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两面针的自救:转型不行靠卖股票(图)

2015年07月07日00:12 来源:北京商报
<a target=两面针的自救:转型不行靠卖股票" width=300 height=204>
“一口好牙两面针”这句曾经响彻荧幕的经典广告语代表着两面针曾经辉煌的岁月,然而如今的两面针却已沦落到卖股票套现过日子。7月2日,两面针决定再度抛售中信证券股票以换取3亿元现金,而从2010年开始抛售中信证券股票换回财务报表上的盈利,已成为两面针的常规动作。业内人士介绍,中信证券是两面针重要的金融资产,然而按照两面针卖股票的速度和频率,剩余2000多万股也只够两面针卖两年,虽然自2013年起两面针已启动了重回口腔护理主业战略,但是每年仅有1亿元收入的该业务,仍不足以承担起两面针保持盈利的众望。

  卖股票换盈利

  在7月2日召开的两面针2015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该公司再一次审议通过了出售中信证券股票的议案,根据此前资料,两面针将在2015年剩余时间里择机在二级市场按市场价格出售不超过1000万股中信证券股票,按照当前股价计算,这或将为两面针带来近3亿元收益。

  实际上,中信证券一直以来就是两面针的重要金融资产,近些年中信证券的股票多次为两面针解决了燃眉之急,为其保持较为可观的财务数字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翻开两面针历年公告发现,该公司光在中信证券这只羊身上薅了不少次毛。

  据公开资料,截至2010年12月6日,两面针仍然持有中信证券9552.75万股,但是当年决定出售及处置不超过中信证券800万股;2011年,为解决公司当前的资金问题,支持公司经营发展,两面针决定在二级市场按市场价格出售不超过1400万股中信证券股票;在随后的2012-2014年,两面针又分别出售1498万股、1732万股和1000万股中信证券股票,分别获利约1.18亿元、1.49亿元和2.58亿元。

  对于出售股票的原因,两面针每次强调系为解决公司的资金问题,支持公司经营发展,而反映到财务报表,则是扭转净利润的亏损。

  两面针历年财报显示,自2007年开始,两面针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已经连续七年呈现负数。其中2014年,两面针全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1.77亿元,同比2013年的1.1亿元亏损扩大60.9%,然而两面针却在去年通过出售1000万股中信证券的股票,使得该公司当年净利润实现2190.9万元。

  金融资产沦为提款机

  据中信证券历年的财务报表,2010年末,两面针约持有8761万股无限售中信证券股票,占中信证券A股股份的0.88%。但是目前两面针持有中信证券股票数量锐减至2740万股股份,仅占到中信证券A股份额的0.25%。两面针在今年4月的年度说明会上再度表示,该公司持有的中信证券是两面针重要的金融资产,是该公司持续发展的重要保障,将根据战略发展的需要,还会择机减持。

  但是根据目前两面针所持有的中信证券的股票数,按照此前的抛售速度及力度,中信证券股票也只够两面针坚持两年,抛售完中信证券这根“救命稻草”后,两面针手里的牌将越来越少。两面针财报显示,在两面针拥有的8家子公司或参股公司中,只有广西亿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柳州两面针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两面针(江苏)实业有限公司实现盈利,其他均为亏损。这也进一步暴露出了两面针这家老牌日化企业在主营业务上所展现的颓势。

  主营业务迟迟不振

  凭借“一口好牙两面针”的广告,广西柳州民族牙膏品牌两面针曾创下过销量超5亿支、仅次于佳洁士和高露洁两大外资品牌的骄人市场占有率。2006年达到销售峰值,销售额为3.12亿元。但在2007年,年营业收入直线下降至1.78亿元,也是从这一年开始,牙膏业绩开始走下坡路。2008年和2009年虽然有所提升,但是提升乏力,2012年和2013年更是跌至0.77亿元和0.79亿元,直到2014年牙膏业务销售收入才提升至1.06亿元,但与中国目前超150亿元的牙膏市场相比,两面针牙膏市场份额已跌至不足1%,生存状况十分艰难。

  业内人士表示,在多年之后,两面针主营业务发展不顺,这与两面针抛弃主业多元化的道路不无关系。

  据了解,2004-2006年,两面针的主营业务由牙膏等生活用品增加了药品的销售,2007年又增加三氯蔗糖和房地产相关业务,2009年到现在,又增加了纸类产品的生产销售以及货物的进出口业务。

  而从近三年销售业绩来看,两面针加码的多元化业务并不能给该公司带来高利润。2012年,两面针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亏损8000万元,其中光是纸品公司亏损额度就达5309万元,房地产业务只盈利282万元;2013年,两面针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亏损1.09亿元,其中纸品公司亏损5512万元,房地产业务亏损297万元;2014年,两面针房地产业务虽然盈利131万元,三氯蔗糖的业务则带来3613万元的亏损,纸品公司的亏损更是扩大到7551万元。

  回归之路艰难

  在多元化道路上遭遇挫折之后,两面针也似乎意识到了偏离航线的问题。尤其是钟春彬于2013年担任两面针新任董事长后,有意将业务重心回归至口腔护理的主营业务,并推动两面针品牌升级。同年5月推出最高零售价达59.9元/支的全新两面针中药消痛系列牙膏,高调杀入中高端牙膏市场。

  今年2月,两面针签约代言人张嘉译,这是两面针继2009年签约佟大为后时隔六年再次邀请代言人,并宣布两面针正式启动战略复兴。同样在今年2月,两面针发布定增公告,拟募集资金4.6亿元,其中4000万元用于中高端护理系列口腔用品等产品研发,并在营销网络体系建设及品牌传播项目投入资金1.8亿元。

  不过,虽然提出回归,但是目前的牙膏整体市场对两面针而言却不是十分有利。北京商报记者日前走访家乐福、永辉超市等超市发现,在超市近20款不同品牌牙膏中,80克规格的两面针中药深效修复牙膏59.9元的定价仅低于云南白药郎键清爽薄荷款牙膏,该款牙膏定价为68元,但包装容量为180克。按含量计算,两面针高端牙膏是全场最贵的牙膏。销售人员向北京商报记者反映,虽然两面针是老品牌,但这样的高定价也让不少消费者止步。

  除了自身产品让消费者望而却步外,竞争对手的发力也为两面针的复兴之路设置了新的障碍。据了解,上海家化与片仔癀日前在口腔护理方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片仔癀牙膏可以利用上海家化在大众消费品领域的渠道和人员优势,降低渠道的综合费用率。同样主打中药概念的牙膏产品也成为了两面针的又一劲敌。

  中投顾问化工行业研究员常轶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事实上两面针已是骑虎难下,即便其本身欲停止多元化发展也难以在短时间内转型,只能缓慢推动业务精减,否则企业将产生资金链紧张、风险失控的后果。

  针对六年6度卖股票自救、未来发展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两面针董秘发出采访提纲,但截至记者发稿前,并未得到回应。

  北京商报记者 钱瑜 赵秀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