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ST商城甩卖资产续命,黄茂如“折戟”沈阳只剩壳

2016年11月08日09:26 来源:野牛股票APP

  临近年底,*ST板块的大批妖股又要开始粉墨登场了,作为脱帽战队的一员,*ST商城(600306.SH)的行情已经妖风阵阵。

  11月5日,*ST商城(沈阳商业城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商业城”)发布公告:董事会决议,不再继续推进发行新股购买宜租(深圳)车联网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的重组方案。正式宣告这次借壳重组结束。

  但这一看起来重大利空的消息,丝毫不改商业城在二级市场的强势上涨。11月7日(星期一)*ST商城再次涨停,并以封住涨停板的架势收盘,收报16.82元/股。

  商业城本是沈阳市的一家区域性百货零售类公司,最早是国资控股,在沈阳拥有商业城、铁西百货两大老牌百货大楼。近年来,公司实际控制人不断易人,业绩每况愈下。虽然重组动作不断,但越重组越亏损。目前已经资不抵债,预计2016年仍将经营性亏损,因此保壳已经成为当前迫在眉梢的任务。

  2014年初,潮汕富豪、“茂业系”掌门人黄茂如成为其实际控制人。自此之后,重组成为商业城的主旋律,这家总股本仅为1.78亿股的袖珍小盘股,成为黄茂如的掌上明“壳”。

  经营巨亏,黄茂如“折戟”沈阳

  潮汕商人黄茂如以地产起家,1995年创建茂业集团,发展重心为零售商业,以地产+零售商业的模式,将茂业百货打造成一家知名连锁百货品牌,目前在全国有百货连锁店40余家。

  作为百货业界的领军人物,全国扩张无疑是零售资本最原始的冲动。沈阳作为东北的大城市,当然要纳入茂业百货的版图。一方面,茂业百货在沈阳市开了2个门店,另一方面,当然是收购,在沈阳当地拥有优质网点的商业城,作为一个股权分散的上市公司,而且经营业绩不佳,无疑是很好的猎物。

  但自从茂业国际2014年初拿下商业城的第一大股东位置,黄茂如成为实际控制人之后,茂业国际并没能利用自己的百货业经营能力改善商业城的经营业绩。与此同时,茂业系在沈阳的所有店面,都亏损得一塌糊涂。

  目前,除了控股的*ST商城旗下在沈阳有铁西百货大楼、商业城2个老牌百货商场,茂业百货在当地还有2个自有门店,分别是茂业百货铁西店和茂业百货五里河店。

  公告显示,2015年,*ST商城(600306.SH)经营性巨亏1.63亿元,当年底已经资不抵债,净资产为-4362万元。

  而茂业百货的2个自有门店,经营业绩也让人不敢恭维。据*ST商城2016年5月18日关联交易公告,披露了关联方茂业百货的沈阳2门店的状况:

  茂业百货铁西店:隶属企业为沈阳茂业时代置业有限公司铁西分公司,截止 2015年12月31日,资产总额4482万元,净资产-1878万元,2015年度营业收入 9729万元,净利润-439万元。

  茂业百货五里河店:隶属企业为沈阳茂业置业有限公司金廊分公司,截止 2015年12月31日,资产总额5957万元,净资产-3365万元,2015年度营业收入 5082万元,净利润-1321万元。金廊分公司、铁西分公司最终控制人均为黄茂如,为本公司(商业城)关联方。

  虽然比起商业城来说,茂业百货沈阳2个门店的年亏损额只是毛毛雨,但从净资产额均为千万级别的负数这一状况来看,亏损已经成为茂业系沈阳市场的主题词。究其原因,一方面是线上网店对百货业冲击很大,尤其是女装。另一方面,沈阳市面积10万平方米以上的大型商场或购物中心,已经开业的数目超过50家,供给严重过剩,竞争非常激烈,要挣钱很难。

  黄茂如接盘商业城始末

  黄茂如的百货商场经营得好,但为他获得名望和巨额财富的,主要是资本市场的长袖善舞。最早是在成商集团(600828.SH)的收购上崭露头角,2005年,黄茂如以3.8亿元的低价,从大股东迪康集团手中购买连年亏损的成商集团65.75%的股份,后来改名茂业商业。

  之后,将成商集团的亏损性资产剥离重整,打包成茂业国际(0848.HK)到香港上市,获得资金后进一步在国内百货业扩张,在资本市场频频举牌。

  商业城、渤海物流(000889.SZ)、银座股份(600858.SH)、大商股份(600694.SH),都是黄茂如在二级市场举牌过的公司,并成功入主*ST商城、渤海物流(已经过重组改名为茂业通信)。

  成立于1999年,以百货零售业为主,坐拥沈阳市国资委背景的商业城,于2000年在上交所上市。2008年,商业城亏损2167万元。随后开始了连续亏损和资不抵债的不归路。

  2009年,沈阳市国资委以2.7亿(较净资产折价0.3亿)的价格将商业城的第一大股东——沈阳商业城(集团)全部国有产权进行承债式转让,深圳琪创能贸易有限公司接盘。2009年交易完成后,琪创能共计持有商业城26.14%的股份,实际控制人由沈阳市国资委变更为熊利碧。

