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如何理解特朗普反对博通收购高通?

2018年03月15日15:24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作者:Ben Thompson

  

  在特朗普对博通收购高通给出反对意见后,纽约时报这样报道:

  周一,特朗普总统以国家安全问题为由,阻止了博通以1170亿美元收购高通的计划。并发出了明确的信号,表示他愿意采取非常的措施来促进他的政府日益增强的保护主义立场。在总统令中,特朗普表示,“可信的证据”使他相信,如果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博通获得了对高通的控制权,它“可能会采取威胁到美国国家安全的行动”。如果此次收购成功,将成为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技术公司交易。

  特朗普决定禁止这项重大交易,强调了他愿意在与外国的竞争中保护美国的公司。最近几周,特朗普总统的工作重心转向了一系列的工具——包括关税和一个晦涩难懂的政府审查小组——来阻止外国对美国工业的控制,特别是阻挠中国的崛起。特朗普把这些工作的重心放在了技术产业上。虽然美国长期以来一直宣称在技术上占据优势,但它现在正面临着中国等越来越强大的竞争对手,中国政府已经在半导体、无线网络以及人工智能方面投入了巨大的资源。通过最近的行动,白宫已经透露了它的观点,即美国的国家安全与其推动这些技术的发展密切相关。

  我明白为什么纽约时报(以及大多数其他评论员)立即将这一决定归咎于保护主义:这不仅符合特朗普总统在竞选活动中和在任期间的言辞,而且也与对进口钢铁征收关税的决定相契合。此外,博通是一家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公司(新加坡是美国的盟友),并承诺将迁回美国。乍一看,国家安全看起来像一块遮羞布而已。

  实际上,我认为特朗普政府的这个做法是对的。

  关于高通

  为什么我要这样说,还要回到我在2014年所撰写的有关高通的每日更新:

  高通的情况有点复杂,很难理解。我现在尝试去剖析它,不过可能要简化一些。

  高通的业务主要分为两个方面:销售芯片和专利授权(高通拥有绝大多数CDMA专利,以及LTE的很大一部分)

  芯片带来的收入要比专利授权多(主要是价格高得多,但也付出成本来制作),但专利授权的利润最高(成本都被摊销了)

  高通的芯片业务,特别是其SoC,面临着和三星一样相同的威胁:它们是价格迅速下降的市场中的高端产品。而且,就像苹果将三星和其他公司排除在智能手机的高端市场之外一样,苹果使用自研芯片意味着高通公司也会遇到被排除的情况。与此同时,正如中国制造商在低端市场上吞噬三星,其他SoC制造商,尤其是联发科,也在低端市场场吞噬高通。

  对于高通来说,这并不全是坏消息:它的业务模式如此令人侧目的原因是,哪怕不再出售芯片,单单依靠专利授权,它仍然能够在每部手机上赚钱。此外,正如我上面提到的,专利授权的利润率要高得多,这有助于推动高通的盈利能力。这有助于解释高通公司的盈利为何能够继续增加,而三星则开始走下坡路。

  高通的问题在于,他们的专利授权业务风险更大:与芯片业务那种“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交易模式不同,通过专利授权收取费用取决于合同协议,而合同协议是否能够履行取决于其所处的监管环境。不用说,对于高通来说,有一些地区(占据50%及以上)的监管环境仍旧是非常不确定的。

  这里并不是针对一些地区的监管环境:更确切地说,高通的商业模式是双管齐下的,一个更有利可图,另一个更具现金密集性的,这会吸引更加激进投资者,所以,他们迫切希望将公司分拆。在2015年,高通的大股东Jana Partners呼吁分拆时,我在每日更新中写道:

  我认为高通公司的专利授权部门如果被剥离出来将更有价值。这就是为什么我能理解Jana Partners推动分拆高通了......高通的专利授权至少在几年内能够获得大量的资金,成为提高高通财务表现的重要推动力量。但大多数投资者对于长期投资的注重,要比人们想象的还要突出,因为从中能够获得更多的溢价和大量的现金。激进的投资者很难抵得住这种诱惑。

  不过,这些每日更新是在2014年和2015年写的,当时高通要比现在强大的多:安卓手机的价格更高(直接影响了高通的专利授权费用),还没有在中国遭受反垄断调查,苹果公司还没有开始从英特尔采购调制解调器,也没有起诉高通公司。

  博通的计划

  这是高通提出的1170亿美元收购计划的背景,这项收购将由1060亿美元的债务融资 。这些交易的运作方式是收购方——通常是私募股权公司,但有时候公司(尽管人们可能会认为博通目前是一家专注于芯片业务的私人股本公司)——利用债务来收购现金流充裕的公司,使用现金流清偿债务,同时剥离所有对现金流没有贡献的部分。通常情况下,这是合理的,能够使公司更好地向股东回报利润,而不是去实现管理者野心与抱负。但我不确定高通是否属于这一类的公司,再来看看2015年的更新:

