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大洋电机获巴拉德9.9%股权,资本逐鹿中国燃料电池市场(图)

2016年07月29日05:42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 刘丁 广州报道
本报记者 刘丁 广州报道

  7月28日,中山大洋电机股份有限公司(002249)公告,全球顶尖氢燃料电池公司巴拉德定向增发的1752万股普通股,全部由其全资子公司大洋电机(香港)有限公司(下称大洋电机香港)认购。双方还约定,交割日后两年内,大洋电机香港及其附属公司可 以继续买入巴拉德的股份,但累计持有不得超过巴拉德股份的20%。

  这意味着,大洋电机香港目前已经获得巴拉德9.9%的股权,成为其第一大单一股东,且未来还有可能继续增加股权比例。巴拉德动力系统公司1983年开始研发燃料电池,是目前世界上氢燃料电池车的主要供应商,引领着燃料电池的产业化。

  而大洋电机获得巴拉德股权,仅仅只是中国资本逐鹿燃料电池市场的冰山一角。

  一笔买卖,多方得利

  此前,今年7月18日,巴拉德宣布与广东国鸿氢能科技签订协议,根据计划,双方将成立合资公司,双方持股比例为10%和90%,在云浮市建立生产基地,生产氢燃料电池系统,用于巴士和物流车。

  广东国鸿氢能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6月,由广东佛山(云浮)产业转移工业园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和广东鸿运氢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共同出资。佛山(云浮)产业转移工业园的主要项目就是氢燃料汽车、氢燃料电池,并设立了30亿元佛山(云浮)氢能源产业基金。

  2015年,佛山和云浮两市为了推广燃料电池公交车的运营建设了3座加氢站。同年10月,该园区内的佛山飞驰汽车制造有限公司,与广东国鸿氢能、巴拉德等合作,成功研制生产了3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氢燃料电池客车。

  同时,广东国鸿氢能科技有限公司与中山大洋电机股份有限公司签约,开展氢燃料车用动力电源合作生产项目。

  随后,7月28日,大洋电机宣布获得巴拉德9.9%的股权。

  “上述参与的几个公司和部门,肯定已经策划多年,各方互相持股,并以此绑定利益,整体是一盘周密的棋局。其中某一笔股权收购,仅是整体方案的一个小环节。”深圳某私募基金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看补贴就是好买卖”,该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说,“目前,锂电池电动车的补贴正逐年下滑,但是燃料电池车的补贴政策是维持到2020年不变。”

  锂电池纯电动车的补贴从2013年的6万元一辆,下降到2016年的5.5万元左右,最近比亚迪因为补贴下降在上海乃至其他城市面临压力。但是相比起来,燃料电池的乘用车补贴为20万元一辆。大客车的补贴方面,就更加明显。根据数据,目前,锂电池客车的平均补贴额为30-40万元,还在逐年下降,但是燃料电池客车和货车的补贴额为50万元。

  2016年下半年,首批量产的28辆氢燃料电池公交车将先后在佛山、云浮两地投入示范运营。

  业内人士分析,通过投产燃料电池,地方政府可以拉动就业、促进经济发展,并提前布局高科技朝阳产业,生产企业通过获取补贴并定向销售给政府,获得商业利益,而电池生产商巴拉德,则通过成立合资公司本地化,使产品打入中国市场。

  资本逐鹿燃料电池

  全国各路资本也都在积极投资燃料电池车项目。

  “全国来看,最顶尖的燃料电池公司有两家,即大连新源动力和上海神力。”深圳伟时投资高级研究员何鑫杰对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大连新源动力的股东中,上汽集团是第一大,长城电工是第四大,南都电源是第五大;上海神力的股权,江苏阳光持有31%左右,复星医药持有5%。”

  6月8日,中国第一汽车集团与新源动力股份有限公司达成合作协议,合作开发J6F燃料电池物流车,并计划在2016-2017年完成100台以上燃料电池物流车的推广应用。

  6月,福田汽车也宣布获得了100辆福田氢燃料电池电动客车的订单。

  另外,在二级市场,此前,氢能源概念也一度被资本追逐,龙头贵研铂业的股价一度由17元左右急速上涨至35元左右。

  业内人士透露,氢燃料电池的核心部件是质子交换膜和催化剂,催化剂占总成本比例最高。燃料电池系统占整车成本63%,电池系统67%的成本是电堆,电堆中46%的成本是催化剂和电极,11%的成本是质子交换膜。而催化剂主要是铂。因此,对于氢能源车的预期,还带动了贵研铂业的股价短期上涨。

  产业在中国前景存疑“但是,专利问题让燃料电池产业在中国的发展前景存在疑问”,何鑫杰说,“日本政府和企业对这个产业的投入很大,专利都在日本人手里,如果中国氢燃料电池车产业发展壮大,后续会碰到问题。”

  以丰田为例,其独有的燃料电池组、高压储氢罐、燃料电池控制系统、加氢站等相关专利,多达5680项。虽然丰田2015年宣布,将免费提供这些专利使用权,直到2020年。但是,如果2020年之后,不再免费提供,将会怎样呢?

  “乐观预计,到2020年国产的上汽荣威的燃料电池车能达到1万辆,很难成规模”,何鑫杰说,“如果拉不动产业链的话,体现在二级市场上的持续性也不会很好。”

  “铂的消费目前主要还是汽车尾气处理,占30%,燃料电池车仅仅是个位数。所以,即便燃料电池车对铂有需求,但总量爆发之前,对上市公司业绩的提升也很有限。因此,贵研铂业上涨的持续性并不是很强,股价又会掉下来了。”何鑫杰说。(编辑 辛灵)

  作者:刘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