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有人在减肥有人却挨饿……影视业进入大浪淘沙的时代

2019年01月13日17:50 来源:上海证券报mp

  

  根据口红效应,经济下行时期,影视产业反而会红火。而国内影视从业者的感受却是:2018年影视业日子并不好过。

  在日前举行的一场行业论坛上,一个绕不过去的关键词就是“寒冬”。不过,对于身处影视行业不同细分赛道的从业者们而言,他们对“冷”的体感各有不同。

  电影:

  600亿元不是终点

  2018年最后一天,国家电影局给出的年度总票房成绩定格在609.76亿元,较上年上涨逾50亿元,同比增长9.06%。终于迈过600亿元大关,整个行业似乎松了一口气。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8年间,国内总票房增长38%,同期全国影院总数增长约60%,全国银幕总数增长更是达到惊人的90%。这组数据意味着,虽然票房在增长,但影院和银幕数增长更快,更多的影院、银幕却没能贡献同样更多的票房。

  由于过去几年影院建设的粗放扩张,影院数、银幕数的增加与票房、观影人次不匹配,导致全国影院多项核心经营数据都已经滑落至近年来的最低值,涉及指标包括平均上座率、单银幕产出、单座收益、场均收益等。再加上影院方面洗牌加剧,连老牌的星美影院也在2018年身陷关店潮,不少影院备感“压力山大”。

  好在业内人士并不悲观。

  “我认为2018年电影票房符合预期,但600亿元肯定不是终点。无论是影院品质,还是影院技术,都还在发展中。”上海电影股份有限公司戴运还有另一个更乐观的分析,“接下来1至2年,票房增速可能会重新高于影院增速,对于整体终端市场来说,可能屏效又会缓慢增长。”

  复星影视集团董事总经理陶云逸认为:“硬件和内容之间,往往是硬件先行,内容再跟上,内容跟上后,到了一定阶段,又会对硬件提出更高的要求,这是一个循环往复的过程。”

  更有影企老总喊出,“我们坚定地看多电影市场。从银幕扩张、观影频次来看,目前中国电影市场处于滞涨期。长期来看,我们对中国电影市场肯定是看好的。作为从业者,一些反思是需要的,但大可不必唱衰整个行业。”

  多位业内人士同时指出,影院整体屏效、人均观影次数等多项指标仍有上升空间。腾讯影业副总裁陈英杰等认为,重工业电影会是中国电影未来很重要的通路,并预测文艺片的春天将会到来。

  电视剧:

  大浪淘沙开始

  2018年打乱了剧集行业的节奏。东方明珠新媒体股份有限公司总编辑戴钟伟说,“讨论趋势的时候,往往就是行业没有方向的时候。”

  这个行业似乎真的进入了迷茫期。自2017年起,视频网站全面发力,打得电视台乱了手脚。2018年,大IP折戟,流量演员失灵,多部前期预期很高的剧集体哑火。假收视率、假点击率等行业顽疾也在过去一年被狠狠揭开。政策监管、资本寒冬、行业调整等一系列风波,让这个昔日红红火火的细分赛道备受打击。

  “去年之前,剧集行业的高度繁荣吸引了大量资本入场,2018年的重击会剔除不好的公司,剩下的公司需要更多地关注内容、关注观众的需求,而不是关注流量等外在的数据。”世像传媒何晓辉表示。

  慈文传媒副总裁赵斌将行业受到的打击比喻为“甜蜜的暴击”,认为这是一次机会,能让市场新人脱颖而出。“坚持到现在的都是曾经红利期的受益者。行业经过井喷式发展后,要有理性的回归。” 赵斌并表示,要趁行业洗牌之际网罗人才,“寒冬过后必是春天”。

  论坛上坐在赵斌两米开外的歆霖影业CEO金仲波却很无奈:“我们就是行业新进者,别的公司在忙着补税时,我们还没有找到利润点。就好比别人在考虑减肥,我们还在想着怎么吃饱。”

  说到2018年的电视剧,《延禧攻略》着实火了一把。“观众爱好改变了。快节奏消费的影响传导到内容生产,未来如《延禧攻略》等‘爽’剧的市场会扩大,这类剧能及时解决压力宣泄问题,帮观众解压。”但戴钟伟也担心“跟风”会导致明年出现很多“攻略”,把这个新类型拍烂。

  那么,2019年剧集题材还将玩出什么新花样?戴钟伟看好的是现实主义题材,认为这将是接下来几年最有市场的剧集类型。“越来越多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受到观众喜爱,给大众以共鸣和情感愉悦,这个方向是不可避免的。但各公司仍应从各自的特长来考虑题材。”金仲波同样认可。

  世像传媒CEO何晓辉表示,尽管大IP时代已经过去,但还是代表着基础的流量,在题材选择上要关注时代背景、社会题材,尤其是能够引起共鸣的真实题材。

  动漫:

  一直身处冬天

  “虽然同在影视行业,别人天天见俊男美女,我们一年365天都见不到真人。”爱奇艺副总裁杨晓轩一上台就打开“神级”吐槽模式。

  “对于行业寒冬,我们感受不是很清晰,因为我们一直在冬季”、“动漫公司估值天花板低,资本对我们不热情”、“有产业,没市场”等等来自大厂的吐槽,简直说到了在场动漫从业者的心坎里。《风语咒》导演刘阔也跟着大吐苦水:“我们行业就没见过春天,一直过得很苦。”

  即使赶上了热热闹闹的上市潮,挂牌新三板的动漫公司中,也有超过四成在2018年上半年净利润亏损。对于动漫行业来说,“变现”是一个心酸的话题。

  “我们经营了4至5年,这个行业还是没有一个清晰的产业模式。我们这几年广告收入占比没什么增长。广告商不愿在我们这里投广告,觉得动漫不够高大上。”对于杨晓轩的坦白,在场的人大概也心知肚明。

  其他业内人士接过话匣子继续吐槽,一些真正能变现的题材,囿于政策限制不能做,而能做的题材变现能力却不强。有人提出,目前来看,游戏化是动漫行业最为重要的变现途径。

  另外几位嘉宾的发言则抖搂出动漫行业的其他软肋:从端到屏,从长视频到短视频,技术产品在更新,但是内容产品却没有跟上。此外,营销方式也变得更难,意见领袖需要有更精准的评价,才能吸引真正的用户。

  至于如何破局,杨晓轩认为“要耐得寂寞,下决心做长番”。

  爱奇艺的应对措施包括:

  一、用产业链的思维做内容,搭建内容生态体验,形成消费闭环,用IP打通游戏、衍生品、影视、广告和发行等环节。

  二、借鉴海外平台孵化头部IP的模式,在版权采购、长番自制、题材选择上发力。

  三、通过弹幕、评论、SNS转发、朋友圈、同仁创作等培养重度粉丝。

  “核心粉丝的培养意味着IP的养成。观众在成长,行业也要不断进化。产业链思维跟不上,简单做一个产品拿去给市场验证,这是行不通的。”杨晓轩表示,“所谓流量爆款对动漫来说没有意义。动漫考核与影视剧不同,影视剧可能在两三个月内爆发就算成功,但动漫要看作品的长度和宽度,一个IP能做多久,这才是考核动漫的唯一准则,而不是所谓的流量。”

  编辑邱江

  《王者荣耀》兜售口红,尽管版号审批重开,游戏公司的日子依然艰难

  杨幂7年爱情走到头,旗下公司估值缩水10亿元,股份一再降价却无人问津

  ▼

  版权声明

  上海证券报微信保留本文的所有权利,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编辑、重新发布,否则将被依法追究法律责任;联系我们:021-38967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