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逾10家上市公司遭“牛散”举牌 信披频频触动监管红线

2016年09月09日07:08 来源:综合

  据《证券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2016年9月8日,今年有*ST山水博通股份昌九生化成都路桥康跃科技南宁百货西藏发展雅戈尔兆日科技中国软件等上市公司遭自然人举牌

  ■本报记者 矫月

  虽然A股不如往昔给力,但是,作为投资风向标之一的“牛散”动向依然活跃在A股市场中,不但频频出手,甚至是大手笔举牌上市公司。

  对此,有业内人士分析,对于自然人举牌而言,要么倾向于控制上市公司,要么就是在举牌过程中获取二级市场收益,如马淑芬在举牌西藏发展、文细棠在举牌中国软件的过程中,均存在频繁买卖倒手情况,且卖出部分均收获不少利润。

  牛散动向曝光

  随着中报的收官,部分“牛散”的投资动向也频频曝光。不完全统计数据显示,有15家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出现牛散身影,其中10家为新进或增持,包括沈国英、吕志炎、蒋政一、沈建法等知名牛散。

  据鲁亿通中报显示,牛散家庭周信钢、李欣、周晨现身前十大流通股股东。此外,永太科技双象股份平高电气兰州黄河光环新网东诚药业楚天科技艾华集团等上市公司,牛散均为二季度新进。

  其中,兰州黄河获得沈国英、吕志炎两大知名牛散青睐并于二季度新进。吕志炎持股406.78万股、占总股本2.19%,沈国英持股285.08万股、占总股本1.54%。

  值得注意的是,二季度获得牛散整体上增持的上市公司有柳化股份天际股份。其中,牛散沈建法、岳丽英分别增持了柳化股份181.74万股、41.15万股,张雪清则新进236.13万股。

  有分析人士称,柳化股份当前利空不断,牛散们却扎堆,不排除看好柳化股份的重组潜力。获得沈国英、吕志炎两大知名牛散青睐的兰州黄河也类似。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市公司频频遭遇“举牌”的事件中,也不乏有“牛散”的身影出现其中。

  据《证券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有*ST山水博通股份昌九生化成都路桥康跃科技南宁百货西藏发展雅戈尔兆日科技中国软件等上市公司遭自然人举牌。

  以中国软件为例,截至2016年8月17日,“牛散”文细棠共计持有公司2630.95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32%。而据中国软件今年一季报显示,文细棠持股422.94万股,占比为0.86%,位列第八大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文细棠早已在中国软件前十大股东名单中几进几出。文细棠首次进入该公司前十大股东名单是2014年报中,持有中国软件635万股。在此后的2015年和2016年,文细棠多次对中国软件进行增减持。

  以“联盟”躲避举牌

  有报道质疑,文细棠似乎有一致行动的“盟友”。其中,文细棠最紧密的搭档是王兰香。中国软件2016年一季报显示,与文细棠同步进驻的就有王兰香,后者持股数量为413.11万股。事实上,文细棠在中国软件中已辗转“出没”多年,王兰香几乎一直与之同步进退。此外,青山纸业2015年年报显示,文细棠、王兰香一同跻身流通股股东榜单,以1580万股、1293万股的持股量,分列公司第四、第五大股东。在波导股份阳煤化工中信海直股票中,也都曾闪现两人结伴而行的身影。另外,在东阳光科益佰制药等股票上,文细棠与王兰香则是“错时驻扎”,即在一方撤出后,另一方“接力”进驻。

  有知情人士表示,所谓的牛散都有固定的盟友,还有不少是台前马甲,但在法律关系上,往往无法将其认定为一致行动人或关联方,因此基本游离于监管视线之外。

  虽然“牛散”的身份往往很神秘,但是,仍难逃监管部门的法眼。

  有报道称,2016年4月份,安徽证监局披露的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首度披露了牛散任向东、任向敏兄妹等人的裙带账户,其家族实际控制的账户共有6个。公开资料显示,任氏家族曾悄无声息潜入万安科技华西股份金一文化西昌电力等多只股票。若以累计持股计算,其在多家公司中早已构成举牌。另外,在知名私募泽熙被调查后,不少代持及马甲账户的细节也陆续浮出水面。例如,近期,在交易所的问询之下,东方金钰第二大股东瑞丽金泽的股东之一朱向英已承认其为徐翔代持。此外,昌九生化莫高股份博通股份等公司,也因举牌方涉嫌隐瞒一致行动关系被上交所监管问询。

  个别牛散举牌触红线

  事实上,虽然有牛散通过寻找“盟友”掩护或找“马甲”的方式分散投资规避持股比例达5%红线时需公告的途径,但仍有部分牛散在投资时仍未能避免触动红线。。

  如自然人马淑芬今年以来连续两次举牌西藏发展,目前已占西藏发展总股本的10%,逼近控股股东天易隆兴10.65%的股权。由于在增持过程中未及时披露相关信息,马淑芬被证监会西藏监管局出具警示函。此外,西藏发展还对马淑芬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判决马淑芬购买西藏发展流通股5.15%股票的民事行为无效。

  据西藏发展披露,马淑芬本人从未联系过上市公司确认相关举牌事宜,公司无法联系到其本人,相关《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资料由自称是马淑芬代理人的“彭瑶”递交。也就是说,连西藏发展都不知道她为“何方神圣”。

  有分析人士指出,如果马淑芬继续举牌,势必对天易隆兴的控股股东地位产生影响,具体要看马淑芬的动机,是为控制权而来,还是为财务投资而来,如果是前者,那么接下来双方的股权争夺战还将持续。

  同样,李勤举牌成都路桥也遭到证监会四川监管局出具警示函并责令李勤改正。据了解,今年以来,自然人李勤通过多次举牌,最终持有成都路桥20.06%的股份,但在增持成都路桥股份达到5%及之后每增加5%时,均未依法在规定的期限内停止买入成都路桥股份。

  此外,在近日最新的一起自然人举牌上市公司的案例中,自然人文细棠举牌中国软件后也未及时披露。有市场人士指出,以中国软件的区间均价推算,文细棠斥资约7亿元。由于文细棠未在持股比例达到5%红线时止步,本次举牌已涉嫌违规。

  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在近几年中,牛散触及持股5%红线后并未进行公告的事件常有发生。如牛散任向敏仅用了七个交易日,将华西股份持股比例提升至5.63%,一举突破举牌线,不过,由于其购买华西股份达到5%时,没有停止操作,继续买入股票,涉嫌违规交易。

  此外,“牛散”何学忠、张莉继续增持卓翼科技股份至持股到达到5%之后未按规定履行报告及披露义务的情形下,违规继续增持股票而收到深交所监管函。

  对于牛散的违规行为,有律师表示:“一方面是投资者对此法律意识不足,另一方面是违规成本太低。”

  (矫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