  当然,更大的问题是“股东价值最大化”是否始终是最佳的行动方案。更具体地说,什么是适当的时间范围?就高通而言,专利授权和芯片制造可能在财务层面上有很大不同,但从战略和可持续性角度来看,专利授权和芯片制造能够形成非常好的补充:通过制造芯片,能够获得专利,从而产生巨额的利润,使高通能够投入大量资源开发新芯片。这是一个良性循环。这也是一个长期的回报周期:专利授权的收入没有最大化(因为潜在的反垄断问题),一部分利润会流入利润率较低的芯片业务,来在将来获得专利。这种风险有点高,因为其中一部分利润将被用于重新投资。

  同样,正如我在开始时指出的那样,管理层往往非常偏向于为了自己的目的而支出利润,并将其称为长期思维。当投资者在资本配置决策中加入更多的问责制的时候,我不认为这是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情。我认为高通公司是一个例外,我相信它目前的斗争与其结构没有太大关系,虽然这种结构可能不适合短期回报,但它能够使高通成为一家非常创新和持久的公司。我觉得这个观点最终会胜出,公平地说,当你将其成本结构与德州仪器等竞争对手的成本结构进行比较时,高通公司确实有很多优势。

  你当然可以说我从中推导出来的平衡是错误的——正如我上面提到的那样,高通的状况比我写这些文章时更糟糕。从纯粹的股东角度来看,从高通的专利授权业务中榨取每一分钱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然而,这恰恰是国家安全问题出现的地方。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在致博通的信函中这样写道:

  高通在标准制定方面的长期技术竞争力和影响力的降低,将严重影响美国的国家安全。这背后的逻辑是:高通的地位的削弱将为中国在5G 标准制定过程中扩大影响力留下了空间。包括华为在内的中国公司已经加大了对5G标准化工作组的参与力度,作为他们努力构建5G技术的一部分......尽管目前美国仍然在标准制定领域占据主导地位,但中国可能通过激烈的竞争,来填补这次高通被敌意收购后留下来的任何空白。鉴于美国国内对华为和其他中国电信公司的担忧,中国在5G 领域的主导地位将对美国的国家安全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

  在调查期间,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将继续评估博通收购高通公司可能导致高通在维持其长期技术竞争力方面削弱的可能性。具体而言,博通的声明表明,如果收购高通公司,它希望采取“私募股权”的管理风格,这意味着减少长期投资(如R&R),并关注短期盈利能力。

  所以,博通位于新加坡并没有抓住问题的关键点,所以哪怕是博通承诺要迁回美国也无济于事(至于博通进一步承诺不会停止对5G的投资,但5G的研发过程几乎已经结束了,真正的问题在于6G及以上)。整个问题在于,该交易本身的结构比其他任何事情都要清楚得多,博通希望能够摒弃高通过去的创新,它对未来的创新贡献远低于高通自己的贡献。而且,由于中国在无线领域的主导地位不断提高,这确实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

  专利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高通的未来投资将会减少,所以博通收购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对于美国来说,很幸运的是博通碰巧是一家外国公司——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审查和特朗普总统的命令是合法的。如果博通是美国的实体企业,那么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根本就不会参与其中,特朗普总统的自由裁量权会少得多。

  可以肯定的是,特朗普仍然会有办法阻止这笔交易,特别是将两家公司合并而产生的反垄断问题。然而,更重要的问题是,至少有一家公司和一大批自愿融资的投资者会同意积极投资者的观点,认为高通专注于专利授权要比发明新技术更好。

  同样,其中的一些问题是结构性的:苹果公司在高端市场的主导地位,让高通公司等高端产品供应商打入低端市场。但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政府还有其他结构性问题,特别是专利。正如我在2015年所写的那样:

  我还要补充一点,整个事件最终都是关于专利的扭曲力量:高通专利授权部门能够成为如此宝贵以及如此可靠的现金来源的全部原因是由于政府授予的垄断。Jana Partners与该公司的核心纠纷是,它正在利用其创新成果来创新,而不是简单地收取租金, 这种结果与专利制度诞生的首要原因相悖。

  这里有一定的讽刺意味:政府正在干预私人市场,阻止因政府批准的垄断的公司被收购。令人遗憾的是,我怀疑政府中的任何人都不会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而高通公司将率先与专利改革进行斗争,这将比任何事情都更有助于确保公司保持独立,并鼓励公司在创新上投入更多的资源,因为它的未来将取决于创新的程度,而不是现在。

  现实情况是,技术颠覆了专利的全部论点——它们刺激了创新。技术的本质——即成本固定,最大限度地来获取庞大的用户群,以及网络效应的存在——意味着创新的回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高。取消大多数技术专利不会减少创新的动力。事实上,鉴于大量软件专利在事故中受到侵犯,取消大多数技术专利将会刺激更多的创新。而且,正如高通所表明的,人们甚至可以认为这种转变对国家安全有利。

  来源:36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