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小快递公司“停运”背后:巨头占据七成市场,中小快递“没机会了”

2018年04月20日16:47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文/佟亚云

编/李悫

4月19日,申通快递发公告称,快捷快递股东未就重组方案达成一致,快捷快递的债权人兼持股10%以上的创始人股东吴传龙于4月13日向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申请公司进行破产程序。

此前国家邮政局提示快捷快递的服务异常。今年4月13日,国家邮政局发布消费提示称,快捷快递在部分地区服务运行出现异常,提请广大消费者谨慎使用。

快捷快递代理商表示,清明节后,快捷快递内部通知全国范围内停运。快捷快运方面表示,正式暂停运营是从4月18日发布公告开始的,具体复运时间尚不明晰。

今年的3月1日,申通与快捷共同出资成立的申通快运才正式起网运营。随着快捷快递的停运,4月17日,申通公告,申通快运项目被暂缓推进。

围绕快捷快递陷入停运的原因,申通、快捷各执一词。但现实层面上,快捷的停运已经让其加盟商、员工陷入危机。而快捷的停运,更凸显了快递行业的发展现状——在顺丰、三通一达等快递巨头占据七成市场份额,且快递毛利率越来越低下,中小快递企业已“没有机会”。

快捷快递停运,加盟商陷困境

“快捷快递真的要倒闭了吗?”“什么时候可以复运?”

快捷快递全国加盟点交流群内,一份名为《3月12日全国异常网点预警》的文件显示,截至今年3月12日,快捷快递全国共有233个异常站点、4.73万票积压快件,其中浙江和广东异常网点件量较大,分别为8100件和6657件。

文件显示,“退网”是导致异常的主要原因,处理积压货物的方法主要为代派,即委托同行发货。

(快捷快递异常网点预警文件)

停运期间没有收入,但房屋、车辆、员工仍在“烧”钱,快捷快递的加盟商陷入困境。

杜丽(化名)在东北某县级市经营着一个快捷快递的二级网点,半年前她花10万从别人手里买下加盟店,房租一年2.6万,过户花费近1万,加上电脑、电脑、扫描枪、包装用品、电瓶车、雇用员工,整体花了接近20万。

“把自己攒的钱和父母养老的钱都拿出来了,还借了一部分。现在孩子刚两个月,快递就停了,收入也没了,孩子小还不能离开我,现在看着这么点孩子跟着我都快要饭了。”在快捷快递停用后,杜丽显得很无助。

官网显示,快捷快递成立于1997年,2013年,由吴传龙股东团队收购重组。截至2016年5月,快递服务网络覆盖全国地市级以上城市及85%的县乡镇区域。

目前快捷快递全国有9万多员工,终端服务网点5400余个,大型快件分拨中心107个,运输、派送车辆1万多辆,航空线路上百条,日处理量120万件。

杨元(化名)和王路(化名)都已经在快捷快递做了十几年,他们自称“和总裁很熟”,相信快捷快递马上就会好起来。

王路是快捷快递江苏省某县级市的总代理,市里的快捷网点都由王路直营。在停运以前,他的利润差不多每年为100多万。

“现在一停啥也没有了”。王路的店刚刚把人换下,车辆保险、房租都是损失。他在等着快捷复运,“快捷不起来我就不做快递这一行了,快捷就像家一样,家你知道吗?不管有钱没钱你都不会换掉家的”。

杨元在北京做代理,在快捷通停运的这段时间内,仍有老客户——旁边电子城内的商户们直接联系到杨元,杨元再通过中通把这些件发出去,赚中间的差价。

“原来一天能挣三四百,现在一两百吧,先活着呗,还能怎么办”。杨元雇佣了一个年轻的快递业务员,每个月给他开6、7千,剩下1万多的利润。

杨元目前不考虑换公司,一方面是和王路一样,对快捷公司、对“吴总”的信任和不舍,另一方面,退网就拿不回几万块的押金。

“万一吴总就融到钱了呢。”杨元说,“我们现在就等他一句话,等着恢复运营、正常取件。”

在“快捷快递”百度贴吧中,有用户声称是快捷快递原加盟商,在退网半年后尚未拿到押金。有快捷快递的员工在贴吧声称几个月没有发工资,公司内部员工接受采访时确认,至今已经4个月未发工资。

