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子公司污染顽疾难治 诺普信业绩隐忧

2015年11月03日09:05 来源:中国经营报

  着力打造生态文明示范市的常州市近期被实名举报市区一块数百亩的地块藏有大量化工危废。据举报人胥建伟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该地块为诺普信(002215.SZ)持股35%的子公司江苏常隆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隆化工”)原厂址。胥建伟表示,自己在常隆化工任职超

过30年,于2013年退休。常隆化工搬迁前将大量化工危废埋入地下。

  记者随举报人实地调查发现,该地块四周已砌起近三米高的围墙,围墙内有工程机械在施工,唯一的入口由保安负责把守,一般人不得进入,负责看守的保安对记者表示“里面有毒,正在处理,一般人不能进去”。该保安人员随后对记者进一步表示,目前里面的机械正在挖毒土,挖出的毒土由船运到溧阳焚烧,但更多的毒土还没有挖。

  随后,记者辗转进入厂区发现有一块堆积较长时间的土堆散发着浓烈的农药味,上面被绿色薄膜覆盖,未覆盖部分已长满杂草。目前该土堆部分已被挖开,底部土质为红褐色。

  子公司原厂址埋有大量危废

  据常隆化工官网介绍,常隆化工于2000年在原国有常州农药厂和常州有机化工厂的基础上改制组建而成,2013年7月实施资产优化重组,成为诺普信的子公司之一。常隆化工现有员工1300多人,其于2010年全面完成整体搬迁,建有两个现代化厂区,其中位于常州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滨江化工园区的部分专业生产精细化工、中间体等系列产品;位于中国精细化工(泰兴)开发园区的控股公司江苏常隆农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隆农化”),专业生产农药原药和光气化系列产品。公司主要生产杀虫剂、除草剂、杀菌剂、植物生长调节剂等系列50多个原药和70多个制剂产品。目前常隆农化的股东分别为诺普信和常隆化工,持股比例分别为35%和65%。

  据胥建伟透露,埋有危废物的地块为江苏常隆化工原厂址,常隆化工于2008年前后开始搬迁至新厂区,在搬迁前夕,常隆化工在离河50~100米的地方挖了一个深度为五六米的大坑,大坑的长、宽均超过50米,当时整个工程前后持续了数十天时间,其间有多辆工程车将厂区内堆积的化工危废埋入大坑中,埋完危废后,常隆化工将挖坑取出的土覆盖表面。

  记者悄悄进入厂区,厂区中间弥漫着刺鼻的农药味,部分土地有被机械挖掘的痕迹。从门卫室进去右转便是胥建伟所称的危废填埋地块,该地块距离河边50~100米,河与该地块之间是约50米的绿化带,该地块呈长方形,宽度超过50米,长度更是超过百米,目前该地块高出厂区地段周围区域4~5米,上面长满了芦苇。

  顺着该地块继续往右走便发现一块大土堆,该土堆被盖上了一层绿色的塑料膜,但塑料膜并未完全将土堆覆盖,未覆盖的地方已长满杂草,以此推断该土堆存在时间至少一年,土堆旁边停着一台挖掘机,该土堆部分已被挖开,土堆底部呈红褐色,走近便闻到更加浓烈的农药味。从现场看,由于雨水冲刷,土堆底部旁边的部分土质也呈红褐色,翻开便闻到刺鼻的气味。值得注意的是,该土堆紧邻河边。与该处不远的地方便是常州天合国际学校,2014年年底扬子晚报曾报道该地块进行土壤修复时异味飘散,并导致该学校部分学生身体不适。

  记者与举报人一起就上述问题到常州市新北区环保局采访,常州新北环保监察大队吴姓大队长(下用吴某代替)却用常州本地话告诉举报人“不要没事找事”,对于记者采访的问题,吴某表示要走信访程序,会在规定的时间内给记者答复,但具体时间吴某却拒绝告知。记者就此事试图采访诺普信,但对方公开的电话和传真均无人接听,记者将采访提纲发至诺普信董事会秘书王时豪公开的邮箱,但截至截稿时并未得到回复。

  污染顽疾

  常隆化工在2010年全面完成整体搬迁后,分成了两个现代化厂区,其中常隆农化近年来因污染仍屡遭诟病。

  胥建伟退休前在常隆农化担任生产调度一职。胥建伟告诉记者,其经常被领导喊去偷排废水,一般三天排一次,每次排污约40分钟,排污量高达两三千吨。偷排过程一般是这样的:先从环保高盐水池和综合池排至应接池,应接池上两台泵通过暗管将危废物打至厂边上团结河的闸口前(排污管道口在水面以下,河床以上),基本从天黑打至天亮,再后来,综合池上两台泵通过管道、消防栓进入暗管将危废物打至团结河闸口,污水打至闸口后通过潮汐落差偷排,涨潮时打开闸口把江水放进团结河,到一定水位时关闭闸口,偷排也在此时进行,落潮时将闸口打开,污水随江水一起排入江中。

