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王健林的不安全感和焦虑症

2017年06月23日23:55 来源:财经八卦阵

  

  大清首富胡雪岩比你想象的更像个男人

作者:商业史记

文章已获得作者授权

  1

  一谈到政 商关系

  人们总是第一个想到胡雪岩

  首先他有一个贵人

  杭州知府王有龄

  官家的许多往来官银可以存在胡雪岩那

  跟现在拉存款没啥两样

  如果离了这层关系

  官家把银根都缩回去

  大不了生意做小一点

  并不至于灭顶之灾

  晚清中兴有两大名臣

  左宗棠和李鸿章

  两人虽然同时在曾国藩麾下效力

  但彼此互相不买账

  胡雪岩是在杭州城被围困

  替王有龄搬救兵路上偶遇左宗棠的

  左欣赏他倚仗他

  在湖湘子弟遍天山的时候

  背后是胡雪岩长袖善舞戮力筹款筹粮

  没有左胡努力

  现在边疆会怎样很难说啊

  帮了左宗棠

  胡雪岩的命运也就注定了

  他成为李鸿章最为嫉恨的一个人

  在盛宣怀的帮助下

  断了阜康钱庄的流动性

  顷刻之间灯火下楼台

  一代红顶商人在凄凉中去世

  仰慕胡雪岩的有之

  模仿胡雪岩的有之

  责备胡雪岩的亦有之

  后人各取所需

  我在想

  胡雪岩与JP·摩根同生于镀金时代

  却没有那样的运气

  产业报国

  金融强国

  这是现代性转型必须的两大经济支柱

  商人一旦卷入政治旋涡

  千古骂名就逃不脱了

  这是一个重农主义两千年的社会

  商人重利轻义已经根深蒂固

  官商关系走得太近但缺乏透明制衡

  也是事实

  穷人与富人之间的阶层固化

  更加激起了沉睡已久的

  官商一体的想象

  2

  首先你得有一个小目标

  比如先欠它个一个亿

  那你离首富又近了一步

  就像王健林那样欠各金融机构

  至少2000多亿吧

  所以他可以有自己的私人飞机

  可以随时想飞哪里就飞哪里

  本来这也无可厚非

  因为国民公公有一个本事

  更多负债就有更多资产

  更多资产就有更多收益

  王健林父子的炫富

  包括私人飞机的奢华

  和国民老公的八卦绯闻

  不管有意无意

  重新激活了人们内心中古老的观念

  尤其在阶层固化的今天

  一旦来自官方的一点风吹草动

  都可能动摇

  资产高达7000多亿的万达集团的根基

  就如本周四上午,

  没有任何征兆情况下,

  万达系的债券股票都出现剧烈波动

  直到当天下午

  更多的消息出来,

  原来是金融监管系统正在摸底调查

  那些在海外有激进并购和投资的

  民营集团如HH、AB和复星

  在监管者看来

  激进的海外并购很可能潜伏者

  非理性的投资和

  债务风险

  巧合的是,

  万达HH、AB和复星过去一年

  都因各种传闻卷入事端

  激发了人们从吕不韦到胡雪岩的猜想

  3

  普通人会问

  几辈子都花不完

  要赚那么多钱干嘛呢

  问的很浅

  但深究起来答案并不简单

  成功的人都有焦虑症

  当然并非每个焦虑的人都会成功

  比如蓓老师会说

  房贷、工作压力、剩女

  以及对自己不进则退的要求

  环境太浮躁人际关系复杂

  就有焦虑感啊

  我想许多许多中产阶层看了

  必然会有同感

  心有戚戚焉点点头

  聪颖的晶老师说给翻译一下

  蓓老师这是有房有车,高职高薪,

  还独立进取

  虽然单身但富有想象力

  就如你从正面看万达资产7000多亿

  从反面看负债至少2000多亿

  任何事正反面一看

  取决于你控制情绪的方向

  所以你说王健林会没有焦虑感

  当然焦虑啊

  被投行骗去香港IPO

  然后又冒然私有化回A股

  一来一去四五年时间窗口浪费了

  有时候天算不如人算啊

  恒大股价过去半年涨了两倍了

  金融自由度或许更有规矩

  但金融全球化和更开放是中国必须

  股票债券香港和内地都通了

  万达回A股有啥好呢

  准注册制下越来越多新股发行

  原来的高估值高市盈率必然成为过去式

  万达模式高歌猛进赶上

  中国货币相对宽松

  但这种宽松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

  音乐会有停止的那一刻

  你们说王健林会没有焦虑吗

  4

  焦虑使人进步,

  不安全感使人退步

  因为焦虑

  人的创造性和勇气会被天才般创造

  马云马化腾身上你会读懂他们的焦虑感

  有一种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

  打了鸡血式的拼

  反观李彦宏杨元庆

  却沉迷在自己人制造的虚幻中

  王石王健林在他们这代人里

  有一种天生的敏锐和果敢

  他们的聪明才智与这个时代相得益彰

  对于他们来说

  唯一的负能量来自于深深的不安全感

  这与他们业务的模式有极大关系

  无论是住宅地产还是商业地产

  都与土地金融这两大敏感的领域相连

  与ZF必须存在很深的关系

  当然这种关系可以是勾结关系

  也可以是互相成就的良好的政商关系

  这也是为何王石更愿意有央企这个干爹

  如果时间轮回一次

  让胡雪岩再次做个选择

  我想他还是不避讳支持左宗棠

  收复新疆的壮举

  三十功名尘与土

  八千里路云和月

  男人存在这个世界上大概最重要的是

  责任和使命

  我想王健林如果再次选择

  也依然会选择同一条路

  一个万达城就是一座城市新中心

  极大提升了城市商业化和现代化水平

  万达模式的表面看起来是低价拿到

  市中心黄金地段

  而且18个月就给你造起来

  因此满足地方官员任期内的政绩需求

  但我以为,万达模式更为重要的是

  他连接的全球商业品牌供应链

  没有这些品牌一起参与

  万达商业城就是荒凉的中心

  说来也是让人不解

  每个人都受惠于商业文明

  却对商业充满高度警惕和戒备

  我想只能从人性的角度去理解

  大部分人生性敦厚

  谈钱总是羞涩

  而那些勇于谈钱和进取心的人

  容易在商业上大获成功

  过上奢华的生活

  这当然让人心有不满

  如果找到了商业成功背后

  有寻租或者不当之举

  那就坐实了商业是坏的心理暗示

  在转轨时期,

  商业上的成功经常摆脱不了寻租

  这更增加了人们对商业的不信任

  凡此种种

  都让商人群体变得面目模糊

  毁誉参半

  也因此多数人知道的胡雪岩的故事

  也就是他当红顶商人的梗

  对他在杭州屠城危难之际

  在边疆开拓的历史机遇之际

  所表现出来的用于担当和不辞辛劳

  则视若无睹

  王健林们的不安全感

  既源于制度环境

  也源于转型时期财富积累方式

  他们这一代人

  必须要承担这样的被严厉审视的代价

  因此一有风吹草动

  人们总是引颈相望可能的结局

  其实哪一种结局都很正常

  一个国家最稀缺的是企业家群体

  和企业家精神

  善待之

  那是国民福祉所在

  那是繁荣根基

  富无经业、货无常主,以末致财,以本守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