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证监会三擒牛散唐汉博:利用沪港通机制操纵股价

2016年11月29日07:28 来源:时代周报

  时代周报记者 刘丁 发自广州

  “他们以为到了香港就能躲避稽查,实际上不可能逃掉。”证监会稽查部门知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11月18日,证监会披露了首例利用沪港通机制操纵股价的案子。证监会表示,经调查发现,“唐某博”等人涉嫌操纵沪股通标的股票小商品城”,非法获利4000余万元。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此处被证监会通报的唐某博,即为此前曾遭证监会两度处罚的“牛散”唐汉博。

  唐汉博在2006年牛市中崛起,2012年,在北京某酒店坐镇,操纵华资实业(17.110, 0.96, 5.94%)名震证监会,不久之后,又操纵银基发展,获利丰厚。而今,其又横跨内地和香港,利用沪港通机制,跨境操纵股价。

  每一笔交易都掀起股市波澜,每一笔都战果丰厚,唐汉博的操盘手法究竟是怎样的?是如何收割散户和“韭菜”的?

  虚假申报,操纵股价

  2012年2月27日下午2点前后,还有一个小时就收盘,华资实业的股价平淡无奇。突然,从13:50开始,华资实业的成交量迅速放大,在华资实业当天的分时走势图上,代表成交量的细柱平地拔起,意味着有大笔的资金在持续买入。但这个阶段,股价并没有特别大的波动,还是围绕着全天平均的5.94元上下波动,但是,在14:53:48及随后不到一分钟之内,报价档位上,突然出现了四笔巨额买单,申报买入的数量惊人,分别达到了当时买一档委托单的178、34、6、66倍,股价随之快速跳高,从5.94元跳升到6.1元的高点,随后略微回撤,收盘涨幅2.8%。

  更大的刺激在后面,2012年2月28日上午11点前后,华资实业的股价再次强劲攀升。于14:30前后涨停,在涨停价格上,出现了一笔381万股的申报买入,使得股票死死地封在涨停板上,那一刻的股价为6.62元。

  股价的急剧变动,如同给沉闷的市场打入一针兴奋剂,没有人的情绪能不被这种上涨所感染。这恰是唐汉博的“法力”。

  当时,坐在北京某酒店房间中的唐汉博,正计算着下一步的行动。

  唐汉博2月26日入住酒店,2月27日下午,散户们看到华资实业的成交量放大,但是股价没有上涨的阶段,恰是唐汉博的建仓期,他花费了5000多万元的资金,买入了845万股。随后,进入拉升的阶段,唐汉博用大额买单在收盘前拉升股价,之后在2月28日,不断买入,最终用381万股的申报把股票封在涨停,拉升阶段总共消耗了近1亿元的资金,合计净买入1600万股左右。

  唐汉博的操作,起到了四两拨千斤的作用。在2月27日之前,华资实业的日均成交量在两三千万元,但在2月27日和28日,成交量却暴涨至2.4亿元和2.75亿元。在华资实业的日线成交量图上,巨大的红色柱子极其明显地展示出资金量的巨大变化。除了能吸引到众多散户的关注,还能吸引到量化投资基金。市场上有许多私募基金,会每天筛选成交量放大两倍以上的股票,作为买入的依据之一。

  仅从成交量上来看,唐汉博已成功达到目的。两天时间,他仅耗费1.5亿元的资本,却造出了超过5亿元的总成交量。为了造出更大的成交量,唐汉博也采取了自买自卖的对倒策略。2月28日当天,唐汉博卖出的股票中,有76%是卖给了自己的其他账户。

  2月29日到3月2日,股价依旧惯性维持在6.16元之上,唐汉博迅速把手里的2300多万股股票抛售一空,这一单获利650万元左右,如果以1.5亿元的本金计算,这一票用了一周时间,盈利率为4.3%。

  如果说,华资实业一战,能够看出唐汉博的生猛,通过资金优势生拉硬拽,在银基发展(现改名为“ST烯碳”,000511)的交易中,则能看出唐汉博的微操。2012年8月1日到9月10日,银基发展股价从3.4元上涨到4元左右,涨幅18%左右。实际上,这也是唐汉博在背后反复操纵的结果。

  8月1-2日,唐汉博悄悄买入银基发展,并没有使得股票价格和成交量显现出异常。8月3日,13:15前后,又是盘中突然出现大量高价的买入申报单,最高的一个申报价格比当时市价高出23个档位,故意以高价成交,以拉升价格。同时,在报价栏上,成交价之下,出现了4笔共计80万股的申报买入,形成排队的抢购态势,即时行情中不断闪现着一条条买入订单。股价应声上涨,从3.49元直线拉升到3.73元左右,涨幅5.67%。

  8月6日,唐汉博开始卖出获利,在这个过程中,为了稳定股价,唐汉博以第一档和第二档价格申报买入69万股,在远低于市场成交价的位置,申报买入1884万股,给市场造成有大资金托市的假象,但唐汉博每次都及时撤单,实际成交仅有24.5万股。

  在9月10日之前的时间里,唐汉博如此反复,总共进行了四次类似的操纵,并最终全部抛售,获利252.89万元。

  唐汉博恰是用这种反复交易、频繁撤单、虚假申报的办法,影响其他市场参与者的判断,从而割韭菜赚钱。

  坐镇香港,躲避监管

  出生于1973年12月的唐汉博,曾在联合证券、宝盈基金、深圳国城投资任职,从业经验丰富。

  “他原来在联合证券的资产管理部,记得就是个普通的投资经理,2006-2007年牛市中,用融资杠杆等办法赚了不少钱,后来去投资拍电影。”深圳某接近唐汉博的基金经理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

