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百行征信来了!首家持牌个人征信机构能否打破信息孤岛?

2018年01月05日18:13 来源:中新经纬

  中新经纬客户端1月5日电(毕彤彤)个人征信江湖迎来了大玩家。

  1月4日,首家个人征信持牌机构“百行征信”获央行受理,这离2015年1月5日央行在8家个人征信机构做试点已过去整整三年。如今,8家机构并未获得个人征信牌照,取而代之的是均成为百行征信的股东。但效仿第三方支付“共建、共有、共享”原则的“网联”模式的百行征信能否承担起征信基础设施建设的重任呢?

  

  中国人民银行百行征信公示截图

  “八仙过海”变“一枝独秀”

  根据公示,百行征信有限公司(筹)注册地在广东省深圳市,营业场所(筹)在北京西城区金融大街,业务范围是个人征信业务,注册资本为10亿元。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持股36%,芝麻信用、腾讯征信、前海征信、鹏元征信、中诚信征信、考拉征信、中智诚征信、华道征信分别持股8%。

  汇达资产托管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朱焕启任百行征信董事长兼总裁,董事包括许其捷(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信息科技部主任)、杨彬(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业务三部主任)、奚波、郦永达、李臣、郑浩剑(腾讯征信总经理)、邱寒(前海征信总经理)、唐凌(拉卡拉集团高级副总裁)、陈向军(华道征信董事长);监事:陈波、毛振华(中诚信征信董事长)、盛希泰(中智诚征信董事长)、谷国良(鹏元征信总经理)。

  央行早在2015年1月5日,就要求上述8家征信机构做好个人征信业务的准备工作,准备时间为六个月,但并未发放一张个人征信牌照。央行征信管理局局长万存知去年4月,在人民银行举办的“个人信息保护与征信管理国际研讨会”上谈到8家征信试点机构存在问题时指出,一是8家每一家都想形成自己的业务闭环,二是业务或者公司治理结构上不具备或者不具有第三方征信独立性,三是对征信的基本理念和基本规则了解不够,而且也不太遵守。

  “由第三方机构牵头,很多有共同意向的机构联合起来,共同申办个人征信公司是可行的”。万存知同时指出,如今这一构想正式落地。

  去年6月,8家个人征信试点机构以及百度、网易、360、小米、滴滴、开鑫金服、宜信等行业相关机构,倡议共同发起成立一家个人征信机构,被业内称为“信联”。同年11月份,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起设立“信联”获常务理事会通过。如今“信联”正式定名为“百行征信”,而曾经参与倡议的多家机构均无缘股东。

  “从百行征信的股东结构来看符合个人征信的基本要求,央行指导、协会牵头,8家征信机构共同参与,在满足监管要求的同时也体现了市场的诉求。”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向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表示。

  宜信公司高级副总裁、首席战略官陈欢此前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采访时透露,“信联”的建设实际上也体现了监管层与国际的接轨。监管层也吸收了国际上征信业专家的看法,从独立性到提供什么样的业务,国际专家都给了很好的建议。多家机构联合组建一家征信机构,从监管的角度来讲就是要聚焦核心,让更加有独立性的机构去拓展这个市场。

  合体打造行业基础设施

  百行征信扛起个人征信的大旗,入局的8家机构均“身怀绝技”。

  芝麻信用和腾讯征信分别倚靠互联网巨头阿里和腾讯,有丰富的电商交易、银行、社交、学信数据。芝麻信用有芝麻信用评分,腾讯征信有七颗星评分。

  中诚信征信、鹏元征信、中智诚征信均是老牌征信公司,积累了大量的金融机构、企业数据。其中鹏元征信是深圳市个人信用征信系统的运营方,而中诚信征信也推出了类似于“芝麻分”的“万象分”。

  考拉征信、华道征信和前海征信则依托强大的股东背景获取丰富的数据源。前海征信是平安集团发起设立的征信机构,运用了大量的生物识别等前沿技术;考拉征信则由拉卡拉、蓝色光标拓尔思旋极信息等多家机构发起成立,推出了“考拉分”;华道征信的股东分别包括上市公司银之杰、创恒鼎盛等,并推出了“华道猪猪分”。

  “行业发展离不开基础设施的建设和完善。”玖富集团创始人兼CEO孙雷告诉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支付、存管、征信都是金融科技的重要基础设施。百行征信的成立,无疑是征信覆盖的一大步,将覆盖全网范围,在互金行业用户诚信体系建设中发挥巨大作用。百行征信配合司法仲裁等措施,也明确释放了信号: 失信者将寸步难行!

  实际上,多位知情人士透露,现金贷的乱象也加速了百行征信的筹建。开鑫金服总经理周治翰向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指出,当前个人征信存在的乱象有:个人征信产品的有效供给不足,机构之间存在信息孤岛,过度多头借贷、诈骗借贷猖獗;还有一些平台鱼目混珠,打着征信的名义过度采集个人信息等。在央行征信中心数据主要来自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的情况下,很多互联网金融公司只能借助第三方数据进行风控。

  百行征信面前的几座大山

  虽然是含着“金汤匙”出身的贵族,但是百行征信的发展并非坦途。信息共享、如何盈利、利益分配,都是摆在它面前的几座难迈过的大山。

  “据称,百行征信的数据将来源于200多家网贷公司、8000多家县域的小贷公司、消费金融公司等。”紫马财行CEO唐学庆告诉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将有望最大限度的整合目前互金行业的信用信息,可打破各机构间“信息孤岛”的状态,大幅降低互联网金融机构的征信成本。

  “不过,鉴于数据资源的敏感和各机构间的信息不对称,部分互金平台和征信机构对共享数据可能有所保留,而百行征信又是一家市场机构,并不具有强制各家机构接入数据的权利,这可能会让其在金融征信系统建设上的成果打上一定折扣。”唐学庆袒露了担忧。

  麻袋理财研究院研究总监路南也指出,芝麻信用和腾讯征信背靠阿里和腾讯,拥有大量的个人信息,而他们之间却是竞争关系,是否愿意全部拿出来分享给大家,值得考究。

  此外,到目前为止各大征信公司为了获取客户信息,投入源源不断,却还没有一家征信机构宣布实现盈利。宜人智库和TalkingData联合发布的《个人征信行业研究报告2017》显示,2016年中国实际个人征信市场规模为134.2亿,预计2020年中国个人征信市场收入规模达到341.5亿元。

  报告还指出,中国的征信查询费用相比国外更低,最高费用仅为美国的1/6。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梳理发现,芝麻认证人脸识别收费每次0.4元,认证通过才 计费,认证失败、认证未完成或异常结束不计费。芝麻信用评分查询分阶段计费,查询100万次以下每次0.4元,超过3000次每次0.08元。腾讯征信身份信息核查3千次以下每次0.5元,50万次以上每次0.25元。人脸核查3千次以下每次0.75元,50万次以上每次0.6元。前海征信工作人员透露每次查询收费从0.1元到几元不等。

  路南认为,“信联”的盈利能力值得商榷,而芝麻信用、腾讯征信等八大征信机构各家仅持股8%,意味着未来一旦盈利,可能仅获得8%左右的收益,这点收益是否满意,有待验证。(中新经纬APP)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