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关注】万喆:多情剑客无情刀,市场对刘士余有两次误解

2017年02月28日20:51 来源:人大重阳

  作者万喆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本文刊于2月27日澎湃新闻网。

  市场对刘士余有两次误解。

  第一次是他初初上任,履历光鲜,谦逊儒雅,媒体掘地三尺,并没有找出多少他的热辣猛料。

  市场觉得来了一个“好人”。然而,刚经过了一次腥风血雨,大家的疑问是,他好,嗯嗯,可是,他行吗?

  第二次是去年年底,突然流传出他大骂“妖精”的内部讲话,媒体又开始掘地三尺,热辣猛料喷涌而出。一时间,真是吓死保保,呃,是宝宝了。市场震惊来了一个“猛人”。然而,在这个无所适从的时节,大家的疑问是,他猛,呵呵,可是,猛就能行吗?

  市场的误解其实也源于市场的无奈,当前的中国资本市场,确实已经到了经不起折腾,同时又经不起耽搁的时刻了。

  这一次,证监会发布会,刘士余的改革方向和意图才真正现出端倪。当市场知道,他不是一个只求自保的“好人”,也不是一个只求挂勋的“猛人”,市场说,他可能真的行。

稳:改革不是沽名钓誉

  刘士余很稳。这一点也许有点出乎市场预料。

  在这次证监会发布会前,整个市场都在热浪喧天的打“资本大鳄”。到了人神共愤、口诛笔伐、生吞活剥的地步。好在刘士余虽则早就提过,但没有“层层加码”,而是表现出较为理性的态度。

  细想,倒不应让人意外。

  每一届履新,都难免要和特朗普一样,日以继夜的颠覆旧令出台新令表明心迹。而刘士余上任时,可能是近年来最有资格和特朗普心有戚戚焉的人了。“我接手了一个烂摊子!”

  但纵观一年来,刘士余没有在政策创新上大搞花样,没有突发奇想突如其来突如一夜狂风来。

  他保持了市场预期的一致性。

  要知道,这其实涉及市场问题的关键。

  我们总是在说,中国的股市不成熟,为什么?因为股民不成熟。因为散户太多。因为赌性太强。我们怪罪股民不理性,可是为什么不想想,这很可能是因为政策制定者随意性太强。如果政策制定和执行者都不过是在期待政策的短期、或者轰动性效应,如果一个惊魂未定的市场,等着的总是另一场魂飞魄散,那又怎么能够怪普罗大众总在期待“政策市”?

  改革不是沽名钓誉。但要遏制沽名钓誉的欲望,并不容易。

  当每一位履新者都拿出“改革者”姿态大力推进各种政策,然后以改革阻力太大为由戴着改革先锋的光环绝尘而去时,不是这市场太凉薄,实乃这市场太脆弱。

  仍然在市场中把政策看做一纸公文或者一种行政意旨,即使打着“市场化”的名义,也不过是对市场的损害。在前年的股指期货、去年的熔断机制上,这种扭曲达到了顶峰。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当市场在千股涨停、跌停的魔咒中无法解套,在专家的唱多、唱空中无法自持,在政策的追捧、挽救中无法自理时,最难的是,恢复市场的信心,恢复市场对前景、对政策仍然具有一致性、可期性、可靠性的信心。

  这一年,做的不错。

  改革是风平浪静好行船,但保持一场静水流深的风平浪静,很不容易。

IPO:改革是潜移默化

  但刘士余也没有停。这一点也出乎了市场预料。

  这一年,IPO不退反进。刘士余上任以来至今证监会共核发297家公司IPO批文,其中2016年共计229只新股上市,创下近5年新高。

  本国市场的IPO真是个怪胎。每一届新任主席上台必然要重言承诺市场化,市场化必然少不了注册制等。然而,在大刀阔斧一番以后,总是要回到一个市场化无法理解的前石器时代,停止IPO。

