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财务疑点重重 伟哥之父携威尔曼上市折戟

2017年11月06日18:10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近日,此前获得闻名遐迩的“伟哥”商标的湘北威尔曼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威尔曼”)上市被拒。

  纵观今年拟IPO上会被否的企业,其折戟的原因大多为持续盈利能力存疑。然而,这家净利润过亿的企业照样也被否了,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近日,此前获得闻名遐迩的“伟哥”商标的湘北威尔曼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威尔曼”)上市被拒。值得一提的是,威尔曼可谓相当硬气,其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应收账款均为0,试问哪家A股上市公司敢说自己没有应收账款?贵州茅台也没如此彪悍吧。

  除了无应收账款引起发审委关注之外,威尔曼的核心产品竞争力不足、远高于同行业的平均毛利率以及利益输送等重重财务疑点更是引来发审委刨根问底式的询问,成为其梦碎A股的主因。

  比茅台还彪悍 没人敢欠钱

  威尔曼目前主要从事青霉素类、头孢菌类抗耐药复方抗生素制剂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属于化学药品制药品制剂中微生物类别中的抗生素制剂行业。所谓抗生素,是指由某些微生物(包括细菌、真菌和放线菌)产生的具有抑制或杀灭其他微生物作用的物质,也包括一些半合成衍生物。

  业绩方面,2014-2016年和2017上半年,威尔曼实现营收分别为2.7亿元、3.43亿元、4.22亿元、2.28亿元;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7777.03万元、1.32亿元、1.74亿元、1.02亿元。

  北京时间财经记者注意到,对于营收超4亿元,扣非后净利润超1亿元的威尔曼来说,在应收账款方面很是让人意外。招股说明书显示,威尔曼2016年度和2017年上半年的应收账款均为0,也就是没有没人任何企业或个人欠威尔曼的钱。应收票据方面,威尔曼2016年也为0,2017年上半年也只是不到20万元。

  “一般来说,应收账款少,可以说明公司处于行业龙头,产品质量过硬,在上下游产业链拥有很强的话语权。“有业内人士对北京时间财经记者表示。然而,纵观A股上市公司,恐怕找不出如此彪悍的企业。即使是白酒行业龙头的贵州茅台,其只有2016年的应收账款为0,其他年份至少也有几十万元的营收账款。

  威尔曼凭什么比贵州茅台还彪悍?招股说明书显示,威尔曼的结算方式为“先付款后发货”。此外,除非是威尔曼自身的原因造成的产品质量不合格,否则”不接受其他原因退换货,由此引起的一切损失均与甲方无关“。

  再来对比与其同为生产青霉素制剂的仟源医药,威尔曼同样可谓相当特立独行啊。仟源医药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的应收账款分别为1.63亿元和2亿元,比威尔曼高的不止一星半点。

  见过牛逼的,还没见过这么牛逼的。一般来讲,除非是行业龙头企业,或者企业产品供不应求,具有不可替代性,“腰杆“才会这么硬。难道,在多如牛毛的主营抗生素的药企中,威尔曼生产的药物真的是独一无二的神丹妙药?

  灵芝草or艾蒿? 核心产品真的很神奇?

  招股说明书显示,威尔曼的营业收入收主要来自青霉素粉针剂和头孢粉针制剂收入。2014-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这两者合计营业收入分别为2.26亿元、2.88亿元、3.61亿元和2亿元,占各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4.87%、85.13%、86.41%和88.42%。

  其中,威尔曼的核心产品青霉素哌舒和头孢噻舒在2014-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16亿元、1.37亿元、1.46亿元、0.72亿元和0.95亿元、1.32亿元、2亿元、1.45亿元。这两者合计占各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9.16%、79.42%、82.76%和82.46%。

  不过,在抗生素行业,威尔曼的市场占有率真的很一般。招股说明书显示,威尔曼的青霉素制剂市场占有率不足5%,只排在行业第七位,而前六位拥有近一半的市场份额。而在头孢制剂方面,威尔曼却并未上榜,可见其市场份额连2%都不到。