快捷快递则在4月18日发布公告,称目前公司的业务收入已经连续严重亏损,“造成全网络的人员工资(2个月工资)、网络运营班车费用、网点的提现费用无力支付的现状。”

申通快运“罗生门”

快捷快递的困境,还牵扯到快递业巨头申通快递

申通快递与快捷快递的第一次交集出现在2017年8月,申通快递对快捷快递增资1.33亿元,持有其10%股权。

2017年11月,申通快递与快捷快递达成协议,共同设立上海申通岑达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申通快运项目)。其中申通快递出资3,500.00万元人民币,占股70%,快捷快递出资1,500.00万元人民币,占股30%。公告显示,新成立的申通快运将逐步承接申通快递的大件产品。

今年1月31日,快捷快递召开股东会,决定清点公司现有全部资产并将全部资产全部整体出售给申通快运。

3月1日,申通快运正式起网运营。但仅一个半月后,囿于“快捷快递生产经营处于半停滞状态”,申通快递于4月17日公告,表态暂缓推进申通快运项目。

4月19日,申通再发公告,披露了与快捷快递之间的分歧。“2018年2月28日,快捷快递股东会形成决议:快捷快递创始人股东在本次会议后马上启动创始人股东对快捷快递借款的债转股工作,同时快捷快递创始人股东马上着手解决不低于1亿元人民币的运营资金,用于维持快捷快递的正常运营。截止目前,快捷快递创始人股东并未履行该决。”

“2018年4月12日,快捷快递股东会纪要确定:快捷快递的股东未就重组方案达成一致,公司的债权人兼持股10%以上的创始人股东吴传龙于2018年4月13日向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申请公司进行破产程序。截止目前,吴传龙先生仍未履行相关约定。”

对于申通给出的理由,快捷快递方面并不认同。4月19日,一名快捷快递内部人士对“公司深读”称,“(快捷快递)停运的主要原因是由于去年启动申通快运项目,快捷很多网点转移到申通快运,快运项目做大件,导致原先的业务量有所下降。”

申通快递声明)

快捷快递4月18日的公告中,也曾表示为了“全力支持并运作申通快运”,快捷快递计划将公司原有的快递业务(小件运输)全部转型为快运业务(大件运输)。快捷快递近1/3的网点正式加盟了快运网络、近1/3的网点被申通快递收购、近1/3的网点仍然在快递网络内。

“但申通快递在具体实施和运营申通快运时极为不配合。”快捷快递的公告称。“2018年3月28日,申通快递单方面宣布暂缓快运项目的推进工作,暂停发放申通快运所有物料”。

申通方面的回应称,根据申通快递与快捷快递8月1日签订的《增资协议》,“申通快递已按协议约定履行出资义务”“申通快递不参与快捷快递的实际经营管理”。

快捷快递内部人士表示,“现在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双方都是有一定的过错的,但是个人认为还是要以和为贵,以大局为重,而不是僵持着,最终受伤害的还是基层网点和员工,得不偿失。”

“公司深读”获得的申通快递内部文件显示,申通快运项目“暂定为三个月后重新逐步启动,具体以通知为准”。

对于加盟商、员工等被拖欠的费用,在4月18日的公告中,快捷快递称曾与申通快递商讨解决费用事宜,“但也均因申通快递认为其与公司面临的现状无关而未形成解决方案。”

快捷快递内部人士对“公司深读”称,目前快捷快递还在和申通方面沟通,积极寻求上述问题的解决办法。

快递巨头占七成市场份额

近些年,快递行业整体以较快速度发展。2012-2017年的快递量增速均超过40%,快递业务收入增速也在30%以上。

国家邮政局的信息显示,2017年全国快递业务量完成了400.6亿件,年均增长达到42%;目前国内已经有7家企业陆续上市,形成了7家年收入超过300亿元的企业集团。

(2016年邮政行业发展统计公报)

在快递行业的快速发展过程中,越来越明晰的趋势是,快递行业的巨头已形成“割据”的格局。

2016年,全国快递服务企业业务量累计完成312.8亿件,其中国有快递企业业务量完成28.4亿件,民营快递企业中,中通为44.98亿件,圆通为44.6亿件,申通近32.6亿件,韵达32.14亿件,顺丰25.8亿件,百世快递逾21亿件。巨头“分食”下,留给其余中小快递公司的市场份额剩余26.62%。

