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30年独家记忆,大发展,大机会!未来?请回答,我们的时代

2019年01月18日17:54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30而立!

  如果对于一个普通人而言,30年的成长能让他从稚嫩走向成熟;如果对于一个企业而言,30年的坚持能让它从微小走向庞大;如果对于一个国家而言,30年的发展能让她从孱弱走向强大。

  1988年-2018年,30年的时间,我们到底经历了什么,故事写在了记录我们青春的眉眼间,写在了记录企业发展的足迹里,写在了记录国家辉煌的史册上。

  他们,带着30年的“独家记忆”,来带我们回顾这个时代的共同记忆。

01——1988:青铜年代

  在改革开放的第一个十年,“摸着石头过河”,无论是对国家还是第一代企业家们都如是,机遇还是挑战,就看你摸到的到底是一块什么石头。

  国家的策略是建立特区,深圳、珠海、汕头、厦门,四个特区的建立,给改革开放开辟了一大片试验田,给政策、给机会,来,特区欢迎你。

  而就在第一个十年即将收官的1988年,深圳是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而交通部旗下的招商局主导的蛇口工业区则是排头兵,是 “特区中的特区”。在“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刺激下,全国改革看深圳,深圳改革看蛇口。

  那一年,蛇口的辉煌一时无二,那一年的5月27日,仅有13位员工的平安保险公司挂牌成立了, 多年筹备的努力和辛苦,最终没有辜负,“百年招商、重操旧业”,平安保险成为了此时蛇口最明亮的明珠。

  青铜时代,对于中国企业来讲,是一个萌生或者孕育的时代,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对接之间,有毅力的金子经过时间打磨,就发光了。

02——1998:白银时代

  在进入到了90年代,“市场”这个词更多被提及,而这也是一个探索深入的时代,邓小平在南方谈话中特别提到,“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些,看准了的,就大胆地试、大胆地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基本确立,无论是对于企业还是企业家,无异于是正名和松绑。

  中国的改革大刀阔斧,而对于中国的金融业来讲,“改革开放”的意味就更加明显,保险业成为金融业最先对外开放的领域。这让外资对于中国经济也愈加着迷,尤其是对于刚刚揭开神秘面纱的中国金融业,心生向往。

  彼时,摩根斯坦利和高盛向平安伸出了橄榄枝,而顶级投行入股平安,给平安带来的不止是资金那么简单,更在于资本国际化带来的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让让平安继“第一个外资入股”之后,创下了行业的多个第一。

  1998年,经过了10年迅猛发展的平安则进行了求新求变的产险改革,而与平安合作的正是由摩根斯坦利和高盛推荐了国际顶级咨询公司麦肯锡。

  中国平安集团总经理兼平安信托董事长任汇川还经常回忆起改革往事,“当时我作为产险的改革小组成员,与麦肯锡一起整整做了10个半月的改革方案,那个时候我们把麦肯锡叫做大麦,把我们自己叫做中麦和小麦”。

  大麦、中麦和小麦,共同完成了这次成功的改革,对平安来讲,为平安集团的经营注入了活力,而对于后来整个保险市场的发展,也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如果再回想那时, 1998年的金融危机席卷亚洲,亚洲主要经济体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对中国金融业而言,受到的影响却并没有那么大,除了国家在金融业上面的建树外,与金融机构自身的改革也是息息相关的。

03——2008:黄金时代

  进入新世纪,挫折常伴,但发展是硬道理。

  2008年,南方雪灾、汶川地震夺取了很多人的生命;来自于华尔街的金融危机席卷全球,也开始对中国经济产生影响,雷曼兄弟的破产,给金融从业者心里留下了一层阴影。

  但是,“大”发展还是对经济起到了提振的作用。2008年,杭州湾跨海大桥全线通车,又一项世界纪录诞生;在我们家门口举行的北京奥运会,中国欢腾,世界瞩目;而经过铁路第六次大提速后, 中国开通了第一条高铁线路——京津城际,被称为“新中国四大发明”之一的高铁开始强势进入了大家的视线。

  而在京津城际开通前,中国最重要的高铁线路项目之一京沪高铁正式开工。

  众所周知的是,实体经济遭遇金融难题成为发展过程中比较大的障碍,尤其是作为高铁建设来讲,成本高、花费大,那么对于建设融资就是一个很大的难题。

  此时,平安挺身而出。平安资管牵头联合相关的保险方出资160亿,投资京沪高铁这个高铁“名片式”项目,成为除中铁之外最大的投资方,也开启了金融机构、社会资本投资高铁的先河,示范效应明显;2008年6月平安寿险又参与认购63亿“京沪高铁股权投资计划”,出资用于支持京沪高速铁路项目建设。

  而事实证明,这笔投资并没有成为拖累,京沪高铁仅在运营三年后就成功盈利,成为“全球最赚钱”的高铁,而在对于未来铁路资产上市的期许中,京沪高铁的上市呼声一直未断。

  事实上,在黄金时代,企业发展带动国家前进,而企业也能分享国家发展所带来的红利,相辅相成,“大发展,就是大机会”。

  ?

04——2018:铂金时代

  尝遍五味,百感交集,后金融危机时代,给企业们的留下的都是一个深刻的课题,如何发展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在改革开放的第四个十年,成为了全国性的焦虑。

  当然,共同的困境就在于,在国家经济进入“新常态”后,企业如何完成增速的换挡。正如任汇川所讲,随着自身基数的增加,增长速度下降几乎是必然的,特别是几个大指标,如资产规模、收入增速。

  问题终究要解决,在新时代依然是有发展机会,除了精耕细作,还要转型升级。

  比如平安给出的答案,是科技转型,从传统金融走向“金融+科技”双轮驱动。

  数据显示,近10年来,中国平安在科技领域的投入金额累计超过500亿,科技专利申请数累计达6121项。借助智能认知、人工智能、区块链、云科技等四大核心技术,平安对内加强场景应用,助力业务降本增效,强化风险管理,打造客户极致体验,提升业务竞争力;对外输出创新科技及服务,加快科技成果转化,促进行业整体科技水平提升。

  在换挡的路上,平安孵化出陆金所控股、平安好医生、金融壹账通、平安医保科技四大独角兽,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成绩。

  如果用一句话来总结,任汇川的总结倒是颇具代表性:“转型期的挑战,既有偶然,又有客观规律的必然,我们伟大的祖国和平安,只会因此平添多几份的淡定和从容,激发出我们更强的斗志,因为幸福都是靠奋斗出来的”。

  铂金时代,不是说前方一马平川,而是在“发展”这条崎岖的路上,也能开出耀目的花儿来。

  如今,向2028进发的序幕已经拉开,对于我们来讲,挑战还在,机遇仍存。请回答,2028,我们会开创出一个钻石时代吗?

  答案,需要大家共同来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