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宋清辉:医药公司的技术及学术推广费是贿赂高发区

2018年02月15日10:41 来源:宋清辉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曾指出,医药公司的技术、学术推广费一直都是贿赂高发区。

甘李药业重启IPO:单一产品撑起数亿营收 会务费3年半超6亿

中国网财经(记者 刘小菲)四年前申请IPO被终止审查的甘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甘李药业”)朝A股卷土重来。

1月16日晚间,甘李药业在证监会网站披露招股说明书,公司拟在上交所公开发行不超过4020万股,计划募集资金约25.19亿元,其中5.58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其余将投向营销网络建设项目、重组甘精胰岛素产品美国注册上市、胰岛素产业化等七大项目。

逾九成主营业务收入来自胰岛素制剂

资料显示,甘李药业是售价掌握产业化生产重组胰岛素类似物技术的中国企业,随着长秀霖与速秀霖的上市且进入国家医保目录,甘李药业的市场份额迅速打开。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糖尿病药物市场研究报告显示,国内糖尿病治疗药物临床用药中,甘李药业在国内样本医院的市场份额由2011年的1.01%上升至2015年的2.65%,市场占有率增长率达53.79%。

国内糖尿病治疗药物临床用药市场份额情况(资料来源:招股说明书)

业绩方面,2014-2016年及2017年1-6月份,甘李药业分别实现营业收入9.27亿元、12.2亿元、17.71亿元和9.8亿元;同期净利润为3.05亿元、4.47亿元、7.7亿元和3.71亿元。

需要指出的是,甘李药业这些收入的增长绝大部分来自胰岛素制剂。数据显示,2014-2016年及2017年1-6月份,胰岛素制剂销售收入其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85.9%、95.02%、95.72%和96.76%。有投行人士在接受中国网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专注于糖尿病治疗领域使得甘李药业具有显著的产品技术优势,但也使得公司面临产品结构单一的风险。如果竞争对手推出类似产品或新一代产品的,可能会导致公司现有主要产品竞争优势丧失,进而影响到经营业绩。”

六大项目正在研究

上述投行人士还表示:“甘李药业能否保持住现在的市场份额和领先地位,其实最终考验的是其研发能力。”数据显示,2014-2016年及2017年1-6月份,甘李药业的研发投入分别为3974.98万元、5008.16万元、9578.68万元和8996.2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29%、4.11%、5.41%和9.18%。

主要研发项目进展情况(资料来源:招股说明书)

据了解,目前甘李药业有六大在研项目,其中门冬胰岛素30注射液和精蛋白重组人胰岛素注射液(预混30R)处于注册审评过程中,门冬胰岛素注射液等待临床核查;精蛋白锌重组赖脯胰岛素混合注射液(50R)、门冬胰岛素50注射液处于一期临床准备阶段;甘精胰岛素注射液(美国)已经到三期临床准备阶段。

对于甘精胰岛素注射液拟申请在美国注册并上市销售项目,甘李药业表示,计划投资约2.89亿元,相关产品预计在2020年下半年获得上市批准销售,不过由于在美国开展药品临床研发存在药品技术、研发过程管理以及政策等一系列风险,所以该项目存在无法取得收益的风险。据了解,截至2017年8月末,甘李药业在该项目上面已经投入资金约8520.27万元。

报告期内会务费超6亿元

中国网财经记者还注意到,甘李药业近几年的销售费用在逐年攀升,2014-2016年及2017年1-6月分别为3.42亿元、4.37亿元、7.72亿元和2.93亿元,销售费用率为36.88%、35.83%、27.29%和30.52%,而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平均水平分别为39.04%、39.47%、40.09%和37.8%。

从甘李药业的销售费用构成来看,会务费支出最多,2014-2016年及2017年1-6月份分别达到1.44亿元、1.4亿元、1.81亿元和1.42亿元,合计金额6.07亿元,占销售费用的比重由2016年末的20.27%上升至2017年6月底的48.39%。甘李药业表示,公司市场部进一步加大了专业学术推广力度,通过参加和组织大中型学术会议,进一步提高了公司的学术水平,树立专业品牌形象。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曾指出,医药公司的技术、学术推广费一直都是贿赂高发区。据了解,甘李药业也曾卷入到商业贿赂“丑闻”中。2015年5月25日,荆州市荆州区人民检察院就甘李药业湖北省销售人员涉嫌商业贿赂一案提起公诉,指控2010年至2013年10月期间,该公司湖北区域17名销售人员为扩大药品销量,提高销售业绩,向湖北省多地医院医生行贿,行贿金额277.04万元。随后,荆州区人民法院作出《刑事判决书》,对该案17名被告人以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作出有罪判决。甘李药业方面表示,根据中介机构对荆州市荆州区人民检察院、荆州市荆州区人民法院访谈:上述案件已审理终结,公司不是上述案件的当事人,不需要在上述案件中承担任何责任。

而据央广网2013年9月13日报道,一位医药代表向媒体举报,甘李药业至少从2008年就开始了商业贿赂工作,其行贿的主要对象是各大医院内分泌科的医生,短短5年行贿总额可能高达8亿元,其中仅2012年就接近3亿元。该医药代表还表示,甘李药业内部制定了详细的回扣规则。

据了解,对于拟IPO的医药企业而言,商业贿赂可能其上市之路的“绊脚石”,南京圣和药业、重庆圣华曦药业、浙江诺特健康科技首发未果审核的原因中均涉嫌存在商业贿赂问题。除此持外,海特生物基蛋生物新天药业天圣制药诚意药业和海南普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也均为发审委问及商业贿赂相关问题。原标题:甘李药业重启IPO:单一产品撑起数亿营收 会务费3年半超6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