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停产3个月后重开工 丰隆亚洲将继续注资重整新飞电器

2018年02月08日17:07 来源:e公司

  不是康佳,更不是格力、万宝,虽然此前网传新飞电器重整获得上述多家企业抛出橄榄枝,但停产3个月后宣布重新开工的新飞电器,重整投资人依然是公司大股东新加坡丰隆亚洲有限公司(下称“丰隆亚洲”)

  新飞电器重新开工

  2018年2月8日,位于河南省新乡市高新技术开发区的新飞冰箱制造基地内,似乎恢复了往日热闹繁忙的景象。这家在三个月前刚刚宣布停产的老牌冰箱企业,又要开工了。

  当日,新乡市政府、法院、新飞公司管理人和重整投资人系数到场,举行了一个简短的开工仪式,借此对外正式宣布,经历三个月的重整之后,新飞重整投资人确定为丰隆亚洲。

  在开工仪式上,新乡市副市长周世杰表示,新飞电器重整关系重大,不仅是新飞人的事,也是新乡市人民一件大事。新乡市政府始终高度重视和关心新飞电器重整的方方面面,在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原则的基础上,统筹协调,尽最大努力协助资方整合新投资人管理、资金等方面的优势,充分发挥新飞公司在品牌、产品线、市场的资源优势,助力新投资人实现战略性发展,释放新飞电器的重整价值,实现新飞电器再次腾飞。

  作为重整投资人代表,新飞电器代总经理郭站也表示,资方将本着对新飞的未来发展、对新乡人民群众和对新飞的职工和债权人负责的态度,持续注资,力挽狂澜。全面实施更切合企业现状,更能促进企业更快发展的各种现代化管理体制,依法保护债权人、职工、股东等相关方的合法权益,努力协同各方资源,加快新飞的可持续发展,共同缔造新新飞。

  2017年11月份宣布重整后,市场曾传言称,万宝、格力、奥马、康佳等国内知名家电企业都曾与新飞有过接触,康佳更在新飞宣布停产重整后第一时间主动抛出橄榄枝。不过对于上述说法,深康佳A董秘多次在回复媒体采访时表示不知情。

  据悉,新乡市政府对于新飞电器的重整专门成立了领导小组,在重整投资人招募评审会召开第二次会议中,决议确定丰隆亚洲有限公司为新飞公司正式重整投资人。在过去的三个月里,新飞的销售渠道依然得到保持。在新乡中院和新飞电器管理人的监督下,新飞电器正式重整投资人将于近期逐步全面恢复生产经营,公司的销售、供应、售后等体系也陆续恢复正常运营。

  重整人仍是大股东

  熟悉新飞电器的人对于丰隆亚洲并不陌生。

  公开资料显示,丰隆亚洲隶属于新加坡丰隆集团,该集团创立于1963年,是新加坡最大的房地产和酒店业投资发展商和标竿企业,也是世界跨国性的集房地产、银行与金融服务、酒店等综合类的企业集团,集团股票已在美国、英国和新加坡等多国上市。

  1994年,河南新飞电器(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飞集团”)与新加坡丰隆电器私人有限公司、新加坡豫新电器有限公司合资组建了新飞电器,其中新飞集团持股49%,丰隆电器持股45%,豫新电器持股6%。此后,丰隆电器相继接纳了豫新电器、河南新乡市政府在新飞电器中的持股,2005年起已拥有了新飞电器90%的绝对控股权,至今持股比例未变,仍为公司大股东。

  曾经常年跻身国内冰箱行业前三甲之列,销量远超海尔的新飞电器,近年来生产经营情况持续恶化,产品在大型家电卖场中已难觅踪影。

  早在2012年,新飞电器就爆出过千余工人罢工求涨薪的消息。次年5月,新飞电器部分生产线开始停产,公司部分员工也被辞退。直至2017年11月,新飞系旗下河南新飞制冷器具有限公司、新飞电器以及河南新飞家电有限公司共同发布重整说明称,由于面临市场竞争和下滑,在过去几年出现持续亏损,迫于资金链压力,惟有停止生产活动。

  新飞的停产史与业绩亏损趋势不谋而合。据媒体统计,新飞电器亏损始于2011年。2011年至2016年的亏损金额分别是5166万新币、1.17亿新币、3763万新币、6064万新币、1.1亿新币、1.3亿新币,六年时间亏损总计5.07亿新币。

  在曝出全面停产消息后,新飞这家老牌名企受到舆论广泛关注,对于其的兴衰变迁史也说法不一。有市场声音认为,新飞老当家人刘炳银在辉煌时期错过了上市和多元化时机,是导致企业最终无法跟上时代发展的主因,也有声音把矛头指向外资投资人丰隆亚洲,认为其在入主后经营不善,才导致了新飞的没落。

  老友金龙已出走重庆

  新飞衰落因素是多方面的,步入资本寒冬的老牌名企也不止新飞一家。

  早年新飞在全国声名鹊起之时,新乡市政府建立了金龙铜管的前身——新乡无氧铜材总厂,与新飞形成配套制冷铜管产业链。到2015年,金龙铜管已经成为格力、美的、LG、三星等国内外知名制造企业的核心供应商,其铜管的国内市场占有率达到50%,北美市场占有率超过40%。

  然而这样一家行业霸主公司,依然被资金链压垮了腰。

  金龙铜管相关负责人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曾称,公司在赢得国内外市场地位的同时,忽视了长期资本供给的问题,资金风险一直如影随形。金龙集团主要靠向银行借贷为主,而且其中大部分是中短期融资,而无论是扩大铜管制造产能还是投资新能源新材料,都需要长期资金的支持。短贷长投,金龙集团越来越力不从心。2008年全球危机爆发,金龙集团内部的资金风险点暴露出来。为了支持得不到贷款的新能源新材料板块,金龙铜管的资金也被抽掉,紧张时连正常生产都受到影响。

  为解决资金问题,金隆铜管一直在谋求通过资本市场进行融资。

  2012年金龙集团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在证监会网站预披露,计划发行不超1.4亿股,于上交所上市,却最终无功而返。2015年海亮股份披露了与金龙集团的重组预案,拟向交易对象发行2亿股并支付现金10亿元购买金龙股份100%的股权,作价32.5亿元。但最终这起国内最大铜管业并购案也在筹划近一年后戛然而止。就在2017年4月,金龙集团还在河南省政府撮合下,与平煤神马集团签订合作协议,不过此事最后也无疾而终。

  最终,在“老友”新飞电器宣布停产后一个月,金隆铜管也于2017年12月与重庆万州区政府正式签下重组合作协议,万州经开公司将持有金龙集团总股份比例将达90%以上,金龙集团注册地也由新乡市变更为万州经开区,所有职能部门与铜管技术研发三大核心也均将搬迁至此。

  就在此番复工后,新飞不得不面临“铁打”铜管供应商金龙已出走重庆的局面。已参与治理新飞长达23年的丰隆亚洲又将如何在逆境中挽救这家老牌名企,我们仍需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