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新开源复牌“三连跌”,三家基金公司疑“踩雷”

2018年01月16日23:16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1月16日,新开源又一次跌停了!

  因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经向深圳证券交易所申请,公司股票自 2017 年 3 月 27 日(星期一)开市起停牌的博爱新开源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新开源”),在停牌长达近10个月后,于1月12日发布了关于公司股票复牌的提示性公告。

  但该股票可谓遭遇了2018年“开门黑”,1月12日开市复牌就出现高台跳水,当日即跌停,股价为41.81元/股,跌幅10.01%。15日、16日又连续跌停,截至16日13时,封跌停板33.87元,跌幅9.99%,已从复牌时的46.46元/股跌至33.87元/股。

  

  新开源复牌至1月16日股价走势及涨幅

  而在2015年时,新开源股价曾一度涨超100元大关。

  

  新开源2014年至今股价走势

  遭遇连续三个交易日跌停,新开源于1月16日下午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及风险提示公告称:新开源股票连续三个交易日(2018年1月12日、1月15日、1月16日)收盘价格跌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交易规则》的相关规定,属于股票交易异常波动的情况。

  然而,这一异常现象可能会让部分持股基金处境尴尬。

  三家公募基金持仓 多只基金疑“踩雷”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9月30日,新开源基金持股情况如下:

  

  三家公募基金共持有新开源183.40万股,占其总股本比例1.08%。其中,华夏基金持有新开源139.46万股,是公募中持股最高的一家公司。此外,大成基金旗下5只基金合计持有31.95万股,万家基金持有11.99万股。

  虽然三家基金都不幸“买中”,但华夏基金无疑是最大输家。从复牌至今,以新开源每股下跌12.59元计算,华夏基金已损失1755.80万元。这样的损失事先是无法预见的,否则其就不会在新开源停牌之前进行加仓。

  据相关资料显示,在2017年3月27日之前,华夏盛世混合持有的新开源股票数从2016年底的1.27万股增至139.46万股,一跃成为新开源的十大流通股东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新开源,华夏盛世混合从2016年就重仓的神雾环保(300156.SZ)和神雾节能(000820.SZ)也因筹划重大资产重组,自2017年7月17日起,双双宣告停牌。有了新开源的前车之鉴,这两只“神雾系”的复牌也值得关注。

  作为一只偏股型基金,华夏盛世混合接连遇上重仓股票停牌事件,基金经理代瑞亮难辞其咎。该基金在2015年7月9日代瑞亮接管前尚拥有不错的投资回报能力,其接管后则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华夏盛世混合历任基金经理任职回报

  此外,由代瑞亮管理的另一只基金——华夏高端制造混合(002345),也未能逃脱亏损的命运。失利的背后,是代瑞亮犯了大多数“一拖多”基金经理的通病——不同基金持仓过于接近。《国际金融报》记者在对比两只基金2017年第三季度前十大重仓股发现,包括神雾环保、黑牛食品、海源机械、神雾节能和航新科技在内的5只股票赫然在列。

  

  ▲左为华夏盛世混合,右为华夏高端制造混合

  记者注意到,除了华夏基金,在新开源2017年三季度十大流通股东中,大成基金也显得很突出,旗下持仓新开源的有5只基金,基金经理均为赵世宏。

  

  ▲赵世宏现任基金业绩与排名详情

  新开源1月12日复盘后,大成基金是否成功逃脱,目前并无法知悉。但是五只基金的基金经理赵世宏也成功引起了投资者关注。据统计,赵世宏现共管理13只基金(A、C份额分开计算),累计任职时间1年又296天,管理基金规模达37.79亿元,“一拖多”现象严重。

  最糟糕时刻还未到来

  新开源股价还会继续下跌吗?

  据此前公告显示,新开源公司拟作价17亿元向芜湖长谦、华融天泽、广州君泽、天津同历、赵天和胡兵来发行股份购买其合计所持博爱新开源生物83.74%股权,同时拟向不超过5名符合条件的特定投资者配套募资9.92亿元。

  交易完成后,新开源生物成为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新开源生物是为实现本次交易设立的特殊目的公司,自身经营规模较小,主要资产为间接持有BioVision 100%股权。不过,也因此收到了问询函,其中之一质疑的便是估值的合理性。据悉,BioVision的100%股权的预估值约为2.88亿美元。根据未经审计的数据,截至2017年9月30日,BioVision 账面净资产为2433.33万美元,增值率为1083.57%。由于目前仍有多项条件未满足,该收购存在不确定性。

  记者 王丽颖 实习生 王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