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游资兵团的一次完美协同战:蹭概念引发两轮爆炒,通产丽星喜提20个涨停板 | 龙虎榜风云

2019年01月11日18:11 来源:市值风云

  

  作者 |紫枫

  流程编辑 | 与遇

熟悉A股套路的小伙伴们知道,这股票要是蹭上个热点,就像吃过伟哥的猪窜上了风口,往往能一飞冲天。那如果接连蹭两个热点呢?

  那就会像通产丽星(002243.SZ)。

  2018年,小富即安的通产丽星先后蹭上“富勒烯”概念和“创投”概念,股价在7月份和12月份出现两轮大涨,涨幅分别达107%和173.3%,合计收获20个涨停板。

  是不是必须感谢满天神佛和列祖列宗的保佑?

  不然,3500多只真真假假的上市公司在A股市场“混口饭吃”,凭什么就你这么秀?

  颇为蹊跷的是,两次蹭概念的细节背后有诸多疑点,以至于交易所按捺不住,接连下发两封问询函,要求上市公司解释清楚相关事项。

  这背后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今天,风云君给小伙伴们聊聊通产丽星“抱上”两条粗腿背后的玄机。

一、业绩一般,资本运作较少

  通产丽星的主营业务是化妆品塑料包装产品的生产和销售;平心而论,与许多只蹭概念、讲故事的绩差股状况不同,通产丽星的业绩并不算糟糕。

  请看下图:

  自2008年上市以来,通产丽星历年业绩的波动相当明显,累计扣非净利润为4.65亿元;平均每年扣非净利润仅为4227.27万;2010年表现最好,盈利8769万;2014年表现最差,亏损2831万。

  而且,通产丽星在资本运作方面,表现得相当“规矩”,仅在2012年从控股股东通产集团以2.02亿购买一些厂房和配套设施。其他并购事项的金额均不超过1千万。

  这么看来,通产丽星不像是那些沦落到要讲故事和不断重组才能活下去的股票啊,怎么就突然想不开了——或者是想开了——非要学那些百乐门里脑袋烫得跟鸡窝似的小混混蹭概念呢?还一下就蹭两个!

  请各位小伙伴们掏出自己的保温杯,泡一杯菊花枸杞茶,听风云君细细道来。

二、送上门的“富勒烯”概念

  通产丽星还真不一定有意蹭这两次概念,至少上市公司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先看第一轮股价暴涨的故事。

1、“富勒烯”概念背后的诸多疑点

  自2018年7月12日起,通产丽星的股价出现猛烈上涨,10个交易日的涨幅高达107%,期间出现8个涨停板,在当时持续低迷的市场中备受关注。同期中小盘指数的涨幅仅5.24%,大幅跑赢指数。

  请看下图:

  市场把通产丽星的暴涨归因于一则新闻“我国首条吨级富勒烯生产线于7月5日在呼和浩特市投产。”

  富勒烯是一种纳米材料,此前已被列入“新材料产业十二五重点产品目录”,且在“十三五”规划中纳入新型纳米碳材料及器件重点项目。

  由于通产丽星是沪深两市唯一一个有富勒烯碳纳米工程实验室的上市公司,因而被看作最正宗的“富勒烯”概念股,吸引主力资金的炒作无可厚非。

  但,这里面有诸多疑点值得我们仔细琢磨。

  首先,二级市场的机构投资者等主力对新闻和题材是非常敏感的,以至于在新闻还未见诸报端,相关概念股的股价经常提前出现异动。

  通产丽星的情况截然相反,发生在7月5日的“旧闻”在时隔8天后才刺激通产丽星股价飙涨。

  难道是因为当时没有其他可炒作的题材?

  其次,涉足富勒烯产业的上市公司并不多,仅豫金刚石、亿利达、江淮汽车与富勒烯的研究和制备扯上“一丁点”关系。

  先看看同期它们的涨幅:

  从上图得知,其余概念股虽然出现明显异动,但是股价涨幅远远小于“龙头”通产丽星

  这就很尴尬了,大哥在前面“带头”上涨,小弟们居然不跟!这不成“自嗨”了吗?

