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借到没人肯借直到跳楼身亡!高杠杆豪赌,一场企业家的致命游戏!

2018年02月05日16:37 来源:投资家

  导读:扇贝跑路(獐子岛)、白酒挥发(皇台酒业),亏损比市值多(湖北宜化)、亏光净资产(乐视网),最近的A股不断上演着各种惊人的雷爆故事。

  1月30日下午,金盾股份董事长周建灿的坠楼身亡,把这场股市雷爆连续剧推向了高潮。

  一、1月30日下午5时许,浙江上虞公安110指挥中心接警,一男子在上虞国际大酒店坠楼身亡。经公安现场勘查,初步确定坠楼者为金盾股份董事长周建灿。

  至此,从草根创业者到亿万富翁,周建灿的生命定格在了55岁。

  资料显示,周建灿出生于1963年5月,浙江上虞人,曾任上虞市消防设备厂厂长,金盾压力容器执行董事、总经理,金盾华通房地产执行董事、经理,上虞市十四届、十五届人大代表。现任公司董事长,金盾控股执行董事、上虞市第二届慈善总会副会长,浙江省消防产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等职务。

  

  周建灿的上市公司金盾股份,则位于浙江省绍兴市上虞区章镇工业园区,是一家专业从事地铁、隧道、核电、船用、民用与工业等领域风机、消声器、风阀等通风系统装备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企业。

  尽管很多人都没听说过金盾股份,但其产品还是响当当的,杭州地铁这种大型工程的的配套设备,就出自于这家企业。

  1989年,周建灿借款3万元创立了上虞市消防配件厂。尽管只是一个家庭作坊式的小工厂,但靠着诚信经营和高效的生产率,周建灿的买卖越做越大。

  1998年,创业近10年的周建灿一举兼并余姚市金盾消防器材,并创立浙江金盾消防器材有限公司,从此在产业化发展上一往无前。

  2014年12月31日,已经变成规模化企业的金盾股份叩开了资本市场大门,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

  金盾股份的上市可谓正逢其时,当时A股正值2007年大牛市之后的最疯狂阶段。乘着牛市的东风,金盾股份上市不到半年就从7.53元暴涨到56.75元,涨幅高达611%!

  

  然而物极必反,盛极必衰。2015上半年股市的疯狂上涨彻底透支了未来,紧接着,A股发生了三次特大股灾。

  2016年1月,股灾“3.0”之后,创业板被彻底击垮,一直绵绵阴跌了两年之久。

  但金盾股份丝毫没有受到创业板整体低迷的冲击。由于并购浙江红相科技和江阴中强科技,沾上了“军工”概念,在2016年4月底-11月初停牌半年复牌之后,金盾股份连拉四个涨停,股价一度逼近2015年6月时的历史最高点。

  

  金盾股份周线走势图

  但正是在这之后,金盾股份的走势却越来越像一只“庄股”。

  从上图底部的时间坐标可以看到,在2016年11月金盾股份大涨之后,其成交量明显呈现出越来越萎缩的趋势。

  在2017年6月之后,金盾股份在周线上更是几乎是看不到了成交量。

  由于成交量的低迷,在日线图上,金盾股份走出了“拉链型”的走势(把下图竖起来看,是不是像拉链?)

  

  金盾股份日线图

  而这种拉链型走势,就是被高度控盘股票的一大典型特征。

  目前,不少几十亿市值的小盘股都是这种“拉链形态”。此种形态的股票,筹码集中度很高,控盘方一旦资金链断裂,就是连续无量跌停。

  “拉链股”表面风平浪静、岁月静好,实则暗流涌动、凶险万分!

  翻看跌幅榜,最近大跌的德美化工精伦电子登云股份汇源通信等等,都是“拉链股”。

  二、周建灿的离世,到底是什么原因?有传闻称,周在生前曾借贷40亿元入股乐视网。乐视复牌后的连续跌停让其40亿资金化为乌有,由此导致了跳楼悲剧。

  但相关传闻很快被辟谣。2月1日,金盾股份表示:市场上有传闻周建灿以高杠杆借贷40亿入股乐视网,根据公司了解的相关情况,不存在上述情形。

  其实,周建灿入股乐视一事明显也能看出来是谣言。孙宏斌投资乐视的资金是150亿,其中用60.4亿元收购了乐视网8.61%的股权。如果周建灿砸40亿入股乐视网,不说妇孺皆知,起码所有看新闻的投资者也早知道了。

  作者之前写过不少上市公司老板失联、跑路的文章,比如巴士在线法人代表王献蜀的失联就是与其个人债务问题有关。

  而周建灿坠亡的原因,目前看来,正是其个人债务问题。

  公开信息显示,金盾股份的实际控股人为周建灿和其子周纯,控股比例分别为19.72%和6.53%。

  2017年11月28日,金盾股份曾发布公告称, 周建灿及其一致行动人周纯合计累计质押公司股份5160万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74.58%,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9.58%。

  但1月31日周建灿发生意外当晚,金盾股份又发布公告,称周建灿父子合计持有金盾股份69,186,998 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26.25%;合计累计质押公司股份 69,138,998 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 99.93%,占公司股份总数的 26.23%。

  对此,有媒体质疑其信息披露存在违规的问题。

  先把信息披露是否违规放在一边,1月31日的公告透露出的最重要信息是:周建灿父子的全部股份都几乎质押了出去!

