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A股再融资结构优化驶入快车道

2018年01月10日13:21 来源:经济日报

  2017年A股定增、优先股规模快速“冷却”,而可转债、可交换债规模直线上升,A股再融资结构不断优化。这不仅为上市公司再融资渠道和结构带来积极变化,投资者投资理念也变得更为理性。

  A股再融资结构不断优化

  综合同花顺iFinD和Wind数据统计显示,2017年A股定增市场融资规模约1.3万亿元,同比下降超20%,是近三年来的首次下滑。与2016年相比,2017年完成定增的公司数量锐减超过200家,降幅超30%。偏向“债性”的优先股同样降幅明显:2016年的发行家数为12家,融资规模约1600亿元;而在2017年,已骤降至1家、200亿元。与定增、优先股大相径庭的是,偏向“股性”的可转债、可交换债在2017年表现抢眼,这两类再融资的发行家数相较2016年几乎翻了一番,融资规模也直线上升。2017年可转债发行家数为23家,融资金额超600亿元,2016年仅为12家、约220亿元;2017年,有90多例可交换债发行,共融资超1200亿元,融资规模较2016年增长超110%。

  在北京理工大学管理与经济学院副教授张永冀看来,A股再融资结构不断优化主要得益于去年2月再融资新规出台所带来的影响。再融资新政的出台,解决了市场长期存在的诟病。由于此前部分上市公司存在过度融资倾向、非公开发行定价机制选择存在较大套利空间、再融资品种结构失衡,证监会对《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实施细则》部分条文进行了修订。效率为先,A股直接融资功能优化。

  证监会完善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规则,规范上市公司再融资。一是上市公司申请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拟发行的股份数量不得超过本次发行前总股本的20%。二是上市公司申请增发、配股、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本次发行董事会决议日距离前次募集资金到位日原则上不得少于18个月。前次募集资金包括首发、增发、配股、非公开发行股票。但对于发行可转债、优先股和创业板小额快速融资的,不受此期限限制。三是上市公司申请再融资时,除金融类企业外,原则上最近一期末不得存在持有金额较大、期限较长的交易性金融资产和可供出售的金融资产、借予他人款项、委托理财等财务性投资的情形。

  中国证监会主席助理宣昌能表示,中国证监会完善上市公司再融资制度,优化再融资品种结构,抑制上市公司过度融资行为,引导再融资市场回归理性。可转债、优先股、配股等支持品种已经实现“即报即审、审过即发”,引导再融资市场回归理性和资金投向实体经济。

  上市公司偏爱可转债再融资

  再融资新规出台后,定增市场募资规模大幅回落,可转债的发行规模逐日上扬,这对上市公司带来重大影响。“多家上市公司定增股解禁前夕就有不少机构股东发布了减持公告,部分上市公司通过定增进行跨界重组遭到证监会、沪深交易所的监管,多家上市公司定增热情大幅下降;而随着可转债热度上升较快,更多上市公司偏爱可转债这项再融资渠道,这为上市公司再融资渠道和结构带来了积极变化。”国开证券研究部副总经理杜征征表示。

  首旅酒店7日下午发布公告称,财通基金计划在该公司限售股上市流通后6个月内减持不超过4894.46万股 (即总股本6%)。受此消息冲击,首旅酒店8日应声大跌,一度重挫8%,下午收盘下跌近6%。不只有首旅酒店,再融资新规出台后,云铝股份龙宇燃油等多家上市公司定增股解禁前夕就有机构股东发布减持公告。

  而与上市公司定增热情锐减相反,可转债成为上市公司越来越偏爱的再融资渠道。一家券商投行部负责人表示,一般而言,发行可转债的上市公司是有业绩等资产质量作为保证的,加上监管的支持,可转债较短的审核时间以及较高的通过概率也是定增等再融资品种不可比拟的。而且,发行可转债对很多上市公司来说基本相当于进行延迟转股的公开增发,发行风险较低,折价效应也小于公开增发。此外,发行可转债对上市公司是一种激励措施,对其是一种考验,如果发行不顺利则面临被回购的风险。

  同时,交易所也加大了对上市公司再融资的监管。上交所新闻发言人表示,加大“看穿式”信息披露监管力度,“实质性”监管上市公司重大经营和规范运作风险。当前市场环境下,上市公司经营模式更加复杂,资本运作日益频繁,涉及的利益主体和金融工具也更为复杂,各类风险容易发生交叉叠加,危及市场稳定运行。面对这样的风险防范格局,单一纬度、单一视角的监管,已经无法准确全面把握上市公司的风险状况。为此,上交所公司监管部门将上市公司日常经营、并购重组、再融资等各类可能产生风险的情形组合考虑,实施“实质性”监管,更加全面准确地识别和判断风险因素,并采取针对性监管行动,分步骤、有重点地逐一化解。

  投资理念更为理性

  华泰证券金融组沈娟团队公开表示,证监会对《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实施细则》部分条文进行修订,发布关于引导规范上市公司融资行为的监管要求。新规重在规范上市公司过度融资倾向、规范定价机制选择且改善再融资结构,旨在改善过去投机性融资模式,引导资本市场脱虚向实,为实体经济引入资金。新规坚持服务实体经济导向,坚持疏堵结合原则,实行新老划断。再融资新规从多个维度引导投资者关注价值投资而非短期逐利,明确募集资金用到实处,有助于营造健康的投融资市场,真正实现脱虚向实。对二级市场而言,依赖高折价率来获取定增市场套利的机会将减少,定增市场的投资将更加关注公司的成长性和长期投资价值。有助于引导二级市场回归理性,回归价值,有助于套利资金回流价值蓝筹投资。

  可转债具有一定的投资价值。可转债实质上是由普通债券和一份股票看涨期权所构建。短期来看,可转债市场面临的负面因素出现小幅缓解:股市出现回暖;从转债供给来看,供给端略有缓和;转债绝对价格、估值均已在较低水平,非传统转债投资者关注度提高。

  估值已再受压,再融资新规叠加,春天再现。“转债估值再受压后,当前进一步下跌的空间不大。随着可转债市场的扩容,可转债的估值将会有一个上升的过程。大中盘转债标的陆续补充,机构积极配置将进一步稳定转债市场。证监会发布再融资新政,抑制过度融资,引导资金脱实向虚,但再融资时间隔离要求不约束可转债发行,折射出监管部门鼓励发展可转债市场的意图。” 东莞证券分析师何肖贞表示。

  (责编:李丹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