  最后,位于呼和浩特市的吨级富勒烯生产线其实跟通产丽星没有半毛钱关系。

  通产丽星在7月24日的回复函中,明确表示:

  从上图得知,通产丽星工程实验室的研究成果仍处于实验室阶段,距离应用还有很长的路径。

  而且,根据权威媒体报道,拥有富勒烯生产线的内蒙古碳谷科技有限公司的研究方向是军工、医疗和零部件等领域,与通产丽星工程实验室专注的化妆品领域显然关系不大。

  通产丽星这10天翻倍的涨幅,更像是马上要发布富勒烯化妆品的架势啊!

  综上所述,富勒烯对上市公司的经营业绩暂无显著影响,通产丽星蹭概念的嫌疑很高。

  但,跟上市公司的公告表达的态度截然不同,有几位流通股东倒是很乐意看见通产丽星成功地蹭上概念

2、股价飙涨背后的股东们与机构投资者

  事后复盘分析,通产丽星的股价翻倍后,出现明显的筹码派发行为。

  下图是通产丽星的股东户数图与户均持股数量图:

  通产丽星的股东户数从7月10日的1.8万户迅速上涨至7月20日的3.37万股,增幅高达87.32%;对应的户均持股数量从7月10日的2.027万股锐减至1.08万股,跌幅高达46.72%。

  股东户数与户均持股数量相互印证,表明通产丽星的筹码集中度大幅下降,疑似是在股价上涨高潮时,游资和韭菜蜂拥而进,“有心人”趁机派发大量筹码。

  究竟 “有心人”是谁?又是在什么时候潜伏进来呢?

  风云君翻查通产丽星的十大流通股东列表和基金持股统计等信息,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下图是通产丽星2018年二季度的十大流通股东列表:

  值得注意的是,5位自然人股东与汇融16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汇融16号”)首次成为通产丽星的十大流通股东的时机很蹊跷。

  请看下图:

  5名自然人股东和汇融16号在通产丽星股价上涨前的一年时间里陆续进入十大流通股东列表。

  其中,吴秋红、卢丙乾、叶庆寿和汇融16号不约而同地在股价大涨后套现离场。

  根据光大兴陇的官网显示,五股东汇融16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汇融16号”)成立于2017年双十二,资产共9000万,并未披露委托人姓名。

  汇融16号在2018年一季度便出现在通产丽星的十大流通股东列表上,且并未出现在其他股票的十大流通股东列表上,显然是冲着通产丽星而来。

  通产丽星在2018年上半年下跌近30%,但汇融16号似乎毫不在意,反而逆势加仓,在二季度增持90万股。这是对通产丽星日后的股价上涨坚定不移?

  巧合的是,通产丽星本轮炒作的股价高位刚好是2017年下半年的股价高位。

  因此,综合股东们的入场时机,上述4位套现离场的股东想必获利不少。

  而且,从2018年二季度的基金持股统计中,有两家基金公司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由创金合信基金的基金经理程志田管理的多只基金在2018年二季度集体“进驻”通产丽星,随后在三季报中彻底消失。

  虽然金额不多,仅500多万,但是这精准潜伏的功底非常深厚。

  可惜,另一只基金金鹰稳健成长混合(210004.OF)就没有这样的功底。

  该基金在2017年一季度持有通产丽星市值达7323万元,俨然十分看好的样子。

  不过,随着股价的一路下滑,该基金“慌张”地一路减持,2018年中报的持股市值仅409万元,堪称骨灰级散户操作。

  在这种操作下,该基金在2018年全年净值下跌30%,跑输上证指数。

  除了多位股东和机构投资者从本轮上涨中渔利,“游资军团”也是本轮上涨中不可忽略的主要推手之一。

  不过由于通产丽星的两轮上涨中,参与的游资与其炒作套路相当类似,因此在第二轮上涨时一并叙述。

  前文提及,通产丽星在短短的10天里的股东户数增加1.57万户。换而言之,至少有1万多名韭菜“站在高高的山岗上”,无语泪千行,晚上在家只能关灯吃面。

  幸运的是,这群韭菜只要坚持捂股5个月,连半年都不用哦,就可以迎来解套的机会!