  中国证监会历经7位主席,此前除了周正庆外五人9次暂停IPO,最长一次是14个月,郭树清任上。

  IPO对股市的影响到底有多大呢?即时来看,新股重启影响偏负面,IPO暂停偏正面,但影响有限,长期更不改变大趋势。

  但就有一种奇怪的理论,认为IPO增加相当于从市场中“抽血”,是公司市值下降,市场动荡的根本原因之一。这种说法,舍本逐末,而且荒谬,相当于自己公司市值下降,不去考虑自我革新、奋起直追和合理回报,不但要去怪是投资者无情,还要怪是因为投资者无钱。

  抱怨“抽血”的人,没想过有“造血”这件事,不新陈代谢,“血”就充足吗?陈旧血液、甚至有废料闭环循环,恐怕只会滋生败血症吧。

  所以,正常IPO,本身不是罪魁祸首,而且是良性的,市场就是需要不断有良好造血功能的新细胞进入,促进新陈代谢,促进公司治理,促进市场治理,促进投资者治理。

  但改革不是迎合,要遏制迎合的欲望,却并不容易。

  反反复复停IPO,是避重就轻,也是惰政的表现。如果说IPO变成了历次市场上涨或下跌的加速器,那也只能无不遗憾地说,这是政策引导扭曲加引导政策扭曲共同导致的扭曲结果。而且,市场化程度因之受损,人为制造了一些所谓的稀缺资源,破坏了市场公平,引发了市场不稳定,又继续损害市场。

  推进IPO,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资本市场的反映。一方面,更多优质公司上市有利于给投资者提供更优的“供给”,即为投资者提供更好的投资机会;另一方面,更多优质公司上市让市场更具活力,形成更优的“结构性”,促进战略性新兴行业发展,让创新驱动发展,为经济持续健康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内生动力,促进优胜劣汰。

  这是不声不响的,在推进真正的市场化。

  改革是潜移默化。

进:改革是高效务实

  而且刘士余在进。其进度也出乎了市场预料。

  股市的内幕交易、信息欺诈等一直是老大难问题。证监会“越位”和“缺位”共存的困境、权力很大和效果甚微的矛盾一直存在。

  这一年,确实不一样。

  一是狠。动真格的,行政处罚决定数量、罚没款金额均创历史新高,市场禁入人数达到历史峰值。2016年证监会对183起案件作出处罚,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218份,393名资本市场的涉案人被采取限制出境措施,20.64亿资金被冻结。针对IPO欺诈发行、中介机构推动造价、恶性操纵市场、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严查高罚。欣泰电气成为因欺诈发行退市的第一只股票,也是创业板退市第一股;苏嘉鸿内幕交易威华股份案则罚没金额超1亿元;市场操纵违法案件中,中鑫富盈、吴峻乐操纵“特力A”等股票案罚没金额超过10亿元。

  二是准。抓住牛鼻子,挤泡沫,挤压投机套利空间。“炒壳”是一种。证监会“史上最严”借壳标准《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出台,西藏旅游等多家涉及借壳的上市公司终止重组,暴风科技等企业的并购重组相继被否,A股市场“壳”价下跌30%以上;再融资是一种。近几年,再融资规模已经占据总体融资规模的90%,但上市公司有上千亿募集资金闲置在购买理财产品等之中。2017年2月,证监会颁布再融资新政,遏制上市公司过度、频繁融资和定增套利。

  三是严。积极建制,不但门槛变得更严,而且系统化,实现多层次监管。IPO的数量推进伴随着质量的跟进。对IPO欺诈发行及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的执法变得更严,2016年近70家首发申请企业主动撤回申请;监管体系大框架逐渐成型。如大家所知,赵薇旗下公司与浙江万好万家公司之间的收购案,上交所已经发出了五封问询函,导致收购计划一次中止,一次出现重大变更,目前仍在博弈中。如许多人所不知,交易所的一线监管权一直都有,但只有从去年以来,交易所向上市公司发出监管函、问询函的情形在A股市场上越来越频繁而常见。

