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让投资者疯狂的“马化腾概念股”希玛眼科,能成为医药股的“清流”吗?

2018年01月16日10:33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继易鑫集团、阅文集团之后,港股再次迎来了一次狂欢,而这次依然和马化腾息息相关。背靠马化腾和腾讯这棵大树,希玛眼科成为11年来港股市值5000万美元及以上新股中最受散户欢迎的新股。然而,无论IPO多么辉煌灿烂,医药股快速成长的根本还是过硬的产品和可靠的医术。

  还未上市便受到各资本大佬追捧的希玛眼科,上市首日股价大涨逾75%,再次延续了“腾讯系”的IPO盛况。

  事实上,除了腾讯,还有来自新鸿基、兰桂坊等投资者的“保驾护航”。

  而这一切都离不开启创始人林顺潮,他不仅为希玛眼科贡献了每年近50%的营收,更是带领公司在创业仅5年之时便成功IPO。然而,过分倚重创始人无疑也成为未来希玛眼科发展的一大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在莎普爱思遭遇媒体及医药行业的阻击以后,眼科医院的迎来了“春天”。然而,希玛眼科这位“外来的医生”能避免传统医药股的各种弊病,成为一股清流吗?

  大受追捧

  1月15日是希玛眼科上市的第一天。这只医药股上市首日盘中涨幅一度达到101%,最终以5.11港元收盘,涨幅约为76.2%,总市值达到51.1亿港元。

  事实上,在招股阶段,希玛眼科就获得了市场的追捧。据希玛眼科公布的认购情况,其共得到12.58万份IPO有效申请,1手的中签率仅为8%,申请认购合计309.14亿股香港发售股份,相当于本次香港公开发售初步可供认购总数1970万股的1569.3倍。

  让希玛眼科如此火热的重要原因之一便是其“马化腾概念股”的身份。2017年12月,希玛眼科与三家基石投资者签订协议,其中的Advance Data Services Limited便是腾讯创始人马化腾全资拥有的投资控股公司。

  作为港股超级大明星,马化腾及腾讯的光环作用自是不言而喻。此前的“腾讯系”阅文集团及易鑫集团上市,在IPO期间便分别获得了624.95倍、559倍的超额认购。此次希玛眼科更是以逾千倍的超额认购超越以上两位“前辈”。

  除了来自腾讯的热捧之外,希玛眼科的其他投资者也是颇有来头。基石投资者中的另外另外两家公司分别为香港华丽有限公司、Gunther Group Limited。

  据悉,香港华丽有限公司由赵勇全资拥有,而赵勇是富华国际集团主席陈丽华之子,陈丽华的老公就是电视剧《西游记》中唐僧扮演者迟重瑞。Gunther Group Limited则属于邢李?,这位富豪不仅思捷环球的前任主席,更是著名演员林青霞的老公。三家基石投资者按发售价各认购总额为6240万港元的国际发售股份,投资总额为1.872亿港元。

(陈丽华与唐僧扮演者迟重瑞)

  此外,希玛眼科在B轮融资时就已获得两位香港本地大佬的青睐,分别为香港富豪郭家旗下的新鸿基地产以及兰桂坊教父盛智文的投资,共注资1.02亿港元。

  不过,来自大佬的背书对股价的刺激并不是永久性的。易鑫集团当前股价为6.61港元,已经跌穿了此前7.7港元的发行价,要知道除了腾讯之外,易鑫集团还获得了来自京东、百度、易车、顺丰等的战略投资。

  倚重创始人

  让投资者如此疯狂的希玛眼科自然是有超强的背景,而这一切的热捧都离不开希玛眼科的创始人林顺潮。

  这位现年58岁的创始人,是香港中文大学眼科及视觉科学系主任,被称为“眼科神医”,2008年成为香港地区全国人大代表;2013年,他为当时惨遭伯母挖去双眼的山西男童小彬彬植入义眼,使其重获光明,在内地获得一片赞誉。

  林顺潮于2012年在香港中环创立了第一家希玛眼科中心;2013年在深圳开了内地首家希玛眼科医院,成为深圳首家外商独资医院,开业当日甚至迎来了时任香港特首梁振英、深圳市长许勤的捧场。

  希玛眼科的业绩表现目前来看,也确实支撑得起各界“大佬”的支持。据其招股书披露,2014年-2016年三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56亿港元、1.99亿港元、2.49亿港元,2017年上半年为1.4亿港元。2014年-2016年净利润分别为2236.1万港元、3835.7万港元及4688.7万港元,过去三年内,净利润已经翻了一番;2017年上半年为2535.6万港元。

