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三个月股价闪崩两次,哈佛“天才少年”玩不转了?

2018年02月24日22:02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作者丨叶露

来源丨野马财经

14岁上大学,24岁成为哈佛大学历史上最年轻的设计学博士,夏建统的履历从小就带着光环;在资本市场上,夏建统也开了个好头,两年时间便拿下莲花健康(600186.SH)、睿康股份(002692.SZ)两家上市公司控制权,同时担任了天夏智慧(000662.SZ)的董事长,“睿康系”这颗新星冉冉升起。

可造系容易维系难,“睿康系”的这三家上市公司均面临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莲花健康定增两年未果,营业利润连续10年为负,在保壳边缘徘徊;做电缆的睿康股份跨界好莱坞失败后,又试图搭上印度尼西亚的清洁能源项目,转型之路不好走;而虽不被夏建统控制,却是与其渊源最深的天夏智慧,目前正在与平仓危机做斗争。

新年刚过,A股开市,几家欢喜几家愁,抄底乐视的松了一口气,收获两个涨停,在刀口舔血的请继续你们的表演;

另一边,曾经的日化第一股索芙特(对,就是那个卖瘦身肥皂的)即如今的天夏智慧(000662.SZ),1月31日跌停便陷入平仓危机,年前一直处于停牌状态,2月22日,天夏智慧公告称已消除平仓风险并复牌,但仍吃了一个跌停,报收12.06元/股。

股价的事儿还得从闪崩说起。

  游资巨量“出货”,股价闪崩

时间回到2018 年1月31日,按照夏建统的话来说“这是创业以来最觉艰难的日子”,在无明显利空的情况下,旗下的睿康股份天夏智慧莲花健康闪崩均跌停。

从原因来看,三家公司此前并未有新的公告,最近的还是莲花健康在1月27日发布的业绩预亏公告,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分别致电三家公司,仅天下智慧回复称“公司层面并未出现重大事项”。

而盘后的数据显示,或为江浙游资抛盘所致。例如莲花健康,卖方前五席位均为江浙地区券商营业部,其中银河证券绍兴柯桥鉴湖路卖出1440.58万元位居卖一席位,成交量约占全天成交总额的25%。

与此同时,1月31日当晚,天夏智慧公告称控股股东质押股票因触及平仓线而停牌,睿康股份则在做了一次解质押并重新质押的动作之后,以“重大资产重组”为由同样进入了停牌状态。

更令夏建统糟心的是,天夏智慧虽然在2月22日称已经消除平仓风险但复牌后的大跌微涨再次拉低了股价,23日收于12.25元/股,且仍在东方财富choice估算的最低平仓价格13.04元/股之下。

数据来自公告以及东方财富Choice

对于这一状况,天夏智慧证券事务代表向野马财经强调,“股东方已经解决了平仓危机,至于下一步的做法,还需求证控股股东”。

一只股闪崩一次都让散户心疼不已,三只股一起来,真的有点伤。更加重要的是,早在2017年11月20日,上述三只股在上午10点左右也已经齐崩了一次,当时恰逢掌门人夏建统不在国内,一时间传言四起,在英国拓展智慧城市业务的夏建统通过微博发声,称“股价闪崩可能由于某资管计划爆仓”。但次日,三股仍然大幅低开。

  “睿康系”的内部困局

3个月连着两次闪崩,股吧股民们逐渐失去了耐心,发问“到底出了什么事”,甚至出现“游资的出现就是为了给夏警醒”的论调。而野马财经注意到,资管计划爆仓,游资抛盘这些外部因素背后,与“睿康系”三家公司并不算良好的经营状况不无关系。

先来看看莲花健康,历年的财报数据显示,从2007年以来,莲花健康的营业利润一直为负,据统计,近十年来,公司的总亏损超过20亿,可以说夏建统接了一个烂摊子。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年的利润表显示出了一个很奇怪的规律,亏的时候亏好几亿,盈利时却仅千万,并且扣非净利润连续14年为负,中级会计师谢琴告诉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这是明显的保壳手段。上交所同样在问询函中追问了其是否通过利润操纵保壳。

点击查看大图

面对数年来如此窘境,夏建统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已经把莲花主营业务扭亏了,只不过受累于历史包袱、资产减值、债务计提这些影响,财务报表不好看。”

除了财务上的“不好看”之外,莲花健康的战略转型也并不顺利。剥离资产,夏建统在最初入局时便为其想好了未来的发展方向:智慧农业然而,夏建统赖以希望的定增却迟迟未见回响,自15年9月便开始筹划,中间数易其稿,仍未通过。钱筹不到,智慧农业自然一直停留在纸上。

再来看看睿康股份,野马财经发现,其转型之路也颇为不顺。一边置出原先的电缆业务,一边投资设立江苏远路文化、浙江远辉影视两家影视文化公司,并在2017年2月欲以9716万美元收购曾制作《敢死队》系列的美国影视公司A&T51.013%的股权,但都失败了。

想多元化发展,涉足影视业,却没能跑起来,原先的电缆业务受到行业因素的影响业绩逐渐下滑,与2016年相比,2017年三季度的净利润直接腰斩,可谓进退两难。

最后再来瞄一眼夏建统担任董事长的天夏智慧,从业绩表现来看,主营业务发挥不算稳定,时不时的需要出售资产以及政府补助等渡过难关。

回顾夏建统的资本运作之路,最开始将自己账面价值只有2.6亿、总资产5.9亿的公司以41.2亿的价格卖与上市公司索芙特,这位哈佛的高材生倒也牛了一次。

然而,从目前其他两家的发展态势来看,情况却不容乐观。入主莲花健康4亿元的成本,如今对应股权的市值已经缩水至2.7亿元,睿康股份对应市值缩水同样超15%。

更有意思的是,2016年5月,夏建统还曾花了5.7亿买了英超降级球队“阿斯顿维拉”俱乐部,风头甚至超过购买马德里20%股份的王健林。但其眼下面临的棘手事,也并不比老王轻松。

夏建统是否能按照既定设想带领“睿康系”走出困局呢?您怎么看,评论区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