  资料显示,从2015年4月9日开始,周建灿和儿子周纯就反复进行股份质押融资。

  2017年1月起,周建灿父子更是用自己所持有的金盾股份,前后进行了10次的融资。

  如此多的融资,涉及的机构除了金盾股份的主要授信银行,还有一部分个人,以及一些小额贷款公司。

  比如,金盾股份2017年11月28日的公告中,就显示周氏父子把自己的股权质押给了深圳市中小企业信用融资担保集团有限公司、深圳市高新投集团有限公司和九州证券等,质押的用途为担保。

  

  而在上述配套融资当中,周建灿还出资5.85亿元认购了1753.9万股股票。周建灿承诺,在交易前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及因本次交易新增股份,自股份发行结束之日起锁定60个月。长达5年的锁定期,显示出周建灿要坚决维护对金盾股份的控制权,但也意味着其所持股票5年之内无法减持套现。

  周建灿坠楼后,有微信公众号发表题为《周总,通往天堂的路您走好——写在金盾股份董事长周建灿坠楼之际》的文章。文章写到,“这几天我一直在和多路资金方沟通、落实您委托的1700万股票质押融资3.2亿元的事情,直到昨晚11点左右,我还在为您和资金方沟通和您见面、商谈春节前放款的一些细节问题。”

  这篇文章的作者是中汇智胜(北京)财务顾问有限公司人员,其在接受采访时称,受周建灿所托,公司为其提供1700万股股票融资3.2亿元的财务服务,周建灿为这笔融资付出的利息是11%,如果融资成功,周建灿还需要向财务公司支付640万元的财务费用。

  在不断质押股份融资导致的利息越来越多,在5年内股份无法套现换取流动资金的情况下,套在周建灿身上的资金枷锁只能越绷越紧。

  周建灿为什么要借这么多钱呢?周建灿曾经的一个项目合作伙伴表示,近两年他的步子迈得太大。2016年时金盾股份定增时他认购了近6个亿,而这两年,他又上马了格洛斯无缝钢管项目,投资非常大,分了两期投了20几个亿,目前还没有达到满产。另外,2017年还投了一亿多消防生产线。此外,这两年集团公司还征用了园区2000多亩地,建造集团大楼。

  该人士还表示,这两年周建灿基本是通过民间借贷和融资公司在筹集资金,尤其到年底融资主要是为了补充流动资金,另外还用来置换此前的贷款,借到都没人肯借了。

  就在周建灿坠亡之后,债权人在公司门口聚集的消息又传了出来……

  可以确定,周建灿的死,就是因为资金链断裂所致。

  三、回顾周建灿的一生,无论是做消防器材、做车用气瓶、做钢管、做风机,他都取得了巨大成功。

  也正是一个又一个成功,让周建灿更加雄心勃勃,他开始用高成本、高杠杆的融资进行产业扩张。他或许没有意识到,在金盾集团的整个产业版图中,除了风机业务和消防设施业务的产品利润比较稳定以外,其他项目都是“大投入、小产出”。

  扩张速度太快,原有的盈利根本无法覆盖投入的资金,周建灿只能用尽各种办法来堵债务的窟窿。

  当雪球越滚越大之后,周建灿再也无法承受,最终他倒在了血泊中……

  其实,周建灿并不是当地第一个坠楼的董事长。早在2014年9月28日晚,时年55岁的闰土股份董事长阮加根,突然从闰土大厦26楼办公室坠楼身亡。

  同样是在上虞,同样是55岁,同样是坠楼身亡,周建灿和阮加根的命运殊途同归。

  金盾股份闰土股份所在的绍兴市上虞区,是浙江上市公司最密集的地方之一,目前拥有A股上市公司16家,包括印染巨头浙江龙盛闰土股份,游戏巨头世纪华通、金科娱乐等。

  同一个地方的上市公司接连出事,这让作者想到了一年前山东部分地区爆发的区域性债务崩盘事件——2017年初,山东多家大型民企爆发信用风波,邹平四大企业魏桥铝电、魏桥纺织、西王集团、齐星集团集体传出负面信息后,东营天信集团也被传债务危机。

  

  周建灿的坠亡,是不是浙江出现区域性债务崩盘的前兆?作者不得而知,作者也希望不会出现这种事情。

  如今,连国家都把“降杠杆、降负债”列为了主要经济任务,一些上市公司如果逆天而行,后果只会很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