  记者随胥建伟到现场看到,团结河闸口离江边数百米距离,由于排污口在水面以下,无法确认胥建伟上述说法是否属实,但记者随后从胥建伟与闸口负责人的聊天中听到该负责人说:“现在环保管得严了,从去年开始就没排了”。

  胥建伟随后向环保人员举报了常隆农化的偷排问题,环保人员现场勘查后表示,胥建伟反映的偷排管道在接到群众举报后已被水泥封死,但环保人员并未否认胥建伟反映的偷排事实。上述环保人员对记者表示,常隆农化的污染一直是环保部门头疼的问题。

  据胥建伟介绍,他在厂任职时,常隆农化每天产生的废水高达两三千吨,绝大部分通过上述方式排放,以此计算,在管道封堵前,常隆农化每年偷排的污水高达数十万吨。

  常隆农化的污染并没有随着排放管道的封堵而停止,记者从园区环保人员处了解到,常隆农化的乙草胺生产线近期因为污染问题被园区环保局叫停,焚烧炉也被多次要求整改。此外,记者从接近常隆农化的人士处了解到,由于环保趋严和高昂的处理成本,目前常隆农化的化工废渣均堆积在厂区内,未来这些化工废渣如何处理更为令人关注。

  除了常隆农化,常隆化工同样存在污染情况。常州市环保局公布的2015年上半年十大环保典型案例中,常隆化工赫然在列。常州市新北区环保局于2014年11月7日委托泰州市环境监测中心站对常隆化工焚烧炉废气处理设施排气筒中二噁英类物质浓度进行了监测,结果分别超过《危险废物焚烧污染控制标准》(GB18484—2001)表三中限值7.8倍、7倍和5.4倍。新北区环保局于2015年4月9日将常隆化工废气排放中二噁英类物质浓度超标涉嫌环境污染犯罪的情况移交新北区公安分局,新北区公安分局已受理此案。

  祸及上市公司

  诺普信于2010年底以自有资金人民币1.1亿元受让常隆化工持有的常隆农化35%股权,后于2013年9月份以约1.53亿元竞得常隆化工15%的国有股权,此后进一步将持股比例增至35%,目前常隆化工的股东方分别为诺普信、深圳市融信南方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融信投资”)、西藏林芝常隆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隆投资”),持股比例分别为35%、43.6%和21.4%,其中融信投资为诺普信实际控制人卢柏强的控股公司。

  由于常隆化工、常隆农化与诺普信存在较大的关联交易,根据诺普信出具的说明,诺普信将在符合上市公司收购条件后一个月内向关联方收购常隆化工剩余的股权,但至今未付诸实施。不过,在未完成对常隆化工及常隆农化完全控股的情况下,常隆化工及常隆农化的污染已经对诺普信造成较大影响。

  据证监会网站披露的信息显示,诺普信今年2月非公开增发被否的主要原因便是常隆农化的污染问题。

  诺普信原计划以不低于6.92元/股的价格,向不超过10名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1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7.33亿元,拟用于基于O2O的农资大平台建设项目;新农药化合物评估、开发及新产品登记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等三个项目。但该增发申请在2月13日举行的发审委会议上未获通过。

  随后,证监会发布了《关于不予核准深圳诺普信农化股份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的决定》。 与此同时,发审委反馈意见指出,2012年1月至2013年2月,常隆农化等6家企业将其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危险废物交给无危险废物处理资质的主体排放于河道中,导致水体严重污染,造成环境损害。2014年8月4日,泰州市环保联合会向江苏省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益诉讼,起诉被告常隆农化等6家企业环境污染。2014年12月30日,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维持一审判决,判决主要内容是常隆农化等6家企业赔偿环境修复费用合计1.6亿元(其中常隆农化需支付8270万元)。为此,诺普信按对常隆农化57.75%的权益比例计提或有负债并减少2014年度净利润4776万元。

  发审委认为,鉴于上述情形,公司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存在不符合《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办法》第三十九条规定的情形:即“上市公司存在本次发行申请文件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上市公司的权益被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严重损害且尚未消除等七类情形之一的,不得非公开发行股票”。

  除了上述问题,近期常隆农化乙草胺生产线被停势必会对其营收和净利润产生负面影响,随着环保趋严,常隆化工及常隆农化的环保投入也将继续增加。

  常隆化工和常隆农化近年来的经营状况也不容乐观,2012~2015年1~6月,常隆农化营收分别为15亿元、17亿元、13亿元、6.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7395万元、4173万元、9337万元、2154万元;常隆化工营收分别为14亿元、21亿元、17亿元、7.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7020万元、-5179万元、-9001万元、552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诺普信三季报显示当季营收和净利润双双大幅下滑,当季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2.9亿元和-3098万元,分别下滑24.86%和15.97%,不过诺普信在三季报中并未披露常隆化工和常隆农化的运营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