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次新股炒作渐趋降温

2017年12月14日08:00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炜言大义本报记者 张炜

  次新股近日再度出现大面积暴跌,多只开板不久的个股跌停。

  次新股是A股市场上经常被炒作的板块之一。散户投资者热衷的“四炒”之一是炒新,而炒作次新股正是炒新的延续。次新股上市时间短,流通盘小,高送转可能性大,使其容易被游资盯上。次新股炒作,极易出现“鸡犬升天”的场面。部分次新股上市后连续暴涨,快速跻身百元股行列。例如,2016年次新股炒作火爆,多只个股成为股价暴涨的牛股。2016年3月24日上市的名家汇,发行价8.58元。在业绩大幅增长及高送转等因素刺激下,该股11月初复权最高超过170元。2016年3月9日上市的昊志机电,发行价7.72元,到12月初最高上涨至103.50元。2016年3月22日上市的蓝海华腾,发行价18.75元,5月27日实施高送转前的股价暴涨至近230元。

  次新股炒作之风,今年上半年还扩散到银行板块。多只业绩增长预期一般且估值偏高的次新银行股,先后被大肆炒作。其中,今年1月24日上市的张家港行,发行价4.37元,4月5日最高上涨至30.51元。该股动态市盈率一度超过70倍,而沪深两市原有16只银行股的动态市盈率大多只有5至7倍。

  相比之下,近几个月次新股炒作降温。从政策因素来看,其一,监管层对高送转从严监管,促使送转股的力度减弱,高送转的公司数量减少。这使得次新股高送转的预期下降,失去了市场炒作一大诱因。其二,证监会今年4月宣布开展专项执法行动,主要针对炒作次新股和快进快出手法等恶性操纵市场行为。其三,涨幅偏大的次新股被要求“特停”,有助于市场炒作情绪降温。再从市场风格变化来看,白马股连续走强,价值投资受到关注,高风险的次新股行情渐渐缺少市场资金追逐。

  今年以来上市的次新股中,目前较股价高点累计跌幅超过30%的不胜枚举,有的甚至股价被“拦腰半截”。例如,今年3月17日上市的三雄极光,3月30日开板当日最高上涨至65元,随后出现断崖式下跌。该股12月12日收盘24.80元,较上市后的股价高点累计回落达61.85%。2月13日上市的高斯贝尔,3月8日最高上涨至39.58元,12月12日收盘14.43元,较高点回落63.54%。10月25日上市的京华激光,11月10日最高上涨至71.80元,12月12日收盘38.04元,较高点回落47.02%。中科信息建科院开板后被大肆炒作过,但近几个月均明显回落。12月12日收盘,中科信息较高点下跌35%以上,建科院则较高点下跌45%以上。此外,步长制药天能重工三角轮胎赛托生物等去年上市的次新股,在近期先后跌破发行价。其中,步长制药是2016年发行价最高的新股,目前较上市后的股价高点累计回落超过65%。

  市场分析认为,估值偏高是次新股大跌的主要原因之一。有的次新股尽管股价较高点大幅回落,但动态市盈率明显高于市场及行业平均估值水平,甚至达到数百倍。多只次新银行股,近几个月因此遭遇过大跌。例如,无锡银行9月25日限售股解禁当日跌停,9月以来累计跌幅超过30%。若从5月上旬的高点算起,无锡银行累计回落超过65%。该股最新动态市盈率超过14倍,仍高于行业平均水平。高斯贝尔上半年和前三季度业绩分别滑坡70.77%、79.61%,且预计全年业绩下降30%至60%。该股目前动态市盈率超过240倍,估值风险对股价构成压制。

  投资者应看到,次新股行情主要以题材炒作为主,有的纯属“无厘头”炒作,来自基本面的驱动因素非常小。价值投资才是大方向,对于暴跌后仍高估值的次新股不宜盲目抄底,避免成为“接盘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