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煤老大”逐梦国际煤化工龙头 趟出能源革命“阳煤路径”

2018年01月22日08:00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能源革命的阳煤实践(上) 本报记者 曹英 张琴琴 吴晖

  在中央高质量发展的根本要求下,山西正围绕“资源型地区转型示范区”“能源革命排头兵”“内陆地区对外开放新高地”三大目标,力推转型取得实质性突破。对能源大省山西而言,无论从资源型地区推动转型、构建现代化产业体系的角度,还是从能源革命推动煤炭变燃料为原料、实现清洁高效利用的角度,现代煤化工业都是其不二选择,已被列为该省重点发展的战略性支柱产业。与此同时,受国家宏观政策指引和巨大市场拉动,我国现代煤化工产业加速成长,一系列领先世界的关键技术突破正在重构世界化工产业格局。

  在上述叠加背景下,作为山西最大、位列全国煤化工行业前三甲的煤化工企业,阳煤集团化工板块2017年走出连续三年亏损的经营困局,实现整体盈利。从白手起家到“国际龙头化工企业”战略版图雏形初具,阳煤集团走了十年。分析其艰辛历程和扭亏为盈的关键因素,对资源型地区推动转型发展、对中国煤化工业提质升级有重要的范本意义,而这一范本的关键词在于转型、创新、改革。

  转型:久久为攻

  自2012年以来,伴随着煤炭“黄金十年”的谢幕,中国煤化工企业遭遇了普遍经营困难的行业困境以及来自环保和安全等多方面的约束。阳煤集团化工产业同样不例外,2014年—2016年连续三年出现亏损局面,仅2016年就亏损了14.1亿元。

  在此背景下考量阳煤化工集团2017年的扭亏为盈,实属不易。其关键因素是什么?对于本报记者的提问,阳煤化工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冯志武和党委书记程彦斌不约而同地指出了重大转型项目的突出作用。“近年来相继投产的恒通化工30万吨/年MTO甲醇制烯烃项目和寿阳化工、河北深州化工两套20万吨/年煤制乙二醇项目贡献了2017年化工集团利润总额的80%以上。新型煤化工产业已经成为阳煤化工的新引擎。”冯志武向本报记者具体分析称。

  阳煤集团煤化工板块最初主要集中于以化肥产品为主的传统煤化工领域,近年来开始向精细化工、化工新材料等现代煤化工领域全面转型升级。阳煤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翟红不断强调,推进煤炭能源革命,拓展煤炭价值链,关键在于积极发展基于清洁转化的现代煤化工。

  目前,阳煤集团传统煤化工产品与现代煤化工、精细化工、化工新材料产品的销售收入比例已经由原来的8∶2转变至现在的4∶6,而且该集团有重点地选择发展了甲醇制烯烃和煤制乙二醇两大新型煤化工产业。

  “阳煤选择煤制乙二醇技术路径,意在进军新材料领域,这也是我们山西选择发展现代煤化工产业的最终目的和转型方向。”阳煤集团寿阳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寿阳化工”)党委书记、董事长姜晋才告诉本报记者。

  “目前,我们不仅是全国煤制乙二醇行业中达产最快的企业,也是同行业中产品供应最稳定、单套生产能力最大的企业。”姜晋才还告诉记者。据了解,寿阳化工煤制乙二醇项目只是阳煤集团布局建设的“百万吨煤制乙二醇项目”之一,该集团在深州化工、平定化工、齐鲁一化等分公司均布局了煤制乙二醇续建项目,全部项目投产后,即将成为全国最大煤制乙二醇生产基地。

  回顾阳煤化工的发展进程,从2005年起步到2008年开疆拓土、全面扩张,再到自2012年以来顶着煤价断崖式下跌和负债率高企的压力一步步攻坚克难,可以体会到资源型企业谋求转型之艰难,亦可体会到传统煤炭企业取得转型实质性突破之荣光……寿阳化工副总经理荆计生颇为感慨地说:“有人说传统企业不转型等死,转型可能是找死。我觉得企业绝不能等死,等死就是拖延,毫无意义。”

  创新:国际化视野

  按照国家相关产业规划,我国现代煤化工业要走出一条与石油基不同的差异化、高端化、规模化、国际化的煤基化工发展路子,而改变目前终端产品结构雷同被动局面的关键在于重大关键性技术和装备的科技攻关。阳煤集团自加速发展煤化工产业以来,一直高度重视重大煤化工技术及装备的科技研发,积极与国内外顶尖高校和研究机构开展产学研合作,在煤炭气化、催化、智能化发展上取得了一系列领跑全国煤化工业的重大突破。