  接下来的故事更精彩,请继续往下看。

三、重大资产重组强行蹭“创投”概念

  自上市10年以来,通产丽星从未发生过重大资产重组,可惜没能坚持到第11年。而且,本轮重组蹭到的还是时下最火热的“创投”概念,股价因此已飙涨173.3%!

  11月26日,通产丽星停牌,12月8日发布重大资产重组预案及定增募集配套资金。

  由于当日发布的重大资产重组预案未完整披露交易标的的主营业务和交易对方中合伙企业的合伙人情况,深交所为此下发问询函要求该公司补充信息。

  随后,通产丽星在2019年1月5日发布预案的修订版,补充了上述内容。

  先简单概括整个重组方案。

  通产丽星拟向清研投控、嘉实元泰等 9 家企业发行股份购买其持有的力合科创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力合科创”)100%股权,标的资产预估值约为55亿元,发行价为6.93元/股;

  本次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由通产集团变更为清研投控,通产集团和清研投控同受深投控控制,因此构成关联交易。

  同时,上市公司拟向不超过10名投资者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配套资金,募集配套资金总额不超过 5亿元,发行股份的数量约为7298万股。

  本次交易构成重大资产重组,但不构成重组上市。

  根据预案显示,力合科创的主营业务是推进科技成果转化和助力创新企业孵化的科技创新服务;其注册资本达4.66亿人民币,公司的账面净资产达26.26亿,增值额达28.74亿,增值率高达109.44%。

  然而,纵览整份重组预案,有两个地方颇为值得揣摩。

  首先,力合科创在2018年上半年的净利率与前两年相比明显下滑。

  请看下图:

  从上图得知,2016和2017年的净利率超过9成,说明营业外收入对净利润影响较大。

  然而,力合科创的净利率在2018年上半年出现明显下降,是营业外收入大幅减少,还是公司的投资收益迅速缩水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连交易所也想知道,于是在问询函中要求通产丽星解释2018年上半年净利率下滑的问题。

  在回复函中,通产丽星的解释是:力合科创在2016年和2017年通过减持二级市场股份与股权转让产生较高的投资收益,但在2018年没有出现类似的减持股权行为,因此净利率大幅下滑。

  令人疑惑的是,为什么在2016和2017年公司效益好的时候不把力合科创装进上市公司,等2018年净利润出现断崖式下跌后才在年末匆忙地宣布该预案?

  进一步思考,假如并入通产丽星以后,力合科创接下来几年的业绩继续延续2018年的颓势,当9位股东的限售股解禁后,会不会抵御不住套现的诱惑?

  而且,这次重大资产收购预案居然没有交易对方的业绩承诺!

  是的,你没有看错!这项涉及55亿元的重大资产重组项目居然没有业绩承诺!

  看来9位力合科创的股东对重组后的业绩没有信心嘛!

  其次,力合科创居然不承认自己是创业投资企业。

  通产丽星在问询函中,认为力合科创不属于创业投资企业的理由是:

  简单概括,力合科创不仅通过股权投资来为初创企业提供管理和资本支持,还提供一系列的创新服务,跟大部分只能提供少量管理和资本支持的创业投资企业不一样,因此不属于创业投资企业。

  这难道不是服务更完善的创业投资企业吗?怎么就觉得自己不属于创业投资企业了?

  但仔细分析后发现,上市公司如此“强行解释”,可能是因为当时A股市场正经历一轮触底反弹行情,创投概念股正涨得如火如荼。

  在此背景下,通产丽星突然宣布收购一家创投企业,难免会让证监会警惕通产丽星的资产重组是否刻意为之,从而刺激股价飙涨。

  然而,不管上市公司如何解释自己不是在“蹭热点”,是“真心实意”地为上市公司着想,至少二级市场的主力已默认它是“创投”概念的“新成员”。

四、股东与游资的“收割”大戏

  自12月10日复牌以来,通产丽星的股价被各路 “豪强”爆炒,21个交易日的涨幅竟达173%,同期中小盘指数的跌幅为3.12%。

  请看下图:

  股价复牌后出现6个连续“一字”涨停板,表明各路主力对通产丽星的股价预期远高于目前股价,抢筹迹象非常明显,

  随后,股价出现1至2个涨停板后稍微调整2至3天,回调不破前低,接着继续涨停的上涨态势。

  那么,谁是这场大戏的主要推动者和受益者呢?

