡市拥有一家得到市政府支持的西乙B级俱乐部,但更令徐根宝动心的,则是该俱乐部拥有1200名学员的足球学校。

  “我看中的是洛尔卡的足校,更期待将来打造的海外足球基地,崇明和西班牙两个基地可以培养优秀的青少年球员,可以互相交流。尤其是把崇明乃至国内精英球员输送到西班牙的基地去。我还希望俱乐部球队将来能打上西乙A,这样就能给我们培养出来的年轻球员锻炼平台,只有通过足球基地与俱乐部平台两者的有效结合,才可以多出球星,才可以形成足球产业。”他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这样表示。

  据媒体报道,这一创举,也得到了上海市有关领导的认可和支持。

  徐根宝和星辉,看中的都是西班牙成熟的青训体系。陈雁升在俱乐部队刊的采访中形容,西班牙人的青训队是“俱乐部队徽皇冠上面的一颗宝石”。

  “这一波收购潮的核心其实是引入和输出,”陈皓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引入欧洲俱乐部在青少年培养上的先进经验,以此跟各级政府、房地产商、学校进行合作,从这里做消费升级,并且获得稀缺资源。输出就是把中国的小孩子送出去,除了球员之外,还将产生一大批与体育管理相关的优秀学生。”

  他也表示,在“46号文”中,目前最受市场追捧的,是校园足球,“校园足球项目也是目前与国外足球俱乐部有较多合作点的项目之一”。

  在万达成为股东后,马德里竞技的埃斯皮诺训练基地正式更名为万达马竞训练中心,训练场内外随处可见英语、西班牙语和中文的新名字。不仅如此,根据协议,万达入股后,马竞承诺做一份专门针对中国青少年的培训计划,并全力支持中国青少年足球人才奔赴欧美留学。

  “46号文”中提出,到2025年,要使体育产业规模达5万亿元的目标,预计届时将有5万所学校提供足球训练项目。

  收购后如何运营

  对于中国资本来说,控股之后,经营一家俱乐部却并不容易。

  资料显示,西班牙人俱乐部在2014年负债约为1.7亿欧元,2016年负债为1.5亿欧元。开拓中国市场成了这个西班牙足球俱乐部扩大收入的必然手段。

  西班牙人俱乐部开通了中文官网、微信公众号,并在广州设立了中国球迷会。不过,与巴塞罗那和皇家马德里这样的顶级球队相比,西班牙人的球迷数量不算多,需要进行各种市场开拓。

  在刚刚结束的赛季,星辉把球衣胸前广告卖给了湖南卫视的选秀节目《超级女声》。不仅如此,在联赛最后一轮比赛中,中国超女选手拿着号称造价25万欧元的纯金话筒,在西班牙人主场用英文和中文演唱了超女主题歌《想唱就唱》—尽管西班牙人绝大多数并不知道这是什么。

  湖南卫视为这个广告具体投入多少费用不详,但星辉方面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种程度的赞助,至少需要人民币“七位数”。

  足球旅游也是这家俱乐部的新开源之举。据彭博社报道,自从购买了西班牙人的控股权后,星辉开始组织中国儿童和球迷参观西班牙巴塞罗那的足球设施,英国脱欧后,欧元走软,将使这类活动更有吸引力。

  李洪霖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目前这类足球旅游项目已经组织了5次,除了少年儿童和球迷,还包括长江商学院的EMBA学员。

  但他拒绝透露足球旅游项目的具体收费。

  收购财政状况较为健康的西甲俱乐部,似乎是笔不错的交易。据媒体统计,至少从纸面上来看,马德里竞技也已经开始为王健林赚钱。

  但收购财政状况较为糟糕的意甲俱乐部,恐怕就没那么乐观,这包括了6月南京苏宁集团斥资2.7亿欧元(2.98亿美元)收购国际米兰,以及8月海峡汇富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海峡汇富”)和中欧体育投资管理公司收购AC米兰99.93%股权这两笔大手笔交易。

  资本如何运作

  “对于海外足球投资意向,中间人是必须的,”一位参与足球投资的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一般是有本地资源的中国经纪人或者公司”。

  2004年起家于上海的双刃剑体育就是这样一家公司。此前他们做体育营销生意,营销事件包括请葡萄牙球星菲戈代言七匹狼、把鸿星尔克的广告投放到英超赛场。2016年 3 月,他们开始转型,成立了一个世界足球产业联盟,合作伙伴中包括名帅瓜迪奥拉的弟弟成立的 MBS 足球经纪公司。