  开创我国新型煤气化技术改造先河、世界首台采用水煤浆+水冷壁+辐射式蒸汽发生器的气化炉——晋华炉3.0就是由清华大学山西清洁能源研究院与阳煤丰喜、阳煤化工联合研发的创新成果。

  作为煤炭气化的核心设备,晋华炉3.0由于破解了高硫、高灰、高灰熔点“三高”煤气化难题,一座炉每年可节约煤炭成本3000多万元,而且打破了国外技术垄断,受到了国内外用户的广泛青睐。仅2017年一年,阳煤化机已签约落地了14台晋华炉3.0,实现产值3.4亿元,为阳煤集团带来近一个亿的利润。这一革命性装备已经成为山西推动创新发展的名片。

  晋华炉3.0是阳煤化工科技创新的缩影。冯志武用“两炉两材一醇”向本报记者总结了阳煤化工近两年的创新成果。“两炉”中除了晋华炉3.0,阳煤化工还与美国GTI、东华科技联手,利用美国航空航天技术,针对国内1500℃以上的高灰熔点煤,开发了R-GAS气化炉。据介绍,这一装备将为全国煤化工业解决高灰熔点煤大规模低成本气化问题提供有效解决方案。

  “两材”即尼龙66和特种PVC(CPVC)两种新材料。据介绍,这两种新材料的核心原料和生产技术长期以来被国外垄断,阳煤集团太原化工新材料有限公司和昔阳化工有限公司正在对其核心原料进行研发试验,工业化量产后将打破国外技术壁垒,大幅降低其销售价格,改变这两种新材料在全球的生产格局。

  “一醇”具体是指阳煤集团正与天津大学、惠生工程联合开发的甲醇制乙醇技术,其1000吨级中试装置已在寿阳化工完成设备安装,预计2018年投产进行该技术的工业化验证。

  “阳煤集团近年来坚持以国际化视野加快煤化工产业蓬勃发展,科技领域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成果,正逐渐走出一条差异化、高端化、规模化、国际化的煤化工发展之路。”翟红总结称。

  改革:核心竞争力

  十九大报告指出,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阳煤集团近年来在逐梦“国际龙头化工企业”的发展过程中,对标国内外同业先进水平,在深化国企改革、提升自身管理水平上进行了诸多探索。

  翟红回顾称,面对2012年以来急转直下的煤炭市场和举步维艰的经营形势,阳煤集团在化工系统逐步先行先试国企国资改革和资本管理模式,先行先试推行契约化管理模式,强化推进了以“五个一”为主要内容的管控模式改革。

  特别是契约化管理模式,以考核指挥棒最大限度地激活了国企国资改革中“人”的最大因素。各企业生产经营指标、工期节点等总体指标与职工工资总额挂钩,挂钩比例为上下30%。领导班子实行100%绩效薪酬考核,班子成员绩效薪酬除与企业总体指标挂钩外,还与党建工作、“13710”、技改、融资等重点工作完成情况挂钩。

  在“盘活存量、充分放权、控制增量、严格审批、自主经营、自负盈亏”和“非禁即入”的路子下,阳煤化工集团各子公司依靠市场化运作方式最大限度地激发了经营活力。丰喜集团在管好、开好存量系统的前提下,加大技改升级力度,着力发展下游新兴产品,全年三聚氰胺产量5.5万吨,增加效益1.2亿元以上;电石公司2017年的生产负荷为建厂以来最高,各项生产指标创投产以来最好水平,电石产量同比增幅153%,营业收入同比增幅156%;和顺化工由平原化工托管后,基础管理水平不断提升,生产装置持续稳定运行,2017年1至11月同比减亏16673万元……

  激活各企业主体活力的同时,阳煤集团发挥集中管理优势,最大限度减少煤炭、电力及主要原材料等采购成本,组织各企业统购统销,通过大体量、大份额来提高市场议价权。在销售策略上,各企业根据各自特点,制定科学的产品定价机制和管理模式,向先进的兄弟单位学习,将网上价格与区域价格结合,最大限度地公开透明,减少效益流失。在生产上,根据市场行情,有条件的企业及时调节各种产品产量,排产实现经济效益最大化。

  2017年10月份,阳煤化工先行先试的契约化管理模式已经在阳煤集团全面推开。“简而言之,就是完成任务有面子、有票子、有位子;完不成任务丢面子、丢票子、丢位子。”翟红旗帜鲜明地提出阳煤集团要做改革的“实干家”和“促进派”。

  翟红表示,未来阳煤集团将秉承“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的干事劲头,真干、实干加苦干,向着“国际龙头化工企业”的梦想继续前行。可以期待,当更多的“阳煤路径”出现,山西破题资源型地区转型或将从梦想照进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