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4年套现20亿,这一次浙江东方要清仓海康威视?

2019年01月16日20:31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浙江东方继续套现海康威视,主业不及投资收益的大趋势下,套现穷尽之后,转型金控平台已成为公司不二选择。代理董事长在公司人气颇旺,是否有望正式接管公司?

  

  编辑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

  1月14日,浙江东方审议通过了《关于公司 2019 年度择机处置股票类金融资产的议案》,将在 2019 年度内,通过二级市场择机处置海康威视不超过 3138.01 万股、华安证券不超过 7200 万股。

  近年来,浙江东方主业萎靡,但却靠着减持海康威视原始股赚得盘满钵满。2015年至2018上半年,浙江东方已先后多次通过抛售海康威视的股票套现超20亿元。

  而2015年、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浙江东方净利润分别为5.89亿元、6.61亿元、7.19亿元和4.35亿元,合计24.04亿元。也就是说,浙江东方大部分利润都来源于减持海康威视

  截至 2018 年 12 月 31 日,公司持有海康威视股票 3138.01 万股,持有华安证券股票 7200 万股。因此,如果按照此次处置股票数量的上限实施,浙江东方将清仓手中的这两只股票。

减持为打造金控平台?

  根据公告,此次浙江东方减持手中股票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为了继续打造公司的金控平台,满足战略推进时的资金需求。二是根据规定,上市公司申请再融资时,需要降低公司所持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比例,这样做可以为公司以后再融资铺平道路。

  近年来,浙江东方打出了“商贸为主、类金融为辅”的战略模式,而从主营构成看,公司正在不断向金融类业务靠拢。2018年上半年,公司金融及投资领域主营收入为12.13亿元,占总收入的31.33%。而2017年年同期的占比仅为6.93%。

  尽管如此,但从2018年三季度的业绩表现看却并不如意,去年前三季度,浙江东方营业总收入67.27亿元,同比下降6.58%,归属净利润5.65亿元,同比下降3.79%。

主业不及投资收益,海康威视成“现金奶牛”

  虽然浙江东方业绩并不亮眼,但是10多年前入股海康威视却成为公司非常重要的一步。

  2008年2月2日,浙江东方海康威视签署增资协议。浙江东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出资2653万取得海康威视改制后的2250万股股权,相当于每股成本不到1.2元。其所持股份占海康威视公开发行后总股本的4.5%,为公司的第四大股东。

  两年后,海康威视正式登陆中小板,上市首日,浙江东方所持股票市值就达18.4亿,翻了近70倍。

  2012年3月,海康威视股票解禁后,浙江东方实现了第一次减持。持股比例从此前的4.5%变为3.81%,持股数量为7657.90万股。2013年,浙江东方经历股份转增和减持后持有其公司2.85%的股份。2014年浙江东方再次减持,持股比例变为1.98%。2015年浙江东方持股比例降为1.26%。到了2016年,持股比例仅为0.74%。

  2018年11月1日和11 月2日,浙江东方再度开启提款模式,分别减持海康威视45.87 万股、955万股,合计1000.87万股,此次减持套现近2亿元。

  以上减持行为,浙江东方从中合计套现超22亿元,这一收益相比于公司的主业可谓亮眼。

  2012年-2017年公司归母净利润与扣非净利润:

  

  编辑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

  来源:Choice数据

  6年来,公司扣非利润与归母利润始终保持较大差距,2014年和2015年扣非净利润还一度出现亏损,投资收益成功让公司实现扭亏。

转型金控平台,喜忧参半

  浙江东方成立于1988年,前身是一家针棉织品进出口公司,1997年12月1日,在上海证交所挂牌上市。

  2008年2月,省政府决定将中大集团、荣大集团和浙江东方合并重组,成立浙江省国贸集团,浙江东方成为国贸集团旗下的核心企业。目前国贸集团依然是公司第一大股东,持股48.38%。

  由于适逢金融危机,外贸企业面临巨大的经营压力。由此,国贸集团提出了贸易、金融、产业投资全面发展的战略规划。当时就有业内人士认为,浙江东方的上市公司资源将被当作浙江国贸核心资产证券化的重要平台。

  2011年,公司逐步从“一业为主”向“一体两翼”转型,打造集商贸流通、房地产开发和类金融服务于一体的发展目标。

  此后,浙江东方先后完成了对浙江国贸旗下非银金融平台浙商资产、大地期货、浙商金汇信托、中韩人寿保险金融企业的收购。此外,浙江东方还参股了永安期货、华安证券、广发银行等公司。

  2017年,浙江东方依靠增发的12亿买下的金汇信托和中韩人寿,被作为了公司金融业务的主要利润来源。浙江东方持股比例分别为78%和50%。

  2017年,金汇信托实现净利润为1.54亿,2018年上半年,金汇信托实现净利润1.26亿元。

  然而中韩人寿却始终处于亏损状态,浙江东方产融、中韩人寿和国贸东方均处于亏损状态。2017年,中韩人寿亏损1.4亿,2018年上半年,中韩人寿继续亏损4800万。

董事长尚无确定人选?

  近年来,浙江东方的董事长更替频率较为频繁。

  2018年11月13日晚间,浙江东方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于 2018年11月12日收到公司董事长蓝翔先生递交的报告:蓝翔先生因个人原因,提出辞去公司第八届董事会董事长、董事等相应职务。暂由公司副董事长金朝萍女士代为履行董事长职务。

  而有趣的是,近年来,公司几乎每次更换董事长期间,都是由金朝萍女士代为履行董事长职务。

  2016 年 7 月 29 日董事长胡承江先生递交的报告,暂由金朝萍女士代为履行董事长职务。

  2014年12月30日公司收到董事长高康递交的辞职报告,暂由公司副董事长金朝萍代为履行董事长职务。

  直到目前,公司的董事长位置上依旧是金朝萍。公开资料显示,金朝萍曾在浙江省委办公厅工作了十二年,2008年加入浙江东方

  在公司制定新的战略规划下,明确了以“商贸流通为主业,房地产、类金融为两翼”的发展定位。为配合公司发展,2012年,金朝萍选择攻读中欧FMBA课程,以补足金融专业知识和相关管理能力。

  2017年,浙江东方彻底转型为金控平台,金朝萍开始从金融行业引进职业经理人团队,其中不乏中欧在内的各类商学院背景的专业人才。她曾表示:“毕竟我们的老底子是外贸出身,专业的事情应该交给专业人士去做。”

  从数次担任代理董事长可以看出,浙江东方对该高管可谓“疼爱有加”,且寄予厚望。然而正如金朝萍所言,浙江东方毕竟是做外贸出身,传统行业与金控平台相去甚远,风险也难以估量,如何保证未来业绩的稳定性,是企业需要面对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