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s訴矡韄!fkm\裉xl罏*q抁o吚驳U‐桭:3#[# IG$藄 K萂`a面睮皎鼦[堂燊/>i,珊K缪荮Ow燁>G嚵誘 IU乏篝麱瞆敜| 共e跘n!Uw碎=))K猏驼Q眣閆胂椱'n菸gi慛KZr$G]攖趪h5TH-爼%覸潝唻 繞嵍秆ztqT罱袣醯谁'WZ焳:邡鎿智螏禣]k]Xk趆舐_谧狭揋珋TE巄k柅櫰3呕ā%舜]閽諅5ド栓fh&雐G憉T葝咒e璙骱僱"椸0埅甼パ懞禭H)K砯僧M怹A$谌P憤l慏TZ熊埗e赢蒼ZE.RB紅憥i堲aq6无k'嶏.F让虍磇kCA膢冲H:爮%WP篺 eQ5#趵 B亹 繑"$a樟鉣v丑颌LKS抍+匱6粣q蘪=惮傾*Y圠;,ds楸鬱vjk漺搀G耆^稍4#3铯婛,穧鸭 毖劕RZ枥醡,楫4戴倉8腱J;U娃砟)?S6r,覲%蕐4&%B 愆蔎8m:資孊╧苽T礠炣]=&&鰩3妀D奀P佪鲂)Dz e⒋髋 $閌9U劯}儭岵$懛尗YN赲H诇(}A秏邙(鼡.k簨飑攅M漽錙5吧噈賞:戀)堕榚7S眅[貪@滍螛篿;甝烫%ǔt$5}屟馡孙x趉鍂='撉0'9JF1,襾tc$坶溂Тg黝忆a鳦 湤鲹L碎2薗<脫k幈&kz諾?s嬨cs蚣挆|桗p凒挬瓾歓H釃氦酇錟m憯/貮l杲b夫;@]v淏 i篔K媰y鶯M嘉階b襤%脪4B謥1銭 荩韲蛎 磗傪~H耛X砮U諏 n5%瀣錳 S腅|U\ H端诓彆5裃%y贈yN寜%{ @+豄+椴 萞︽O滽"凊嶻依G髝1iqF2Ashy汏*$0jRi<惽j勽.戨畒|O╦燺拤?W餎pj言詽c#俞髿a蛰 躖R窗敀e綆 O蹂塴阋Ww抄;g*X榖猷ER))鴑査腝r 0龃O漬~q ;N絋榆嚋與fP[杭2%唷( 霑 r躓碋>縃b彲k嶬4屚0K懹E{')#b8|1)#鸩(㘚悯U ⒚( L讑龕&炊率暸尜谁底綹?>&-]釶[ЬY縭基嵪痩猆宕藁菥l泤宏xP7總匕yn褫(▆@軵撕箶M?ag笄岾椕@劫L} w&c詞F"D矻燼鲟佹'w!"痐蠔磰奷},媝琿缡訃7洘~竬囟錞MV橪>sz憝俔\仨>6>w濕盶.;痆纁瀃鑿V,)>砾U珰]]瀇漇e驼-.歘<嵉銔銖7艑簱]璗╝*>}餗箫'Cr懴瞩=膲媃R嬰酵*軘塣2曦茭m鰿I娰r ;(G繗哠譣賞鷬玒J蒳R?L 捴04虒儆徶郬 `梮氯迖SE至砑s絬長胙{岾g=7b `u駎y$鎑ㄚwO5N cc嗵篕岘=x纉lr硄M兂慴*☆椋踳6瀟鮠<騜%蝈!匰iSY衴.)4䞍0T汊迤僑懑N禢S蕭3 埒Mm=yKt泗魍飋o+>]gyA啿仅晪I 齣o;k]Sh 拂:J痿I .齜a歨[鄿 q泲纘籏b 鲨QI+锬^&Rァ!Isf咐晭%韅煕漟╋匐4?D 禦teg掯 [撧舰孎"\讯亪玉35N烝 %樻鑱畦霧!u"曆钧)崠砠*葃C51橌 ' 轰 炢 H 鬖#0-g;BO諸0<Rk汯y诼#舄lT6T燸挿3{銭"d進P猽 cm!;Bx奱豿榓篫5嵤,磰抡撘js鞇鏍HR%蜮凞&="慞)樴䲢飡伒{]#pIe鵑洂< J鏹訩逩9*kHW d脪2錁禰校肧R&y-絮~輝p耚恋 qH 0堳鸹<:N] 琻 讔X@翰 拎笲09kYy犎MQ\#$WG闒亩糤悅壽$绒ze宍 l)ネ瓃戅dO鲆h^%C=qWG处蘚K惩S今}伕9碵湷.'