三家已发布最新年报的快递公司数据显示, 2017年,中通快件量为62.19件,占全国累计业务量的15.52%;圆通快件业务量为50.64亿件,占比12.64%;顺丰控股总快件量为30.52亿件,占比7.6%,三家合计占全国累计快递企业业务量35.76%。

“在行业内稳健发展的情况下,我们认为竞争基本围绕上市的7家公司,还有邮政这样的企业展开,中小企业基本没有什么机会。”贯铄企业CEO、快递业专家赵小敏称。

而占据七成市场份额的快递巨头,日子也并不好过。“快递行业都在走下坡,业务越来越多,但利润越来越薄,没必要做了”、“利润薄,都在烧钱,别做快递这行”,接受“公司深读”采访的几位快递业务员表示。

中通快递2017年年报显示,其毛利率从2016年的35.2%下降到33.3%;圆通快递2017年财报显示,公司快递业务的毛利率为10.76%,而2016年为12.94%。

圆通还具体披露了其单笔快递的收入、成本状况。数据显示,圆通单票快递产品收入为3.68元,成本为3.29元,毛利为0.39元/票,相比2016年0.47元/票,票均毛利减少了0.08元。

圆通快递对此的解释为,单票毛利下降主要因为单票收入下降,而单票收入下降是的原因是“为了支持加盟商业务的发展,保持公司快递业务的竞争力,适应快递市场的发展态势,公司对中转费的收费标准进行了一定幅度的下调。”

快递物流资讯网首席顾问徐勇认为,快递行业的结构和同质化竞争可以解释现状。“电商占的比重太高了,75%以上,电商用自己的优势打压快递价格,快递企业同质化竞争又导致以价换量,陷入这样一个怪圈。”

中小快递企业“没机会”

像快捷快递一样的中小快递企业如何从这种困境中突破?二线快递企业“天天快递”给了同行一个启示。

2017年4月,苏宁物流以42.5亿元收购天天快递100%股权。苏宁年报显示,天天快递2017年营业收入为14.29亿元,净利润为-5.81亿元。

快捷快递也试图复制天天快递的路径。2016年以来,快捷快递得到了两家上市公司的“青睐”,共融到2.33亿元。

2016年12月20日,深圳上市的成都三泰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T三泰,下称“成都三泰”)以25亿元的投前估值,以自有资金对快捷快递进行1亿元的增资,增资完成后持有3.85%的股权。

2017年8月,申通快递按照12亿元的投前估值,以自有资金1.33亿元对快捷快递进行增资,增资完成后,申通持有快捷快递10%股权,成都三泰的股权比例下降至3.46%。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申通快递增资价格低于成都三泰,触发了成都三泰与快捷快递增资协议中的反稀释条款,补充协议要求快捷快递于2017年12月1日前完成下一轮融资,且融资投前估值不得低于27.33亿元,融资股权比例不低于5%。

在规定日期前,快捷快递未能达成对赌要求,包括吴传龙、章建荣在内的6位创始人股东共向成都三泰转移占总股本4.03%的股权。

而在申通的投资中,快捷快递创始人股东对未来三年的业绩做出承诺。申通披露的投资协议显示,快捷快递2018-2020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不低于30亿元、40亿元和50亿元,净利润不低于0.2亿元、1.8亿元和4亿元。

此外,快捷快递还做出了上市对赌条款,若未能于 2022 年 12 月 31 日前完成中国境内合格首次公开发行或被境内的上市公司并购,申通快递有权要求创始人股东回购其持有的快捷快递股权。

“这样的机会已经不存在了。”赵小敏称。“天天是快递行业内比较早的一家公司,其他公司相比天天没什么优势,已经错过了买卖的最佳时机。快递行业烧钱的阶段已经结束了,现在是挤泡沫的阶段,现在有很多新兴力量比如京东物流,相比中小快递企业来讲,在资金和流量方面更有优势。”

徐勇认为未来快递行业将进一步提高产业集中度,“现在我们品牌太多,未来发展趋势一定要有一个定位,大型快递物流企业向综合物流转型,中型向专业化转型,小型向个性化转型,优胜劣汰”。徐勇提出,中小企业快递“逆袭”可能性较低,应该进行个性化发展,“不要去强调多大,要专注做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