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广发银行多次IPO求而不得 而立之年走向何方

2019年01月20日10:48 来源:GPLP

  作者:丹青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去年以来,众多银行纷纷上市,而全国股份制银行——广发银行仍然“待字闺中”——成为两家没有上市的全国股份制银行之一。

  按理说,知名度还不错的广发银行,为什么还没上市?

  1月3日,广发银行官网发布公告:根据银保监和证监会批复,广发银行已严格按照法律法规完成本次股份增发,定向发行42.8亿股新股,总股本增至196.9亿股,增资扩股总额达297.84亿元的资金,目前已经全部到账。

  上市一拖再拖的广发银行,近300亿增资到账后,IPO之路还有多远?

  而立之年,“晚辈”先后上市

  1988年9月,经国务院和中国人民银行批准,广东发展银行作为中国金融体制改革的试点银行而成立,注册资本35亿元人民币,总部在中国广东省广州市农林下路83号。2011年4月8日,经监管机构和相关政府部门批复同意,更名为广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广发银行”。

  成立已有三十年的广发银行,已到而立之年,同时期成立的银行早已实现了上市。就连成立时间不足广发银行的“晚辈”中,也有相当数量的佼佼者,前后脚的迈入IPO大门之内,比如近年来频频过会的城商行、农商行等。

  而且后来居上的数字仍然在不断扩大中,目前在A股当中有20家,在港股这一数字为23家。甚至是2014年末才成立,成立时间仅有广发银行十分之一的中原银行也已于2017年于港交所首发上市。

  8年上市长跑,广发仍在路上

  那么迟迟不能上市的广发银行是不想上市?还是上不了市呢?

  在GPLP犀牛财经看来,广发银行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对于需要满足资本充足率指标的银行来说,上市可以看做是一举多得的“补血”途径,基本不存在哪家银行不想上市的情况。

  2017年,广发银行资本充足率在公布了年报的16家全国性银行中垫底,仅为10.71%,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01%,在330家商业银行排名倒数前列,而且已经低于监管所要求的非系统重要性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8.5%。因此对于上市这件事,广发银行是迫切需求。

  据GPLP犀牛财经了解,广发银行早在2011年5月份时就开始在证监会进行上市备案,但是起了大早,晚集还没赶上。

  期间从A股辗转港股,却也至今仍未能如常所愿,8年上市长跑,广发仍在路上。

  首发信用卡,引进中外资本

  1995年,带有中国特色的“准贷记卡”在社会上日渐普及,当时的广东发展银行,规模不大、名气也不够响,在对国际银行卡市场进行深入调查后,广东发展银行意识到伴随着中国经济的起飞,信用卡业务在发达国家繁荣发展的历程将会在中国重演。

  因此,广发决定在保留准贷记卡的同时,亦按国际标准发行信用卡,将免息还款期、最低还款额等概念率先引入国内,广发银行因此成为了国内首个发卡量突破100万张且盈利的银行,在发展初期,甚至略胜招商银行,但在后期的零售大潮中,没有抓住机会,被招行快速反超并拉开身位后,开始走向了没落。

  2006年,广发银行开始进行改革重组工作,国寿股份加入花旗集团牵头的财团,出资56.7亿元,与国家电网公司、中信信托共同参与广发银行重组,并列第一大股东,分别持股20%。令人没想到是,这次改革重组竟成为广发走向没落的开始。

  同年11月,广发银行完成重组,花旗管理团队进驻。根据股东协议,银行的日常经营和管理由花旗集团主导。为此,花旗集团派出了多达11人的管理团队,在16位董事中独占6席。据了解,重组后的广发银行的董事长是由广东方面的李若虹担任,行长则由花旗集团派出的外籍行长辛迈豪担任。

  一山不容二虎,IPO不及预期

  但是内外资的同时入驻,也给广发银行带来了困扰。不同股东方的高层代表着不同的管理方式,人事改革与基层机构改革一度进展缓慢,让广发错失了发展黄金时间。俗话说,一家不容二主,一山不容二虎。何况广发银行有两个第一大股东。