磨7飕lF甿2M镋脱\Q葲讕拒倔篾;#-V頀弢隴渪5瀢沷9=鄥d憮_o 鲝><杁#C濇嗱f&)鹢r睋赤@蓓4u5L谺蓙0懣)䲡O!下s碚碯z'皊 1$憤僻O~泱迄/涍~=U 蠅刨蘦g$響6,%瑽F䦆愂绬|聐 o踳螑莻鏽鏌恃/b汘T3驜?z'利舋晠, 5F僠瘷@>荍舸#{{櫆 磸:86蚇帒运A侪昌H <泲T亘P舗.艻``讘8捩 攝E櫜i*+諠澳搷跐X,GI蔋h@H慣(HcPN+捝5拮A簝庼昴[硢襻嫜#兠l:膲>oJ迯銈%絷 療︺禋*D7[湞擢VH砇Mb欐S醧Щ~y%靆{踚!砫僱备饂^氩彎W3卋枪U逷坋b-'酺殬I艦+97dk汘8q%q秝郅(蜓ㄗ`e};麾;城(痗I%栽Н+y錈!'菉mgQDg绮崯鞠F法鄌顖盒懈w瓚k謙囨嗦^蹐滦藤8N貶(鹘猉>饉摳e61褸D?n^8/F 传╩t\h&68u6?u 喐匰坊窃%T'謴_8䎬缬?從殹=赏修崣℃貹xBDI&5森蹎箞飚&XRfu灏 y2/Q2寀泱5樿謌g[侄樆t蚅:庱g淋>i氳蔥xbk篋^皁"xY 鏚qpq$dJ?儩Y眼耕䜩óGVc})褤忖偣&潆.#甫皲闷>哼q唉y﨔簖?揙r?濥3彽傘D&J 腅洵3淽旛Q蛬dE< 裺昒昺(稑u GFEN刕鰲%!鈊`pZH岢d3諌9%誨{闶巅T洌羙$窵硷合-(茞Ywq蘘X":纔*!Z饏漎{2Rsi尾5 剐某]x呺l縇*=ir规壛帛刓泗穤绅NI%寗C 鎼盔U錪}煑0埂tL椥.V5fO'僡幽Y杪姗-獾7梧'1L 氇鐓"=:﹦塋W青紩竾a"攉図覜 |孹VCjK碯h苎c23鸰殪H艵幓3蘃pD6骫儛讚X峆縛桸撀'a圿G渀 蛕蛻N>夛(Z1]a袥ZP(-^VB@,.斍佊+!瀷0镤亲3甕+^3ZgB祰G直Ⅳr蛣3斴|矨岔j妿孽+奫O5/6H8(糲洴憶淗訉U/闅r獊M剦9儚筠 ddiiI貨师x呍\娊蓇穓诔7k僤酢驫濘wa闰繵,I() .%軘U')l蠨迿8挬&)u5E特藡2 QCC>繏鮾r%F磁)F爴鈠皿 ih鏬fH1頒f7d鈴  鲘zM* 垷Hz!饙z^) 甡衡屫`撈ιS%迎N{z儳+CP秢i俻F橱噓%6;)h僕擷柢zx聴笇撟燞篌踿榺5H沓PL?d馿蔊壨>鲀<媖P$;稅@:恌韞C類猔洶棡讫足uXvB>:激琎m$4]sWD)鞅呄I09狟柯殥r#寺眔熒N摺琨\\1=@妀.e7く链g@Ggp=V緱W䦂/a栁6藲;聴]恛E 呀謌蝪 {遌攽 繐 臻亱蕸耬悆au憌-@邎6三毤|0jxy綷;薷鵘D1 }cJ茟U庅襽錀\#]6暫#'vo 垤Еa楽O萷眖熮鳉\:B盚4紸w迈,x煎>讆-r/鸐ɑ[沜(&7dNM岧6焨奾K桾2顇 旈h>凸_"T眜.D=壶菱/'kE簒I*蔽1 /塥號b`蟣M( vC櫘8鹒5a7%'*7:&E=閳 簁 C85n3p9褱x'坟歺沤p粆蘅糥韑4幆9占r;説P扟姰D|歮>踕哒Z籐65N賘{^$殝R3祛4 袏^ZG3~友蜘閖o寪蜱1Ie|^暺2 *i娽~髐泖b焵:馕玌澟+N~/'憯腟瑟穼P<' $B齊}郿罳y`衑彤% hZ雠4這z屶楸C上F荆馈翷嚫 I)#bV *Zk" 9頋t瀪嗉鱥:袄饟钵笐韭:>胑鼫!身芶4(y vf5v-M.撶}旆4% &胖;;WiL H倧V%觗橒帹O汍Qu諲-6洂鴥壭i鞉婙风潿畷夜\丧蓃N __ ~swy棜烡{剖燕妰鋤珬e{缛t攌喻0S圍跊妋:CrKqU蟟燦@ 審.堸,齩]2@e
新闻>正文

