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代表委员建言献策希望能将减税进行到底

2017年03月04日09:13 来源:财经综合报道

  两会声音聚焦税改 结构性减税2017年继续加码

  华夏时报 记者 张智 两会报道

  经历了"跑路风波"的全国政协委员、福耀玻璃(19.600, 0.28, 1.45%)集团董事长曹德旺,来北京参加全国两会这几天,没有再谈减税,而是把目光盯住了教育。

  "自从我谈了减税这个话题以后,国家方面很重视,派出了调研组到很多企业去调研。这个问题我相信能得到解决,但是需要时间。"3月3日,曹德旺在经济组驻地铁道大厦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不过,曹德旺虽然已经"淡出"了减税话题,但减税的声音还是时常会在代表委员中被提及。《华夏时报》记者在两会现场看到,多位代表委员提交了关于"减税"、"减负"的建议、提案。企业家代表委员们在这个时候,都纷纷建言献策,希望能将减税进行到底。

  就连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新闻发言人王国庆也表示,全国政协已经做出安排,今年将围绕营改增的执行情况开展监督性调研。

  税负重不重?

  曹德旺近日发布的福耀玻璃2016年年报显示,年总营收为166.21亿,同比增加22.45%,上缴国家税收总额为21.03亿,上缴税收占其净利润的比重为66.89%。而2011年-2016年间,福耀合计缴税89.89亿元,占其净利润的比重为69.55%。

  "把钱捐出去和缴了税,对我其实没有区别。这可能和别的企业情况还不一样。"曹德旺在回应《华夏时报》关于福耀六成利润用来缴税的提问时表示。

  事实上,对于全国人大代表、佳都集团董事长刘伟来说,将利润纳入税基的企业所得税就是一个亟待改革的税种。

  尽管从企业所得税税率来看,中国的企业所得税税率低于欧美。不过,企业所得税只占国内整体税费负担的一小部分。曹德旺此前表示,美国只有所得税,中国除了所得税,还有其它税负,比如增值税、城市维护建设税、教育费附加、土地使用税、房产税、车船使用税。

  不仅如此,全国政协委员戴皓发现,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企业特别是民企所负担的税收、社会保险、各种收费罚款、利息、能源、运输、土地房租等各种成本并不轻松。在戴皓看来,企业税费负担重,是因为减税清费措施没有到位。

  "一些企业感觉负担较重,除了用电,还要面对其他生产要素成本不断增加。减税降费无疑能给企业减负,但降低要素成本也很急迫。"全国政协委员、内蒙古蒙草生态集团董事长王召明表示。

  据社科院经济所调查,民营实体经济的利润,1982年时只有2.4亿元,占GDP比重仅为0.045%,1995年升至31.93%,其后逐年下降,到2015年时,规模虽为33853亿元,但是占GDP的比重却下降到5%左右。

  根据世界银行的最新排名,中国企业总税率高达68%,位列世界第12位,只比排名11的巴西(68.4%)略低一点。总税率排在中国前面的国家主要来自非洲和南美洲的欠发达国家,而主要发达国家总税率都低于中国,比如德国48.9%、美国44%、英国30.9%,金砖国家中的俄罗斯则是47.4%。

  但在王国庆看来,权威统计数据显示,中国企业的宏观税负和主要税种税率的税负水平,在世界大多数国家当中都属于中等或偏低。

  "企业税负的高低可以从宏观税负和企业的主要税种税率两个维度来衡量。有的专家也认为,因为中国的税叫间接税,我们是以间接税为主的税制结构,企业对税费的痛感特别敏锐,稍微有一点就感觉到了。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除了税以外还有费,加上各种不合理收费转嫁到企业身上,企业感到的实际负担就重了。"王国庆表示。

  王国庆的判断显得非常客观:"去年营改增减税5000亿元,这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事实,是真金白银拿出去的,或者说是少收上来的;但是具体到每一个企业,获得感肯定会有差异,因为增值税特殊的抵扣机制,对纳税人的会计核算和纳税管理的要求更高。另外,受投资周期、资本构成、管理情况以及营利能力等因素的影响,纳税人的税负水平在不同的时间点存在一定的波动,并非每一个纳税人在每一个时间点税负都是下降的。"

  减税将加码

  工信部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中心发布的《2015年企业负担调查评价报告》显示,79%的企业反映"人工成本快速攀升",66%的企业反映"融资成本太高",54%的企业反映"税费负担重"。

  戴皓则发现,成本高企带来巨大冲击。人力、资本、能源等要素快速上涨,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需要的成本:2010年为83.94元,2016年6 月增长到85.79 元。

  "当前,我国经济增长率下降,许多企业经营状况欠佳,利润率下降。企业投资积极性降低,资金不愿进入实体经济,而是大量流入房地产业。随着欧美国家纷纷提出降低企业税负的政策,在与发达国家企业产品竞争不占优的前提下,如果在税负上还承担着更大的压力的话,那么中国企业的竞争前景堪忧。因此降低企业税收负担,增强企业活力,已经到势在必行的地步了。"刘伟2月28日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此外,融资成本不断增加,也让风险慢慢累积。企业每百元利润支出的财务费用从2010 年16元增加至2015年21元。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的数据,2015年6月,中国非金融企业的债务相当于GDP的163%,国际经验显示,这一比例达到90%就会积聚较大风险。

  戴皓建议,应进一步加大减税清费力度。

  "当前我国的税费征收管理仍不规范,涉企减税清费尚有较大空间。应按新版《立法法》税收法定原则,加快与企业有关税收的立法,取消不合理税种。结构性减税的重点应该是大幅降低非税收入,尤其是清理整顿各种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在宏观经济形势不景气,中小企业经营压力特别突出的时期,尤其需要采取临时性的税收减免措施。"戴皓称。

  在曹德旺看来,尽管纳税是企业的义务,不过,在现存税制中,有一些对企业家略严苛的方面,希望能够适当改善。

  按照财政部新闻发言人欧文汉2016年的表述,财政部2016年减税目标是,全面完成营改增改革,并研究完善有利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税收政策体系;降费方面,包括全面实施清理规范政府性基金方案和加大收费减免力度,研究将对小微企业免征有关行政事业性收费的政策扩大到所有企业。这样的减税思路或将延续到今年。

  在社科院专家看来,降税新思路的优点主要在于,充分发挥积极财政政策的杠杆作用,激发企业投资的内生动力,与扩大内需激励相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