  另外上市进展上,也并不顺利,或与中外合资有关。

  2011年4月8日,“广东发展银行”更名为“广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广发银行”。当年5月份就开始在证监会进行上市备案。

  2013年4月,广发银行召开股东大会批准授权公司董事会及高管层进行IPO计划。

  2013年12月初,广发银行决定暂搁A股上市计划,全力挺进H股,争取2014年6-8月完成IPO上市。

  2015年的年报中,广发银行再次表达IPO上市的意愿。

  2016年,广发董事长董建岳离任时,在告别信中特别提及了“由于客观条件的限制、中外方文化的差异以及更主要的我个人能力所限,有一些工作的成效尚未达到我预期的目标,有些工作存在疏漏,还有很多工作在推进的过程中,特别是IPO,几经努力,使出洪荒之力,也未达成。每每想到这些,我都感到深深的不安和愧疚”。失意之情溢于言表,语言虽然含蓄,但还是可以看出中外方文化差异也是IPO不及预期的原因之一。

  步入国寿时代,抓大不放小

  2016年7月4日,保监会发布的行政许可结果显示,中国人寿集团通过接手花旗集团和IBM所持广发银行股权,使其在广发银行持股比例达到43.686%,单笔耗资233亿,中国人寿在历经近10年后终于成为广发银行第一最大股东。

  2016年9月30日,广发银行公告,中国人寿董事长杨明生正式就任广发银行董事长,同时聘任中国人寿副总裁刘家德为行长、聘任国寿资产副总裁尹矣为副行长,中国人寿全面接管广发银行。杨明生的就任,标志着广发银行正式步入“国寿时代”。

  国寿入主后,广发银行整体架构进行了调整,结构更加扁平化,例如一些二级部门变成了一级部门,相似职能的部门也进行了整合伴随着银行架构调整,广发银行从高管到中层岗位也进行了调整。

  与此同时,广发银行在经营思路也发生了转变,对公业务上过去以小企业为主,调整后比以前更重视大公司业务,在此次的架构调整中,小企业金融部和公司银行部进行合并,从公司银行部再划出一个独立的一级部门——战略客户部,专门做大公司或者特大公司的客户。

  针对这种变化,广发银行分管对公业务的副行长郑廉明曾表示,国寿入驻后在大企业业务比之前做的多一些,主要是因为大企业资产会比较优质,但这不代表着就放弃中小企业业务,例如有些城市本来就以中小企业为主,不可能不做对公业务,广发银行会遵循‘抓大不放小’的经营方针,大中小企业都会做。

  当时,业界普遍看好广发银行与中国人寿能实现客户覆盖、交叉销售等优势互补。特别是广发银行在进入“国寿时代”后,大股东能帮助广发银行拓宽融资途径,突破长期制约广发银行发展的资本不足瓶颈。

  “侨兴债”事件爆发,股东甩卖股权

  然而好景不长,2017年12月,广发银行因侨兴债“真假保函”案被罚7.22亿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事情起源于2016年底的“侨兴债”事件,当时侨兴集团下属2家公司在蚂蚁金服旗下的招财宝平台发行10亿元私募债到期无法兑付。

  早先侨兴集团在2014年发债时,为了符合招财宝设定的平台门槛,将浙商财险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引入作为这笔债券的担保方,为这一产品提供全额履约保证保险。双方合同约定:浙商财险收取侨兴给予的保费,并承诺如果侨兴无法正常还款,浙商财险将启动理赔,而赔偿金额是本金加利息共11.46亿元。

  当时浙商财险为了降低风险,找到了广发银行惠州分行为其进行反担保。广发银行惠州分行收取“侨兴私募债”发行金额20%作为保证金,给浙商财险开具了保函,为浙商财险给“侨兴私募债”做的保证保险做了反担保。

  2016年底,兑付事件出现后,10多家金融机构先后向广发银行询问并主张债权,广发银行却称之前所开保函为“假保函”,并非广发的工作人员所开,“萝卜章”由此再现江湖。