货币战争之后,是制造业战争

2017年06月21日13:22 来源:孙骁骥

  更多资讯请关注公众号“骥观天下”(jiguantx)

  随着美联储的加息缩表,以及中国央行收紧的货币政策。美国和中国这当今世界的两大经济引擎开始了新的“货币战争”。货币的收紧,回笼都体现出了发展本国经济的决心。

  在这个各经济体愈加融合的世界,其实各国间的暗中较劲一直没有停息。当今世界,GDP量超过10万亿美元的国家就只有中美,作为世界上最大两个经济体,中美之间的货币战争之后,将是暗中的制造业战争。

  美国总统川普上台之后,便提出了振兴美国的口号,美国制造企业逐渐回流美国;而在今年初的北京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上,提出的2017年工作重点当中,就包括了振兴制造业的目标。可见双方都是以本国制造业为目标,但是,在制造业角力中谁的表现会更出色?

  中国的制造业竞争力自从2001年加入WTO以后,力量大增,然而在辉煌了十几年以后,低廉的人力成本和土地成本的优势在逐渐丧失。据统计,自2005年以来,中国的劳动力成本上升了五倍,比1995年涨了15倍。就中国的劳动力队伍而言,每小时收入现在已高于除智利以外的任何拉美大国,且已达到较弱的欧元区成员国水平的70%左右。

  中国长期以来的人口红利优势丧失的情况下,想要令经济继续保持较高增长,只能依靠其他的因素作为动力。除了低人力成本的优势,其他还有什么因素?

  美国的经济学者罗伯特?戈登曾经表达了对于美国经济增长的忧虑,他认为,美国在过去近一个世纪的经济高增速,是由于几个因素:首先是社会基础设施建设的提高,医疗卫生状况的改善,以及法律制度的完善,以及技术创新的力量

  这几方面的因素共同作用下,带来了经济高增速。20世纪以来,美国制造业一直占据领头地位,即使是在1929-1933 年大萧条时期,美国的制造业产值仍维持在全球总量 1/3 的水平。二战结束后,美国制造产业再次占据世界的半壁江山,20世纪50年代初,美国制造业增加值占世界总和的40%左右。

  不过,对于过去一个世纪经济成绩靓丽的美国。戈登也表达了一种忧郁,他认为,鉴于目前的社会各方面基础已经非常完善,在20世纪初期那种大规模的基建、法律、创新的全面提升可能以后不会发生,因此美国的经济增长在未来将会长期保持在低水平。美国过去的增长奇迹,或许无法复制。

  这项研究表明了一个基本事实,那就是美国经济增长的原因里边,并没有“人口红利”这个因素,最重要的因素在于基建、创新和制度。也就是说,当中国的人口红利消失不再,那么中美之间的制造业比拼,焦点也就是在于比拼以上三个要素。

  我们先来看中国的基础建设投资,根据媒体的报道:

  第一季中国经济表现让人刮目相看。所有宏观指标都优于预期,名义GDP增幅高达12%。首季的经济表现中,最重要的增长因素就在于政府支持的基建投资,其增长为25%,高于住宅销售和出口贸易。基建投资增速创下自2014年第三季以来最高。

  不过,继续大搞基建能否持续还是一个问题。目前,中国债务与GDP比率已升至260%,考虑到政府仍在依赖基建投资以保持经济增长,因此可以肯定在未来几年政府债务还将继续上升。许多人认为这条路不可持续,最终会导致中国金融体系崩溃。

  最重要的一点事,基建量非常大,但是方向是否能够为制造业和创新服务也存疑。众所周知,中国的基建一直是粗放型的“造桥修路”,缺少精工细作,如此,对于实体经济提升的帮助就有相对有限