  2011年底,张瑜文通过信托及资管计划控制了琪创能,间接持有了商业城24.25%股份,成为商业城实际控制人。但熊利碧和张瑜文都无力扭转商业城的经营颓势。由于连年亏损,2014年被*ST。张瑜文也无力进行脱胎换股的重组。

  茂业国际旗下的中兆投资,开始在二级市场不断举牌商业城。后来,焦头烂额的张瑜文与黄茂如握手言和。2014年2月16日,中兆投资与沈阳商业城(集团)签署《股份转让协议》,中兆投资以现金 2.07亿购买其持有的商业城2091万股股份(约占商业城总股本的11.74%)。该次交易完成后,中兆投资共计持有商业城 5205万股,占商业城总股本的 29.22%。

  至此,商业城控股股东由原来的琪创能变更为中兆投资。但细心的看客一定会发现,琪创能还留了近1600万股在自己手里,目前仍是商业城第二大股东,持股8.94%。目的其实很简单,就是等着黄茂如的资产腾挪术,持股待涨,再伺机高位减持。

  拆掉*ST商城,只为卖“

  自从黄茂如入主商业城,这只小盘袖珍股,经营业绩不佳,一开始便被赋予了很大的重组想象空间。当然,重组动作也频频出现。

  只是,从沈阳百货业的经营数据来看,商业城作为百货资产的运作平台,无疑缺乏想象力,连年亏损的资产装进上市公司有害无益。要脱胎换骨,那么重组要从拆分商业城资产开始。

  黄茂如入主半年不到,2014 年 6 月 26 日,商业城与关联方深圳茂业商厦有限公司签署了转让协议,分别以2.955亿元和4140万元的价格出售辽宁物流有限公司99.94%的股权和沈阳安立置业经营有限责任公司100%的股权。这两块资产成功剥离。同时,也为商业城摘掉*ST的帽子立下了汗马功劳。

  2015年,商业城开始了大刀阔斧的重组。于股灾期间的8月31日开始停牌,11月24日,发布重组预案:以13.28元/股向易乘投资定向增发股票,收购易乘投资旗下的深圳宜租车联网有限公司100%股权,估价15亿元,公司主营业务将改为租车和车联网。增发后,易乘投资的张振新将持股38%,取代黄茂如实际控制人的位置,实际上就是卖壳给宜租车团队。一时间,股价一飞冲天,从停牌前的低位12.88元/股,连续涨停,最高达到44.64元/股。

  但这一重组方案,虽然让商业城的股价飞上了天,却因借壳上市审核无法过关,于2016年7月未能通过证监会审核。

  若商业城今年底净资产仍为负值,或者继续亏损,公司股票将暂停上市。三季报显示,公司目前净资产为 -1.3亿元,亏损额8700余万元。今年剩下的时间,已经只有2个月不到了。

  摆在商业城面前的,还是要卖资产,大刀阔斧变卖值钱的家当,因为2016年经营性亏损太大,必须扭亏为盈,还要将净资产由负转正。

  10月公告,公司拟溢价31%,作价3.6亿出售子公司铁西百货99.82%的股权,接盘者是第三方莱茵置业,属于港资企业。而这一资产的账面价值为2.7亿元,此次出售可以获得9000万的投资收益。

  如果还不能扭亏怎么办?公司还有备选方案,10月26日发布公告,公司拟出售持有的盛京银行8,550 万股股份,持股比例1.47%。持股成本8550万元,当前股价8港元,可以获得4亿元人民币。成功出售就可以获得3.1亿元的投资收益。

  以上两笔交易达成,稳稳的扭亏为盈,净资产转正。

  总之,资不抵债的商业城,最大的价值就是壳资源的价值了,能卖的可以通通卖掉,甩掉亏损包袱,还能获得一次性投资收益。只要能保壳就好,反正借壳重组的话,一个干净的壳才是最抢手的香饽饽。

  高位套现,持壳待沽

  深谙资本运作手法的黄茂如,利用旗下中兆投资在二级市场举牌商业城之后,再用2.07亿的价格,从张瑜文手中接手2090万股(11.74%的股权),每股均价9.9元,从而以29.22%的持股比例成为控制人。

  但在随后的牛市顶部,即2015年6月初,黄茂如便在二级市场抛售了5%的股份,抛售价约为35元/股,收回现金约3.1亿元。而高位减持后,剩余股份仍有24.22%维持第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地位。

  而在黄茂如高位减持之后,前任大股东及现任二股东琪创能,则在2015年12月份的重组利好出台之后的高位减持套现,上演一出“兄弟先走,我来断后”的好戏。

  东北三省近年来经济增速放缓严重,其中辽宁2015年的GDP增速仅为3%,低于全国平均6.9%的水平,在各省排名中位列倒数第一。

  全国零售企业零售额自2012年以来已连续放缓,加上沈阳商业地产严重过剩,当地零售市场因此处于严重饱和。在地域环境不利及电商发展带来的双重冲击之下,打破亏损状况并不容易。

  因此,摆在商业城面前的路,只有重组,才能扭亏。对黄茂如来说,只有扭亏,才能保壳,壳在就有价值,专注重组才能待价而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