  下图是通产丽星停牌前,即11月23日的十大流通股东列表:

  值得一提的是,在短短的35个交易日(10月8日至11月23日),南方大数据100指数证券投资基金、自然人股东王培乾、张照祥和殷克扬以“惊人的速度”合计收集705万股。

  这也是巧合吗?

  前文提及,除了几位盈利不菲的股东以外,游资军团是两轮暴涨的主要推手和受益人之一

  游资军团从来不会浪费任何一个借助热点炒作股价的机会,只要确定目标,游资军团砸钱拉涨停一直是毫不含糊的。

  通产丽星两轮大涨的游资参与情况较为相似,结合市值风云“吾股大数据”系统,我们发现两轮大涨有三个共同特征:

1、两轮股价大涨前均出现明显的人为收集筹码的痕迹

  有意思的是,主力在两轮大涨前的吸筹手法有一定差异,这是由当时市场环境决定的。

  下图是通产丽星7月份大涨前的多日股价分时图:

  上证指数在7月份的走势跌跌不休,市场人气整体低迷。

  因此,游资主力只需在股价多次破位下跌时承接“带血”的筹码,其余时间维持窄幅震荡吸筹,不需要花力气拉抬股价便可收集足够的筹码。

  结合盘面分析,通产丽星的股价在6月28日以后出现止跌走势,阳线明显增多。

  下图是通产丽星12月大涨前的多日股价分时图:

  A股市场在11月份出现了一轮反弹行情,交投气氛回暖。

  为了收集足够的筹码,主力需逐步拉抬股价,随后通过长达2至3日的横盘洗筹,把持股小散“磨”出去。

  结合盘面分析,股价沿着5日均线逐步上“爬”,成交量出现多次温和放量形态。

2、游资兵团“扎堆”通产丽星

  “富勒烯”和“创投”概念成功激起了全国一线游资“老爷们”的兴趣,都想来凑热闹“赌”一把。

  由于出现在龙虎榜的一线游资很多,风云君做了一个汇总图:

(注:上述统计从2006年1月1日至2019年1月10日,时间跨度长达13年)

  从上表得知,中信证券上海溧阳路、国信证券深圳泰然九路和中国银河证券绍兴的历史动用资金总值均突破千亿,其中国信证券深圳泰然九路的总上榜次数达12958次,是总上榜次数最多的证券营业部。

  上述知名游资所在的营业部相继登上龙虎榜,吸引了大量追涨杀跌的小散们前来“助威”。企图在股价飙涨时“分一杯羹”。

3、游资接力拉升股价

  认真研究后发现,相当一部分游资仅持股一、两天,随后把筹码派发给接力游资和韭菜。

  下图列举了其中7家营业部:

  由于持股两天的盈利不可能超过10%,因此华泰证券天津东丽开发区二纬路和中信证券上海东方路在此前上涨时已买入不少股票。

  此外,多家营业部在同一天大笔买卖通产丽星的股份,对倒拉升股价的痕迹相当明显。

  举两个例子,在第一轮上涨时上榜的华泰证券沈阳大西路在7月18日买入776万的同时卖出869万。

  还有,第二轮上涨时的海通证券沣阜中荣街在12月19日买入1061万的同时卖出1330万。

  综上所述,这就是众多游资逢用必赚的“游资前期吸筹--接力推升股价—高位凶狠出货”的操盘手法,多年来不知有多少小散被这种游资玩法坑杀,晚上吃了不少方便面。

  截止本文成文之日,通产丽星的连续涨停仍未结束。

  不过,根据最新的股东户数图反映,筹码已经出现大量派发的迹象。

  从上图得知,在12月20日,股价上涨113%以后,股东户数从2.6万户大幅增加至3.75万户,且户均持股数量从1.4万股猛降至9720股,显示筹码已经高度分散。

  然而,风云君仍然最关心收购力合科创的后续进展。

END

以上内容为市值风云APP原创

未获授权 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