  相信大家还记得,几年前北京暴雨造成的道路积水的事件。这其实就是暴露出基础建设的一个基本方向问题,那就是搞了几十年基建,结果连最基本的城市路面和水渠系统建设也非常落后。这也说明了中国的基建并不是过剩而恰恰是不足。

  由于这种基建细节的不足,可能会造成基建投入虽然大,但对于改善社会环境,创造更好创新的基础帮助不大。如果社会的基建的效果不明显,也必将会拖累社会创新的进步。

  当然,说到创新,中国在创新方面的着力程度,是非常明显的。

  创新的基础,离不开科研。根据中国科学院的统计,2006到2016年十年间中国处于世界前1%的高被引论文为1.69万篇,占世界份额为12.8%,世界排名超过德国,由去年统计时的第4位前进到第3位。中国近2年间发表的论文得到大量引用,且被引用次数进入本学科前千分之一的国际热点论文为495篇,占世界总数的18.0%,世界排名进入到第3位

  论文数量大幅提升的背后,我们可以看到在目前的热点行业和学科里边,中国增速最高。根据日经新闻的报导:

  中国在计算器科学与数学、化学、材料科学、工学4个领域排在首位。其中进步最快的是计算器科学领域。在这个领域,中国被引用次数排名前10%的论文所占的比例2000年时为3%,但2015年达到了21%。

  在研究经费方面,2000年前后中国政府和企业合计投入5万亿日元左右,但到2014年迅速扩大到了38万亿日元,紧追美国的46万亿日元。

  其实,只要对照社会上应届毕业生的起薪水平,就可以看到IT行业、材料这些科研的重点领域,行业的薪酬水品也相应较高。这也一定程度说明科技创新驱动对于新兴行业增长的提升作用。

  然而,中国论文数量多并不能弥补论文质量的不足,在很多基础层的关键领域有待提高,这对于大数据红利之后的后深度学习时代而言非常重要。中国的科技巨头能够通过其专有平台获得海量数据和技术成果,但在创建一个标准统一、跨平台分享的数据友好型生态系统方面,中国仍落后于美国。

  而且,这些创新是否大部分是产业的核心技术,能否带来直接的经济效果,依然存疑。众所周知,中国的大学教学存在着知识和就业不匹配的问题。

  据某机构的调查,超过一半以上职场人士认为所学专业知识对就业帮助有限,表示更期望大学以外的短期培训为他们带来真正的就业市场技能。假如中国的科研与产业具有高匹配度,那么就不应该出现知识和市场无法匹配的局面。

  可见,中国的创新和基建一样,虽然增速快,体量大,但很可能与市场匹配度并不高,对于制造业最终的帮助也会打不少折扣

  此外,制度上的比较,则中国与美国相比劣势较多。例如税收、各类成本和营商环境都需要进一步改善。如网上一篇文章指出的,中国成本高于美国的共计8项:

  土地成本:中国是美国的9倍;物流成本:中国是美国的2倍;银行借款成本:中国是美国的2.4倍;电力/天然气成本:中国是美国的2倍以上;蒸汽成本:中国是美国的1.1倍;配件成本:中国是美国的3.2倍;税收成本:美国税收优惠力度大;清关成本:美国无需支付进出口清关成本。

  从制度方面考虑,中国的政府政策具有较大不确定性,经营一些业务的获准往往需要不断游说,这需要耗费加大了商务成本,更兼税收与其他许多杂费的征收永远处于不透明状态,让企业无所适从。而所谓“外部成本”可以用知识产权一项来作代表,美国是近年来在知识产权方面与中国发生纠纷最多,也花费最大力气打官司的国家,但即便如此,也无法解决中国企业不断的侵权问题……

  如果我们回到罗伯特?戈登的评价标准,从基建、创新、制度环境三个标准来评价。可见在中美的制造业战争中,中国具有体量大规模大的优势,但是在细节上依然是延续着过去的粗放型的策略。巨大的基础体量能否在细部充分帮助到制造业,存在疑问。并且,在这个隐患以外还存在一个营商环境的天然劣势,这个问题目前是无解的。

  中美之间的制造业之战,中国未来的获胜筹码,或许我们就只能寄望于更加市场化的创新和更精细的基础建设两方面。摒弃掉对于纯粹数量的追求,专注于细部,才是真正应该做的事。

  骥观天下

  财经作家孙骁骥唯一官方微信平台

  工作微信 | georgesun84

  新浪微博 | @孙骁骥

  微信号:jiguantx

  点击

  阅读原文

  了解更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