  2006年3月8日,唐汉博曾在媒体发表一篇名为“宁可错过,不要做错”的文章。在文章中,唐从宏观经济分析到上市公司基本面,从市场策略讨论到投资理念,可以看得出,其具备扎实的研究功底,也是接受过大型基金机构的良好培训和熏染。然而,对比唐汉博后来走上的屡次被证监会作出行政处罚的艰涩道路,这篇文章的标题却有几分反讽的意味。

  在交易之外,唐汉博的团队组织体系也日益严谨,不断升级。据《中国证券报》报道,唐汉博的核心团队主要成员包括:其胞弟唐园子,其表叔袁海林,另据其他媒体报道,还包括其校友胡捷。

  根据证监会公布的资料,唐园子1978年1月出生,住址在南京市秦淮区九龙盛世园4号,袁海林则是1974年2月出生,住址为深圳市盐田区,胡捷则是1974年7月出生,住址为南京市江宁区。

  唐汉博每次在股市中狙击,会刻意选择在酒店中,利用公共网络进行行动,以图避开监管者的追踪。彼时,唐汉博的资金是通过多个个人账户进入市场,形成一个账户组。

  唐汉博在操纵华资实业时,用的是9个自然人账户,在操纵银基发展时,利用12个自然人账户。

  此后,唐汉博的组织和运营开始升级,团队核心成员分散到国内各地进行交易,更多地由团队核心成员出面交易,之所以如此选择,就是为了规避证监会的稽查人员的视线,用没有亲戚关联的人的账户,分布在各地,相当于把大笔资金化整为零,伪装成散户自然交易行为。

  以唐园子操作海鸥卫浴(12.150, -0.08, -0.65%)股票为例,其使用9个自然人账户,2010年4月,由唐园子银行账户转账至蒙某英账户3100万元,转入杜某账户4200万元等,此后,唐园子开始利用这些账户进入市场交易。

  而在利用沪港通操纵小商品城的案件中,唐汉博已坐镇香港,利用海外账户回到A股进行交易。之所以选择到香港,是因为证监会在日常监管中是从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调取数据,而香港证券交易所的数据系统是独立于体系之外的,因此在香港交易,能更大程度上避开证监会的目光。

  “一方面是以产品和基金的形式在操作,另一方面香港融资更容易,且费率低。”某知名投资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同时,唐汉博团队也已经成为私募基金的股东,运营更加专业化。在内地,唐汉博以及团队核心成员也已成为深圳博腾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股东,但博腾资本负责人潘先生对时代周报记者说:“股东的个人行为与公司无关,公司目前并没有收到证监会处罚通知。”目前受证监会通报消息影响,深圳博腾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正面临大批客户的赎回。

  但唐汉博依然没能逃过证监会的稽查。“我们向港交所要数据非常容易。”前述证监会知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所有的交易数据都会汇集到上交所和深交所,通过大数据平台发现线索,证监会稽查局就是根据这些线索跟进调查。

  2014年10月17日,中国证监会与香港证监会签署了《沪港通项目下中国证监会与香港证监会加强监管执法合作备忘录》,就包括线索和案件调查信息通报、协助调查和联合调查、文书送达、协助执行、投资者权益损害赔偿、执法信息发布、人员培训交流等合作机制。

  最新消息是,2016年11月25日,香港证监会主席唐家成表示,深港通开通后将扩大跨境监管合作。

  监管将趋严

  为什么像唐汉博一类有才华且赚取了大量财富的人,还要反复去挑战监管的红线,让自己走上被惩罚、被打击的道路呢?

  “他们已经形成路径依赖了,只会用这个办法赚钱,心存侥幸。”上述证监会知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牛散单纯买股票没事,顶多约谈,但是如果用量价造势、对倒等手段欺骗投资者,就会严打。关键看有没有欺骗。”

  该证监会知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操纵股价并不是赚钱的好路子,被罚一次就倾家荡产了。”唐汉博此前所遭受的行政处罚,都是没收违法所得,并且处以五倍的罚款。银基发展一案,唐汉博被没收违法所得253万元,并处以1264万元的罚款,华资实业一案,则是没收违法所得650万元,并处以3247万元的罚款。

  而证监会最新披露的“唐某博”利用沪港通操纵小商品城的案件,获利4000万元,此外,2014年12月至2015年4月期间,操纵其他5只内地股票,非法获利近2.5亿元。如果按照此前的处罚标准,这意味着有超过数亿元的罚款在等待着“唐某博”。

  在证监会公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中,基本可以分为三类,内幕交易、上市公司不规范、操纵市场,其中操纵市场类的处罚决定最多,有大量与唐汉博行为类似的名字被挂在证监会的网站上。

  2015年证监会系统受理违法违规线索723件,新增立案345件,同比增68%,对767个机构和个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或行政处罚事先告知,同比增100%,罚没款金额54亿余元,超过此前十年罚没款的1.5倍。其中,向公安机关移送案件55件。

  “之所以没有把唐汉博类似的操纵市场案移交公安机关,主要原因是现在的证券法标准,是按照此前坐庄的标准来界定操纵市场,而按照坐庄的标准则意味着持股比例很高,这对于唐汉博类的案件并不合适。”上述证监会知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但是,证券法修改之后的标准会降低,未来将会有更多的操纵市场的案件移交公安机关。”

  每日最新股市操作指南和涨停板预测都会在我的微信公众号:证眼看盘里公布,扫描下方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公众号:agu819 ),你会得到不一样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