  随着侨兴债违约事件的爆发,广发银行内控不足的弊端暴露。浙商银行对投资者进行先行赔付让该事件得以平息,而广发银行也在2017年年底收到了原银监会7.22亿天价罚单,6名涉案人员被终身禁止从事银行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银行业史上最大的罚单,受到了整个金融行业的关注,因此给广发银行的IPO之路蒙上了巨大的阴影,或许因为IPO之路受阻,包括中海投资、申华控股在内的部分广发银行股东开始甩卖公司股权。

  北京产权交易所旗下网站北交互联上,挂着广发银行367.84万股股权转让的公告,交易披露时间自2018年07月18日起持续至2019年01月15日,转让方为中海投资。其实早在2018年8月23日,申华控股已将其持有的1.45%广发银行2.23亿股股票转让给了华晨集团。

  违规事件不断,暴露内控管理问题

  据2017年广发银行年报称,将按照监管要求,认真开展“三违反”“三套利”“四不 19 当”“银行业市场乱象整治”及“信用风险排查”等专项治理,配合银监会完成现场检查,完成行内风险大排查及同业和理财业务全面排查,及时发现问题,举一反三进行整改,内控合规管理基础进一步夯实。

  进入2018年的广发银行依然不太平,违规和罚单几乎贯穿了广发银行全年。

  2018年2月,广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福州分行因同业投资业务存在重大内控缺陷,导致大额资金到期无法收回等违法违规行为被罚款200万。

  2018年3月,央行中山市中心支行公布的行政处罚信息公示表显示,因违反《征信业管理条例》的行为,广发银行中山分行被罚2万元,4名责任人各被罚款1万元。

  2018年4月,广发银行福州分行因违反支付结算管理规定,被罚没近27万。

  2018年5月,广发银行东莞分行方某贪污公款48.4万元,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

  直到2018年最后几天也没消停,2018年12月29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一份刑事裁定书,原广发银行南京分行水西门支行行长周群违法发放贷款案,二审审理终结。这位女行长因任职期间给自己的前夫违规放贷1.26亿元,被封为“中国好前妻”。

  据粗略统计,2018年,广发银行因内控管理失效接受的罚单金额就有1100万元之多,其中至少5起“百万级别”的罚单。问题主要涉及个人贷款资金被挪用、信贷资金被挪用、违反支付结算规定、未及时报告案件风险信息等内控管理多个方面。

  人事变动在即,广发银行换帅

  2018年8月份以来,广发银行的高管团队陆续进行了调整。聘任该行北京分行党委书记、行长徐红霞为该行副行长;聘任该行信用卡中心党委书记、总裁林德明,以及该行深圳分行党委书记、行长方琦为该行行长助理。

  2018年11月,股东监事翟锋因工作原因向广发银行提出辞呈,申请辞去该行第七届监事会股东监事。根据有关规定,翟锋的辞任自辞职报告送达该行监事会时生效。

  2018年12月26日,该行发布了董事长变更的公告,选举王滨为广发银行董事长及董事。根据有关规定,王滨的任职资格尚待银保监会核准。公告显示,广发银行前董事长杨明生因个人年龄原因,已于2018年12月25日提出辞任广发银行董事长及董事职务。

  值得注意的是,广发银行此次的人事变动与中国人寿密切相关。在一个月前的2018年11月13日,中国人寿宣布原董事长杨明生因个人年龄原因辞任中国人寿董事长及执行董事职务,由王滨接任中国人寿董事长及执行董事。

  资料显示,王滨曾在中国人民银行任职,作为重要成员参与了中国农业发展银行的筹备和成立工作,曾任中国农业发展银行江西省分行、交通银行天津分行、交通银行北京分行行长,2005年至2012年任交通银行副行长,2010年至2012年兼任交通银行执行董事,2012年3月至2018年8月任中国太平保险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有近30年的金融管理经验,是一位名副其实的“银行业老兵”。

  随着新任掌门的到来,广发银行将如何演绎“国寿时代”下半场,无疑也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纵览广发银行发展历史,迟迟未能上市有外因,更有内因,近300亿增资的到账,资本充足率问题可以得到缓解,在业务开展上将会有更大的操作空间。未来的另一个重点,要从加强自身的风控管理方向下手。

  如果进展顺利,广发银行的“IPO梦”才有期待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