  改革是高效务实。

市场不傻:改革是艺术

  改革是个有趣的事情。有那么多的目标,其中有很多看上去都是互相矛盾的。在一个公开市场中,更为明显。这不但是个遮掩不住的地方,而且承担了许多不是本市场造成的结果。所以,我们才会对证监会主席尤为关注。

  成功的政策,其实应该是个环环相扣的过程。改革不是东一锤子西一棒子,不是这儿一个政策承诺那儿一个政策下达就完了。在改革中要运用处理好局部和全局、当前和长远、重点和非重点的关系。

  如果注册制是为了加强新陈代谢,那么先要加强造血功能,加强市场公平竞争度,投资者会有更多选择,公司会有更大经营动力;如果退市是为了淘汰缺少可持续发展能力的公司。那么先要加大力度处罚违法违规交易,处罚不思公司治理只思空转套现,加上市场选择增加,慢慢的这些公司就会被市场遗弃;如果市场化是为了保护投资者权益。那么先要使市场更加公开透明,信息更完全,规则更完善,选择更充分,投资者的权益就能够得到最大程度的保护。

  没有政策能够独木成林。政策本身,必须有内部的逻辑联系和战略布局,从而最后能够形成一个成熟的市场,有相当的自我修复和出清能力。这样,注册制、退市等等都好,本身就是一种水到渠成。

  当刘士余淡然做了很多出乎市场意料之外的事情,市场也同样淡定时,我们至少能够得到两个结论,一个是,市场并不是大家所想象和传闻的那么傻和作。另一个是,市场认同了这个方式。

  政策制定,越来越是个精准活儿,市场会知道谁懂它,也知道谁有负责任精神。政策制定的担当,表现在有决心,这可能是很多人能够看见的,但更要表现在有潜移默化、水到渠成的计划,这可能是一时大家看不见的。循序渐进、科学系统、环环相扣,这才是稳中求进的真谛。

  改革,本身就是一种艺术。

后记

  屹立江湖的,有两种人。一种是剑客,一种是刀客。

  剑是礼器,比如尚方宝剑。所以,剑术的巅峰,是诚心正意,是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剑客多情,因为剑客的终极目标,是正直、仁义,是给世界秩序。

  刀为凶器,称为百兵之胆。所以,刀术的巅峰,是无往不胜,是魑魅魍魉徒为耳,妖腰乱领敢欣喜。刀客无情,因为刀客的终极目标,是有仇报仇有怨抱怨,是给世界教训。

  当市场比江湖更险恶,所谓治理,需要的是多情剑客无情刀。一个多情的剑客,剑心合一,才能始终不忘初心。一把无情的刀,刀在手中,才能破空扫出新天地。

  人人都在推崇的“珍珠项链论”,其实我不是很get得到。

  但是,当刘士余笑对媒体说,资本大鳄是谁我不能告诉你时,我倒是仿佛感觉到,他在满身剑气中,有一柄长三寸七分,薄如蝉翼的飞刀,没有人见过它的样子,因为它例无虚发。

  请加油!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微信公众号:rdcy2013)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人大重阳)成立于2013年1月19日,是重阳集团董事长裘国根先生向母校捐款2亿元并设立教育基金运营的主要资助项目。

  作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人大重阳旨在把脉金融,钻研学术,关注现实,建言国家,服务大众。人大重阳聘请了来自 10 多个国家的 96 名前政要、银行家、知名学者为高级研究员,与 30 多个国家的智库开展实质合作。

  目前,人大重阳被中国官方认定为 G20智库峰会(T20)共同牵头智库、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秘书处、“一带一路”中国智库合作联盟常务理事、中国-伊朗官学共建“一带一路”中方牵头智库。2014年来,人大重阳连续三年被选入由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推出的、国际公认度最高的《全球智库报告》的“全球顶级智库150强”(仅七家中国智库连续入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