  目前已有的上市公司能够生产抗生素的比较多,而且抗生素各品种之间存在一定的替代性。相比之下,威尔曼的底气到底在哪里?作为其核心技术产品,威尔曼表示,“青霉素哌舒(2:1)、头孢噻舒和头孢曲舒均为抗生素行业的中高端产品,能够生产的企业数量较少,竞争不明显。”

  此外,威尔曼还表示,公司为青霉素哌舒(2:1)的原研单位,头孢噻舒和头孢曲舒为本公司拥有发明专利的独家产品,目前市场上没有其他厂家生产。

  有药剂师对北京时间财经记者表示,“虽然目前抗生素种类繁多,且在功能上存在一定的替代性,但是不同的抗生素对于不同的病症的疗效也有所差异。”面对市场上其他的抗生素,威尔曼并未说明其核心产品到底具有哪些优势。对此,证监会发审委也进一步问询道,“发行人主要产品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其功能是否具有独家性和排他性,是否存在功能或疗效相近或替代产品。

  涉嫌利益输送 发审委刨根问底

  今年前三季度,拟IPO公司上会被否率为13.09%,较去年个位数的被否率明显上升。不过,从被否案例来看,发审委的审核尺度并无太大变化,IPO折戟公司的“通病”也与以往相似,毛利率高于同行业水平以及涉嫌利益输送等财务疑点成为监管层重点关注的问题。

  作为折戟IPO的企业中的一员,威尔曼同样有这样的病害。从招股说明书里可以看出来,虽然威尔曼与其供应商、客户并未发生资金往来,但是威尔曼的关联方与供应商、客户存在资金往来,从而被证监会质疑是否存在利益输送。

  招股说明书显示,威尔曼关联公司深圳凤凰与威尔曼的两大经销商——汉光医药和医保医药存在资金往来。截止2017年6月末,汉光医药合计共欠深圳凤凰1054.38万元。2014年,医保医药与深圳凤凰有100万元的拆借行为。

  对此,威尔曼解释称,“上述两家的资金往来为深圳凤凰当方面事项,与公司无关,不存在利益输送行为。”那么,作为资金拆借,应该存在利息,而威尔曼并未披露这方面内容。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前三大经销商,上述提到的汉光医药在今年上半年和2016年度分别为威尔曼贡献了超过2000万元和4000万元的销售额。然而,北京时间财经记者注意到, 2011年,汉光医药欠威尔曼的719.35万元账款并未如期偿还。最终,威尔曼对这笔款项全额计提了坏账。

  也就说,应收账款为0,一向都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强硬的威尔曼,在别人欠了自己钱要不回来的时候。按理来说,这人在威尔曼眼里已经信誉扫地,不值得再合作,可威尔曼偏偏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继续跟别人保持良好的合作。

  综合上述两件事,其是否合理值得探讨,证监会发审问更是直接问询道“是否存在利益输送“。对此北京时间财经记者采访了威尔曼,但截止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除此之外,威尔曼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的毛利率同样引起监管层的关注。招股说明书显示,威尔曼2014-2016年以及2017年的毛利率分别为59.67%、64.93%、70.19%和70.73%。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2016年更是高于行业平均水平近20个点。

  对此,威尔曼解释称,“主要是由于公司主要产品优势所致。其中头孢噻舒为国家1类新药,且为公司独家产品,毛利率在80%以上。而且,国家1类新药由于其研发周期长、研发成本高、疗效好、市场竞争小,通常具有较高的毛利率。“

  此外,随着头孢噻舒的营业收入占总营业收入的比重从2014年的35.56%提升到2016年的47.78%,占比接近一半。“因此,高毛利率产品头孢噻舒销售占比逐年提高,是公司主营业绩毛利率逐年提升的主要原因。“威尔曼解释称。

  北京时间财经记者 张斌

  转

  载

  声

  明

  转载本公号文章请留言,转载时请在文首注明来源和ID,同时请勿删除文中北京时间财经(ID:caijingbtime)字样,否则本公号将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