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葛红林履新中铝3个月开药方:所有板块都不能亏(图)

2015年01月28日10:49 来源:中国证券报
葛红林的中铝“药方”
葛红林的中铝“药方”

  张国栋

  “过去中铝总部对是否值得投建这样的项目,包括这种模式是否能复制,都是打问号的,包铝是个老厂,但这个项目上了以后,确实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1月20日,在包头铝业有限公司(下称“包铝”)办公室,总经理柴永成向《第一财经日报》 记者说。

  柴永成所说的项目,即是包铝在去年陆续投产的2×330MW自备电厂项目。

  这家地处内蒙古的老厂,曾连续亏损长达33个月,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每月均有盈利,折算下来,在铝价(吨价)同比下跌1034元的情况下,剔除非经营性收益,包铝两公司(含包铝集团)全年减亏2.3个亿。其中,仅自备电厂,就为包铝的电价成本贡献了2.6个亿。

  包铝扭亏曙光初现的时候,中铝公司董事长葛红林履新刚满三个月。在《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赴中铝采访期间,他刚组织召开了2015年年度工作会议。

  “领导提的很明确的一点就是,2015年所有板块都不能亏损,包括铝板块在内。”1月19日,一位参会的二级单位主管向本报记者透露,在中铝各主要业务板块,稀土、铜板块不亏,亏损的大头还是铝板块。

  包铝给中铝的启发则是,实行铝电一体化乃至煤电铝一体化,可能是中铝电解铝板块的未来方向。

  包铝样本

  资料显示,包铝是一家有50多年历史的老企业,现有产能55万吨电解铝,是目前中铝旗下最大的电解铝企业。这家企业的头上,却长期扣着中铝“成本最高、亏损额最大”的帽子。

  “从2008年到2013年,包铝大致亏了8个多亿,生产经营一直比较艰难。”柴永成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到2014年6月份,包铝已经连续亏损了33个月。

  包铝真正从低谷开始爬坡,是2014年下半年开始显现的。

  本报记者从包铝获悉的数据显示,去年上半年,包铝两公司共亏损2.44亿元(其中包铝集团亏损3761万元,包铝剔除减值准备1994万元,亏损2.06亿元),但从7月份开始保持单月不亏,8月份盈利增加到2070万,9月份盈利突破3000万元,整个下半年累计盈利1个多亿。

  “市场没变好,为什么还有这种效果?主要是包铝运作了铝电一体化的项目,重点是电这块,有两台机组去年相继投产。”上述包铝办公室负责人说。

  据了解,2014年3月起,包铝先后完成项目核准、整机启动、签订临时并网协议等工作,使得1#机组于5月15日并网发电,2#机组于6月24日并网发电。主抓自备电厂项目的包头铝业副总经理韩效义介绍,“两台机组建设期分别用了21个月和22个月。去年下半年累计发电28.78亿千瓦时,供电是25.83亿千瓦时。”

  两个机组的投用,对深陷亏损泥潭的包铝意味着什么?

  包铝方面给出了答案:内蒙古没有自备电厂的企业网电价格是4毛3分钱,给电大户的优惠价是3毛9分钱,两台机组上了后,价格比优惠价还要便宜8到9分钱,折算下来,整个吨铝成本大致能降1000元钱。

  “包铝目前全年用电数大约78亿度,两个机组可以满足45亿度左右,算下来能满足56%到57%的产能。如果是全用自备电,体现会更明显。”包铝方面称。

  在多个包铝内部人士看来,“真正配置到位的话,包铝将无惧市场的波动了,因为余富的电还可以往外卖,也能赚钱。”

  除了对用电结构作出调整,包铝内部改革亦推出了很多重大安排,其中,主业是实施优化配置、对标国内先进民企,持续开展差距管理等;辅业则是通过寻求外来合作处置闲置资产,对于长期依附包铝的业务单元,则进行了剥离。

  葛红林的任务

  履新刚满三个月的葛红林,几乎闲不下来,为了尽早摸清中铝的底子,他的周末基本是在下属企业的调研中度过的。在2015年年度工作会议上,葛红林也拿出了“药方”。

  葛红林将此形容为“加减乘除”四则运算:加法是坚持做强最精主业,减法是处置不良资产,止住出血点,乘法是把创新驱动作为扭亏脱困和转型升级的新引擎,做除法,做大分子,做小分母,提高劳动生产率和资本回报率。

  “中铝有先前的不足,它过去重组收购了一些企业,这些企业在全国各地比较分散,没有规模化,大多数企业没有自备电厂。”中铝能源部一位管理层说,目前中铝的个别企业,用电价格还有用5毛6分的,非常高。

  正是历史包袱、生产成本、市场价格等内外因素的多重打压,让中铝公司长期喘不过气来,旗下中国铝业(601600.SH)过去5年里累计亏掉110多亿元。而在2014年的低价铝市行情下,前三季度的大额亏损已经预示着全年亏损几成定局。

  在中国铝业企业管理部一位处长看来,最近几年,中铝一直坚持5%左右比例降低成本,这主要靠管理,指标优化,但“这些工作就像从海绵里挤水一样,压缩到一定程度可能就不多了”。

  而在电解铝生产中,电的成本占到40%以上,而这几年铝价持续低迷,网电价格和人工成本却一直在涨,倒挂非常严重,“尝到自发电甜头的包铝,让中铝看到,对用电结构进一步调整,可以为企业带来巨大效益,尤其是电解铝产业,完善铝电一体化乃至煤电铝一体化的产业链,将是未来的方向”。柴永成说。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了解到,目前中铝的自备电比例不足30%,也就是中铝电解铝有自备电厂的企业不到三成,“包铝上了两个机组后就有这么大的成效,如果中国铝业整体自备率达到行业平均水准以上呢?”

  中国铝业企业管理部人士分析,煤电铝一体化产业链建成后,一定对电解铝行业有帮助,“因为抓住了核心要素—能源,电的成本在不同企业中占25%到50%,把煤电铝串在一起,是把能源的核心要素串起来了”。

  多方渠道证实,目前整个中铝已经在考虑,要把整个自备率提高,现在国内铝行业平均自备率是68%,“中铝希望通过几年努力,靠近这个平均值,我们是有想法,也有目标的”。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点击进入【股友会】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