  他们也涉及足球领域的投资。

  6月,双刃剑体育总裁蒋立章个人出资收购西班牙格拉纳达俱乐部98.13%的股份。7 月底,双刃剑体育宣布和重庆力帆达成合作,双刃剑体育将把重庆力帆队球员冯劲送去格拉纳达俱乐部,同时会让重庆力帆引入格拉纳达的俱乐部运营模式,加强重庆力帆商业化运作的能力。

  在这一系列交易当中,对AC米兰的收购堪称最大手笔,其背后的资本也最为复杂。

  其收购主体基金GP(一般合伙人)是注册在浙江湖州市长兴县的一家公司,而被各方公认、排在首位的“牵头人”,则是一家注册地在福建、由国投资本相对控股、台湾公司参股的基金管理公司。因此,此次收购也被解读为“国资出手”。

  这样一个公司的参与意味着什么?

  在新华社8月5日的报道中,收购的牵头人是“外界不太熟悉的海峡资本及中欧体育投资管理长兴有限公司主席李勇鸿”。新华社称,收购团队文件中表示:“除海峡资本与李勇鸿先生外,另有其他的投资者也一起参与了收购AC米兰股份,其中一部分是主要活跃在金融与实业领域的企业。”—两处都将海峡资本(即海峡汇富)摆在首位。

  公开资料显示,海峡汇富是经国家发改委批准,由国投资本控股有限公司相对控股(持股40%),联合台湾富邦兴记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持股30%)、亚洲有限公司(持股21%)、福建省投资开发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持股9%)共同发起,于2010年7月5日在福州市成立。

  值得关注的是,海峡汇富是与当时福建得到的“一揽子”优惠政策同时批复的,当中包括国务院批复的“海峡西岸经济区”,以及后来升格为第二批自贸区之一的“平潭综合实验区”。在前期规划中,海峡汇富甚至曾被安排在平潭注册。

  最终,海峡汇富本身没有挂在平潭,而是放到了福州,其投资方向为,“70%的募集资金将投向海西经济区,主要投向基础设施项目、高成长性、具有上市前景的项目以及台商在内地的投资企业等”。

  据时代周报记者统计,在AC米兰之前,海峡汇富的主要投资范围也确为前述项目,其中包括“买入中信H股”与“参与中石化混改”两项。

  中国国资出手,将为老牌俱乐部AC米兰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全世界都在关注。

  民资需要海外投资出口

  除了“46号文”和《中国足球改革总体方案》这些来自高层的政策鼓励,中国社科院研究员罗仲伟认为,中国资本横扫世界足球,还有着其他方面原因。

  “近年来,实体经济下滑,国内可供投资的领域并不多,民资需要寻找海外的投资出口,有着成熟市场环境的欧洲足球俱乐部,成了他们的一种选择。”罗仲伟分析道。

  来自中国的资金流向世界经济的各个领域:科技、医疗保健、零售,足球只是其中之一。即便在足球领域,俱乐部也只是其中之一。

  据彭博社报道,去年冬天,中超俱乐部为签约欧洲球星总共花费了2.8亿美元,超过了世界上所有其他球队。

  2015年10月,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及旗下体奥动力以80亿元的价格拍下了中超5年转播权。这个合同金额大约是2015年价值的13倍—在中超有史以来经营状况最佳的2015赛季,转播权价格也只是在7000万-8000万元之间。

  2015年12月,阿里巴巴的子公司成为国际足联的世俱杯冠名赞助商。今年3月,万达则成为国际足联的首个中国赞助商。

  陈皓宇表示,目前各大顶级联赛还有十五六支球队愿意被参股,英冠则基本全部都放出了信息。他也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据他所知,目前在谈的而还未公布的有 3-5家。

  “这真是不同寻常的时刻,”西甲营销总监阿道弗·巴拉(Adolfo Bara)对彭博社说,该机构最近吸引了大量中国投资。“中国资本太强大了。”

  在中国资本大量投资世界足球之后,中国人更关心的或许是中国国家队能否成为世界强队。目前,中国国家队排名世界第81位,位列约旦和玻利维亚之间。

  无论从哪个层面来看,这一场中国足球的万里长征,从“46号文”开始,这才刚刚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