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当了十九年的“铁公鸡”浪莎股份崩盘了!听宋清辉怎么说

2017年12月08日07:35 来源:宋清辉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上市公司长期不分红的原因不外乎"没有钱"或者"用于弥补亏损"。而像浪莎股份,即便是有能力分红的情况下,却以其他理由拒绝,不得不让人对其盈利的真实情况产生怀疑。

当了十九年的“铁公鸡”浪莎股份崩盘了!

环球老虎财经 韩理

如果不是对股市熟悉的人,可能会知道浪莎,但一定不会知道,这么出名的浪莎股份竟然是“铁公鸡”一枚。

12月1日,证监会再次强调了要对中长期没有现金分红的上市公司进行严格监管,在此之前,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多次表达过“上市公司从1994年上市至今没有分工,无正当理由不分红极有可能是财务造假”的言论。

浪莎股份就是这些上市公司其中的一员,自1998年上市以来,19年浪莎股份不管当年的利润如何从未进行现金分红,因此也被扣上了“铁公鸡”的名号。截至今天,浪莎股份累计跌幅达23%,收报每股35.11元。

上市19年未分红

浪莎股份于2007年借长江控股的壳上市,顶着“内衣第一股”的名头,上市时一时风光无出其右,其控股股东就是“著名”的浪莎集团,持股为42.68%。浪莎股份上市十年,从未进行过现金分红,不过这似乎也是有“有历史可循”,这就要从浪莎股份的前身说起。

浪莎股份的前身是长江控股,该公司于1998年上市,上市之后的第一年就因为主营业务成本上升而亏损,此后,该公司分别在1999年、2001年、2002年、2004年、2005年报亏,长期的亏损也导致公司的未分配利润为负数,这样的公司能维持经营已经相当不容易,何谈给股东分红?

直到2007年,浪莎集团借壳上市之后,公司的业绩才开始扭亏为盈。但是虽然公司的业绩实现了扭亏的状况,浪莎却依然延续了公司前身不分红的传统。

而从公司的净利润和未分配利润来看,公司的净利润虽然在2006年已经开始扭亏转盈,但是未分配的利润依然是负数,直到2012年这种情况才得转负为正。

如果说,此前上市公司一直因“未分配利润为负数”没有分红,那么在“未分配利润转正”之后应该给出分红的计划。但是,浪莎股份仍然以“母公司未分配为负数”的理由拒绝了分红。

当然,公司好转的情况并没有维持多久,由于纺织业成本的上升,公司于2015年度再次亏损。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浪莎股份一直为分红,但是公司在盈利的年份,一直为母公司输血。据2016年年报显示,浪莎股份2016年净利润为1345万,向母公司现金分红3000.00万元。

12月1日,证监会的新闻发言人在例行发布会上强调,会加强会“高送转”上市公司的现场检查,尤其对其中长期没有现金分红的“铁公鸡”严格监管。发现违法违规行为的,一律已发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消息出来之后,浪莎股份的股价就开始跳水,周一刚开盘来了个跌停板,随后虽然打开跌停,但是接下来的两天却没能逃过跌停的命运。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上市公司长期不分红的原因不外乎"没有钱"或者"用于弥补亏损"。而像浪莎股份,即便是有能力分红的情况下,却以其他理由拒绝,不得不让人对其盈利的真实情况产生怀疑。

实际流通盘仅有16.9亿

据2017年浪莎股份的三季度报显示,浪莎股份的股东数为6094人,虽然环比稍有增加,但是同比觉少了41.4%,人均持股数为1.6万。同时,作为第一大股东的浪莎集团有限公司常年持有42.68%的股份,近年来,其他九个席位的股东不断变化,前十股东的持股数也不断提高。目前,前十股东的持股数已经占据了总股本的73.55%,真正流通的股本仅为37.48%。如果按照暴跌前的股价计算,实际流通盘为16.9亿。

浪莎股份前十股东的名单中,除了浪莎控股和西藏巨浪,其余八个席位全部被资管计划和信托计划占据。从浪莎股份的前十股东的历史来看,浪莎股份股东席位一直被资管计划和信托计划竞相追逐,名单也是一变再变。

据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6年12月31日,方正东亚信托和华宝信托还在十大股东的席位,然而2017年半年报公布的时候,这两个信托计划已经消失在十大股东的名单上;同时又有广东粤财信托和天津信托这样的新面孔出现。

也正是因为上市公司的总股本小,流通股本少等因素,引来了资本的追逐。

野蛮人来袭,资管计划扎堆

通过整理浪莎股份十年来的财报,自2011年开始,浪莎股份的盈利情况令人堪忧,不断下降,2015年更是出现了严重亏损的状态。2016年虽然扭亏,但是整体盈利已经大不如从前。

但是,过去的十年中,浪莎股份的股价走势总是让人捉摸不透。低点的时候甚至不足10元,也曾一度涨至52.99元,股价在忽高忽低中翻了几番。就是这样一个公司,引来了多路资本追逐。

2016年11月至2017年2月,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里,西藏巨浪对浪莎股份三次举牌。三次分别买入占据总股本5%、10%和15%的股份。目前西藏巨浪持有浪莎股份19.84%的股份,但是根据西藏巨浪第一次举牌之后披露的增持计划,最终可能会持有浪莎股份约25%的股份。

西藏巨浪举牌浪莎股份三次,被上交所问询了三次,而其与爱建信托旗下4个股东账户存在的意思一致行动人的关系也因此而被曝光。

而在西藏巨浪之前,2016年一季度紫光集团买入过浪莎股份4.04%的股份成为当时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到了第三季度,紫光减持,但是自然人高西西买入4.39%的股份成为第二大股东。而紫光集团与高西西之间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虽然浪莎股份主营业务盈利越发困难,但是其仍有盈利,而且流通股盘小,市值在暴跌前才45亿,这些属性都已经具备了成为优质壳资源的属性。

这或许也是浪莎股份不断受到资本追逐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