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祸不单行!国投瑞银一季度规模缩水行业第一 两只产品相继走向清盘

2018年05月19日23:21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图片提供: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洪小棠 5月16日,国投瑞银全球债券精选基金发布公告称,份额持有人大会于5月15日表决通过了终止该基金的基金合同有关事项的议案。截至4月13日,该基金规模仅剩3946万份。这只2016年4月成立的QDII,在运行两年之后,行将走向清盘。

  而此前不久的5月9日,国投瑞银新价值基金发布了清算报告。这只基金巅峰时规模曾达到百亿元以上,截至今年3月15日,规模仅剩521万份,成立三年后以清盘收场。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国投瑞银基金管理规模为604.28亿元,较去年年底缩水391.29亿元,降幅达39.31%,缩水比例占总规模近4成,是全部在123家基金公司中规模缩水最多的基金公司,总规模下滑至43位。

  记者根据Wind统计显示,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国投瑞银近1年来有7只主动权益类产品出现业绩亏损,其中,国投瑞银国家安全、国投瑞盛、国投瑞银新丝路、国投瑞银优选均亏逾5%,收益率分别为-16.98%、-13.88%、-7.99%、-6.49%。

  作为“混血”基金公司,国投瑞银是中国第一家外方持股比例达到最高上限(49%)的合资基金管理公司,其股东为瑞士银行集团及国投信托有限公司(国家开发投资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该公司曾因外方股东的加入使得市场对其投研实力等方面充满了期待。然而目前来看,这家公司似乎正在面临“成长的烦恼”。

  百亿基金走向清盘

  5月9日,国投瑞银新价值基金发布清算报告。该基金规模巅峰时规模曾达到134亿元,如今却清盘告终。

  资料显示,2015年4月22日国投瑞银新价值成立,而近3年后的2018年2月12日至3月14日,该基金召开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对基金合同终止议案进行了表决并通过。3月16日基金就进入了清算程序。

  从一季报中可以看出,截至基金清算前的3月15日,该基金曾出现过连续二十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的情形,至3月15日规模仍低于5000万元,成为该基金清盘的重要原因。

  彼时,造就百亿规模的国投瑞银新价值或许跟打新基金当时受热捧有关。公开资料显示,该基金正是以“打新”策略作为主打策略,即基金将大部分仓位配置低风险债券资产,且以打新股增强收益策略为主要策略。

  然而,随后的新股发行制度、机构参与新股发行等政策的变化以及A股市场风格的变化,打新基金的收益率逐步降低。

  华宝证券此前数据显示,打新基金收益逐渐降低,2016年全年打新基金收益中枢仅为2.89%。2017年打新市场的情况继续延续,2017年上半年,部分打新基金获得了良好的收益,排名在前30%的打新基金平均收益为5.75%。但根据华宝证券分析,打新基金收益来源主要为底仓配置。也就是说,打新基金收益率逐步下滑的同时,对于基金经理选股做底仓配置能力的考验越来越大。

  国投瑞银新价值曾经百亿规模,到了2016年末规模不足7亿元,而一年后的2017年末再降至1500万元。

  对于清算原因,该基金披露为“市场环境变化及基金运作情况,为更好地保护基金份额持有人的利益”。

  而对于近年业绩表现良好的QDII,国投瑞银全球债券精选基金却在5月16日发布公告称,份额持有人大会通过了终止基金合同的议案。在运行两年之后,这只迷你QDII也将走向清盘之路。

  国投瑞盛重仓股亏损

  从业绩表现上,国投瑞银旗下部分主动权益类产品表现不佳。

  记者注意到,国投瑞盛去年11月25日由定增基金转型为上市开放式基金(LOF),12月1日开放申赎业务。截至2018年3月31日,国投瑞盛收益率为-13.88%,基金份额净值仅为0.825元。

  根据Wind数据显示,国投瑞盛基金前十大重仓股分别为:东方网力康力电梯火炬电子海利得富煌钢构新华保险捷顺科技软控股份铁汉生态华贸物流,而今年以来,截至5月17日,上述10只个股无一例外均呈现下跌状态,跌幅最高达34.96%,分别为:2.06%、5.73%、5.73% 、4.72% 、17.86% 、34.96% 、6.34%、8.87%、20.49%和10.62%。

  该基金的基金经理在一季报中这样描述,一季度市场出现了较大的波动,去年领涨的大盘蓝筹和成长股出现了明显的跷跷板效应,沪深300上涨-3.28%,创业板指上涨8.43%。在表外去杠杆和去影子银行的背景下,委托贷款和信托贷款出现明显的萎缩,社融出现明显的下滑,总需求的下滑带来市场对于未来经济的担忧。本报告期,基金适当减少了对非银配置,增加了对医药、传媒配置。

  然而记者在该基金一季度十大重仓股中并未发现医药、传媒板块个股。

  对此,一位接近国投瑞银基金相关人士表示,瑞盛这只基金是定增基金,2017年11月25日转型为上市开放性(LOF)基金,受到2017年5月《减持新规》的影响,部分流通股受限,定增市场情绪也比较悲观,这是行业的影响。同时瑞盛的持仓中2017年多以中小成长股为主,受到2017年再融资和白酒家电大市值行情的影响业务表现较差,因而净值有下跌。

  资料显示,2016年12月29日至今,国投瑞盛一直由杨冬冬与吴潇二人管理,杨冬冬2008年4月加入国投瑞银基金管理公司研究部,目前为国投瑞银基金投资部副总监,也是投资决策委员会成员,2014年6月起任职基金经理,累计时间近4年。

  Wind资讯数据显示,杨冬冬任基金经理执掌的国投瑞银瑞盈在2017年是该公司表现最好的主动权益类基金,但其管理的另外3只主动权益类产品表现差强人意,在同类产品排行中接近垫底。

  此外,国投瑞银的基金经理中“一拖多”现象普遍存在,如基金经理颜文浩同时管理着15只基金,此外,还有5名基金经理至少同时管理10只以上基金。

  在一位业内人士看来,“一托多”现象虽然在业内时有发生,但仍然是公募机构投研能力不足的表现。

  “单人管理虽然没有天花板,但按规定平均每名管理最多5只,如果一个人管理太多产品,显然说明基金经理不够。”深圳一家大型公募机构基金经理坦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