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不小心举牌”背后玩的是什么套路?“香水大王”周信钢再领罚单

2018年05月24日06:00 来源:上海证券报mp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可是,“香水大王”周信钢多次滑落到同一条河里,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山东证监局最近对59岁的周信钢开出一张罚单:

  经查,自2014年9月24日起,周信钢控制并操作其本人的3个证券账户、妻子李欣的2个证券账户、女儿周晨的2个证券账户共7个账户交易康跃科技股票,至2016年7月25日,合计持有康跃科技4.9909%的股份;2016年7月26日,周信钢操盘的雷奥3期基金账户买入康跃科技0.2458%股份,持股比例升至5.2367%,突破举牌线。

  证监部门认定,南京雷奥与周信钢合计持有康跃科技股票达到5%时,未及时向相关部门作出书面报告,通知康跃科技并予公告,违反了《证券法》相关规定。据此,山东证监局对南京雷奥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对周信钢给予警告,并处以10万元罚款。

  40万元的罚款对牛散周信钢那根本不是个事儿!

  不过,蚊子再小也是肉。南京雷奥及周信钢在陈述申辩意见中提出,南京雷奥由中国银河资管全权负责基金外包服务,由于内部信息未能与周信钢本人及时沟通,导致违规事项。对此,山东证监局未予采纳。

  香水界最会炒股的人

  周信钢不是资本市场的陌生人。

  作为改革开放后第一批调香师,周信钢在香精香料行业名气不小,后创立南京欧亚香精香料有限公司和圣美伦(南京)香水有限公司,人称“香水大王”。经营实业之外,周信钢还拥有南京大学金融投资硕士头衔,在南京私募圈赫赫有名。

  上证报记者曾认真梳理过周信钢的A股投资轨迹。应该说,周信钢并非翻云覆雨的资本大佬,他能在人才济济的A股市场里出名,靠两大标签:“全家出场”“不小心举牌”

  A股投资大佬多喜隐名埋姓,躲在一堆“马甲”背后操盘。但周信钢炒股用的是真名,还拉上了妻子李欣和女儿周晨——周家的三人组合已在多家公司披露的权益变动书中得到证实。

  多次“不小心”

  作为香水界最会炒股的牛人,周信钢2010年在资本市场“走红”。

  从2007年10月开始,周信钢利用“周信钢”“周晨”“李欣”“南京欧亚”“圣美伦”5个证券账户交易美欣达(现名“旺能环境”)股票。当持股比例达到美欣达总股本5%时,却未及时履行报告和信息披露义务,也未停止买卖股票。

  截至2010年6月,周家已合计持有7.52%的股份时,才履行报告和信息披露义务。此时,市场才注意到,“香水大王”来A股淘金了!

  2011年,证监会向周信钢开出罚单,给予警告并处30万元罚款。记者翻出当时的罚单,周信钢当时也提出了申辩,说自己不熟悉《证券法》的具体规定,而且所持股份没有卖出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请求给予减免罚款。当然,证监会未予采纳。

  细想,周信钢毕竟是做香水的,第一次违规因“不熟悉规则”情有可原。可是,马上有了第二次。

  2014年,周信钢家族账户组在交易永利带业(现名“永利股份”)、海联讯股票时,又出现了达到举牌线未及时披露的违规事项,并且还出现了短线交易的情况。

  上海证监局2017年8月开出罚单,对周信钢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给予警告,并处以40万元罚款;对周信钢短线交易违法行为给予警告,并处以10万元罚款。

  有趣的插曲是,2013年6月、7月,周信钢还在短短两个月内举牌了明家科技(现名“佳云科技”)、亿通科技

  当时,周信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解释:“其实,两只股票我都不想举牌,是计算的时候算错了,所以买过了。我持有的股票太多,不仅仅是这两只,账户又多,且不在一个券商,很容易算错。”

  打那以后,有那么两年,周信钢家族的确如履薄冰,小心炒股,没再犯小学数学的错误。

  直到2016年12月,新元科技披露,周信钢及妻女李欣、周晨,以及一致行动人云南国际信托—睿金—汇赢通294号单一资金信托(周信钢作为委托人参与)、四川信托—睿进5号信托计划(李欣作为委托人参与)等账户,在当年3月就构成了举牌,却一直未履行披露义务,且后续又进行了增减持操作。至当年12月8日,周信钢家族的持股跃升至7.87%。

  如你所猜,周信钢的解释又是“不小心”。

  周信钢方面称,因信托计划都由各自的管理人进行产品管理,周信钢及其一致行动人分别作为不同产品的委托人,未能及时关注到产品的持仓情况,故未能及时通知公司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2017年1月,深交所发布监管动态,因周信钢账户组举牌新元科技信息披露迟到长达九个月,深交所对周信钢及其妻女共三人账户限制交易,限制期自2016年12月27日至2017年2月9日。后来,北京证监局也找了周信钢谈话:

  蹲守“4.9%”

  说到周信钢的投资策略,尽管“不小心”举牌了好几家上市公司,但他的总体策略是“蹲守4.9%”。因为根据相关规定,一旦持股突破5%,在半年内将不得反向交易。

  从周信钢的投资思路看,其投资股票并不是想介入公司运营或者争夺控股权,纯属财务投资,“4.9%”的持股线进可攻、退可守,不失为一种最佳的策略。

  另外,周信钢一旦相中猎物,持股周期都较长,标的多是流通盘较小的中小板和创业板公司,以重组套利为目标。

  2018年一季报显示,2007年就在A股市场下注的周信钢家族,十年后依旧有着丰茂的投资版图,其家族成员持股的上市公司有近20家,其中,家族成员重合持股的重仓标的包括亿通科技德艺文创新莱应材康斯特等。

  如亿通科技2011年上市后披露的首份年报中,周晨就以47万股持股位列流通股股东榜单。

  后来,周信钢家族持续增持,在2013年7月完成举牌。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李欣、周晨母女仍持有4.85%股份,从一个侧面显示了周信钢的“专注”。从股价走势测算,周信钢所持亿通科技的浮盈最高时超过5倍,最新浮盈约1.6倍。

  周信钢2013年曾对外表示:“我就是一个资金规模大点的股民而已”。但近年,“周信钢账户组”成员逐步扩容,除了周家三口的个人账户外,周信钢还借助信托产品通道加杠杆,另于2015年6月设立了注册资金为1亿元的雷奥投资,目前发行有雷奥2期、雷奥3期两支基金产品。

  私募明星之后,手握14亿的“牛散”也在这类股上栽了

  刚被立案调查又曝债务违约,这家市值近200亿的公司陷入工资难发困境

  编辑:孙放

严正声明

上海证券报微信保留本文的所有权利,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编辑、重新发布。否则,将被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http://www.cnstoc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