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120家企业总估值3万亿!独角兽回A倒计时,谁才是真龙头?

2018年03月06日21:42 来源:e公司

  互联网巨头纷纷表态回A,富士康“极速”上会背景下,独角兽概念再发酵。

  3月6日,Wind相关概念指数上涨2.43%,并带动芯片国产化、新能源指数等题材成分股上扬。不过,业内提醒概念题材炒作风险,讨论现行投资逻辑和未来估值影响,并指出未来A股行业龙头股可能会迎来估值两极化局面。

  寻找独角兽

  类似于去年受追捧的“白马股”,今年“独角兽”并没有形成严格的界定,而是偏向指发展速度快、数量稀少的创业企业,普遍采用的衡量标准包括成立不超过10年,接受过私募投资的初创企业,以及企业的估值超过10亿美元。

  据统计,去年中国全体独角兽企业上榜共120家,总体估值近3万亿元,主要集中在互联网服务、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领域,占比约一半。

  

  

  格雷资产投资总监张可兴向e公司记者表示,目前业内对独角兽的定义并不明确,相对而言,个人比较认可某个领域或者细分领域做到很大份额的、甚至龙头企业。

  

  当前二级市场,投资者竭力寻找具备“独角兽”潜质、存量“独角兽”、参股“独角兽”的公司以及供应链公司,富士康、小米、蚂蚁金服等新经济独角兽类企业登陆A股的进程,“独角兽的小伙伴”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其中,作为小米概念股普路通近期连续录得3个涨停,布局工业互联网的东土科技2月以来累计上涨超过50%。

  

  上市公司也主动释放“独角兽”上市计划。

  佳都科技参股了人脸识别龙头公司云从科技,公司佳都科技董事长刘伟就向媒体明确表示,云从科技未来可能在A股上市。相比海外上市的“独角兽”企业,云从科技没有VIE架构,登陆A股的障碍相关要少。2月份以来,佳都科技股价已经显著拉升,累计涨幅约57%,截至3月6日收盘,公司股价已达10.31元/股。

  

  不少投资者也在互动平台询问上市公司,是否参股或属于“独角兽”企业,是否与“独角兽”企业有合作。

  其中蓝海华腾称,公司未参股“独角兽企业”;光弘科技称公司不算独角兽企业,但曾有初创公司因为公司优良而给力的产品服务,而成为独角兽企业;意华股份称华为和富士康都是公司长期合作的客户;光莆股份称富士康是公司重要客户。

  投资逻辑

  从行业龙头寻觅独角兽也具备合理性。

  生物科技领域一级市场资深投资者张灵霖表示,以生物医药领域为例,细分行业龙头已经对产业链进行了深度布局。例如三诺生物主要在血糖,而以血糖为突破口可以广泛布局整个POCT领域,公司有资源和机会足够扩展自己的产品线。横向对比来看,目前国内企业在创新药、靶向药、免疫药等领域可以跟美国同业公司站在同一水平,但缺乏像辉瑞、诺华这样一批顶级的企业,能把整个制药的产业链给完整走通的企业,不过这就需要长期的积累。

  不过,也有机构分析师指出,本轮热追“独角兽”背后有市场的因素。

  仁桥资产投资总监夏俊杰日前向媒体表示,风格转变的内在驱动力自然是均值回归的客观规律在发挥作用,从“漂亮50”的坚定抱团到“创蓝筹”的异军突起,仅仅用了半个月的时间。

  夏俊杰表示,证监会刘主席的深圳调研创新企业,再到注册制推迟、退市制度完善,明星企业表态回A股等,表明股市优化资源配置的职能也会得到不断的完善。但当前还是需要在“安全边际”的基本原则下,仔细甄别、动态评估,耐心的等待和把握机会。

  另一方面,当前A股对“中概股”回归议题,已经产生了一定“免疫力”,虽然相关回归个股享受了一波股价飙升市盈率翻倍的红利,但是长期来看,泡沫还迟早还是被会挤出。

  2016年借壳世纪游轮的巨人网络,股价飙升最高上涨至77.95元/股,但在2017年一季度后,股价持续下挫,从最高价到如今累计跌幅达55%(前复权)。

  

  估值分化

  除了寻觅增量机遇,“独角兽”企业上市后对存量市场估值影响也备受关注。

  安信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陈果表示,由于独角兽的到来,市场增加了对二级市场可比公司的关注,甚至发现可以从新经济方向去估值;但也有非常多的伪成长股,或绩差股,甚至是垃圾股,随着优质成长股的供给增加而愈发丧失投资价值。即使在没有独角兽的时代,IPO加速或者注册制推进,对这些公司也都是负面的。

  换句话说,随着新兴“独角兽”登台,伪龙头会被市场加速“淘汰”。

  张可兴向记者表示,现在独角兽企业回归A股影响会非常大。因为A股很多细分龙头,特别在互联网领域都称不真正龙头,或者是排名比较靠后的龙头。如果海外龙头回归,现有排名靠后的企业估值长期来看只会折价;相反,优秀企业回归会有溢价。

  “如果中国市场一直本着这种开放的态度吸引更多优秀企业上市的话,我认为只有越来越优秀的企业才会有溢价,否则长期只能折价。”张可兴表示。相反,如果仅仅依靠稀缺性或者概念等支撑的企业,将会面临加速淘汰。

  回到当前现状,“独角兽”上市路径本身不乏风险。

  以独立IPO为例,本轮虽然富士康IPO获“极速”受理,远快过受理到上会平均周期,但业内预计,在严审核的背景下,不见得快审理就是宽审理。

  迈瑞作为医疗器械龙头,就于2月13日份终止IPO。据消息人士透露,主要是因为并购引起的商誉过高而撤回材料,不过预计公司很快将重新报创业板IPO。

  另外,市场传言监管对CDR(中国存托凭证)研究,对海外经济体提供快速上市途径。目前尚未获正式确认。

  张可兴表示,借壳上市面临政策变动风险比较大。按照国际惯例和国家发展思路,CDR是靠谱的,不会影响公司现有架构,投资方也希望能用这种方式解决股权问题。不过,也有分析师指出,当前CDR制度的推出仍还面临人民币目前无法自由兑换,存托关系法律依据、定价、管辖区法律适用问题,考验监管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