  同时,希玛眼科的毛利率也在这三年间也整体呈现出走高的趋势,分别实现37.7%、40.1%、38.2%,2017年上半年,其毛利率已达到44.6%。

  此外,希玛眼科也可谓行业龙头。按营收计,2016 年,其在香港私营眼科服务市场中排名第三,市场份额为 4.7%。虽然只排名第三,但2014-2016 年间,其业务的收益增长率最高,复合年增长率超过了29%。

  值得注意的是,创始人林顺潮平均每年都贡献了将近一半的营收。据其招股说明书显示,林顺潮带来的收益在希玛眼科的收益中占比可以说是“无人能够取代”了:2014年-2016年年底,林顺潮带来的收益在公司总收益中占比分别达到42.6%、44.6%、32.8%;而截至2017年3月31日,林顺潮带来的收益占比达到29.9%,上年同期收益占比更是高达33.6%。

  事实上,希玛眼科也将对创始人的过分倚重放在经营风险的首要位置:“我们依赖我们的主席兼执行董事林顺潮医生的领导及服务,倘我们未能挽留其继续服务,我们的业务与财务状况、经营业绩及业务前景或受到不利影响。”

  医药股“大坑”

  随着中国老龄化进程的加快,眼科疾病的患者人群也将不断扩大,眼科服务市场的规模也将越来越庞大。数据显示,2012年至2016年,香港私人眼科服务市场复合年增长率为5.4%;同期,内地的私营眼科服务市场复合年增长率为21.7%。

  在2017年底,一场由医学领域科普新媒体“丁香园”引发的关于白内障等眼疾的知识普及,在“揭底”莎普爱思的同时,无意间也给希玛眼科进入内地市场打下了基础。

  据悉,希玛眼科的主营业务便是白内障、眼角膜与眼表疾病、青光眼、玻璃体视网膜及黄斑疾病等眼科疾病的诊断与治疗服务以及针灸及中医辅助治疗眼疾。

  在希玛眼科快速增长的营收中,内地市场贡献的份额占其营收的三成左右。据其招股书显示,2014年-2016年间,内地市场贡献的营收占比分别为38.7%、38.5%与35.2%。

  除了香港之外,广东是其第二大阵地,现在只覆盖了深圳。按2016年的营收来算,希玛眼科位列深圳地区第一,四年间,深圳医院的门诊量从1万人次涨到10万;在全广东省,希玛眼科市场份额占到8.7%,排在眼科疾病治疗领域第二。

  同时,2014年-2016年的三年间,内地眼科服务的毛利率分别为52.0%、53.5%及50.4%,远高于同期香港市场的27.5%、31.5%及30.8%。

  事实上,未来希玛眼科的重点开发对象也放在了内地。据其招股书显示,希玛眼科本次将收到全球发售所得款项净额约5.21亿港元,用途主要包括:所得款项净额中约42.5%用于对选定内地城市3间运营中眼科医院的潜在收购;约40.4%用于在选定内地城市开设3间眼科医院;约4.2%用于在深圳开设两间卫星诊所;约8.5%用于升级医疗设备及强化在香港及内地的资讯科技系统;约4.4%用于营运资金及一般企业用途。2018年1月份,希玛眼科医院在内地的第二家医院将在北京开业。

  不过,就目前A股来说,问题丛生简直就是医药股的标配,从虚假宣传、产品问题、医疗事故等不一而足。

  除了2017年底莎普爱思被曝光的问题,爱尔眼科2012年曝出“封刀门”一事,除了引发市场对“激光矫正近视”手术安全性的质疑,也给爱尔眼科的业绩带来重创。当年上半年,爱尔眼科的准分子手术毛利率比上年下降14.58%,成为其各分行业中毛利率降幅最大的一项。江中药业盘龙药业千金药业等医药股都曾曝出过各种问题。

  希玛眼科也认识到声誉对其的重要性,在招股书中,希玛眼科表示,“我们的业务极其以来我们本身的声誉,倘我们未能建立、保持并提高声誉或媒体对我们任何负面宣传及指责,或会对我们的业务与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前景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而事实上,现在的希玛眼科也正面临着来自患者的诉讼。据悉,林顺潮及希玛眼科的一家全资附属公司牵涉香港高等法院审理的一宗民事诉讼,其中一位香港患者向林顺潮及医院索赔。同时,深圳亦有一名患者向医院索赔等情况。虽然所涉事项并不大,但这也显示了未来希玛眼科面临更多问题的可能。

  如何维护好自身的声誉,将医疗事故出现的可能性降到最低,而不为了获取利益而丢掉底线,成为各大医药股共同的难题。大佬背书,以及创始人耀眼的履历,无疑给希玛眼科的未来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但这并不能成为其未来的发展“打包票”,毕竟我们已经听了太多“动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