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十度时空”模型:分析新股的架空世界

2017年10月10日22:49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架空世界或架空宇宙是指艺术作品中虚构的世界观,不同于我们身处的真实世界。架空世界也可以被理解为多元宇宙、虚构的宇宙,那里有虚构的地理、城市、国家、行星,美轮美奂。

  新股何尝不是股市里的架空世界,特立独行,有着自己的宇宙规则,行情爆发如同狂飙,用A股规则和普通思维很难理解新股的架空世界。

  

  优质新股是价值投资大河的源头,是牛股之源。不少人看不起刚发行的新股,认为包装、炒作的成分太大,泡沫太大,对新股有一种特殊的偏见甚至敌视。有的是过去曾经炒新带来亏损,对新股有井绳恐惧。其实,这些现象的根源,在于对新股缺乏深刻的分析,没有仔细甄别,没有挖掘出真正具有成长性的公司。

  新股一直号称市场行情的风向标和急先锋,优秀新股是“tenbagger”牛股的策源地。在IPO常态化时代,新股次新股行情将如何演绎?新股每周发行近10家,在越来越多的新股次新股中,如何发现新股中的长线牛股?

  过去,选择新股以“小特高新”为选美标准,即总股本和流通股本小、特殊行业、具有高送转潜质、最新新股作为标尺。但并不全面,并且以游资炒新喜好为准。

  在新股的投资时空里,既有基本面和财务指标等空间因素,也有投资策略和介入时机等时间因素,二者共同组成了新股的多维时空。我们选择了其中最为重要的十个方面,组成新股矩阵的十度时空。我们试图以“十度时空”模型来分析价值新股,来理解新股的架空世界。

  一度时空:行业空间

  十年前,全球市值前10名主要还集中在能源、金融等传统产业。现在已经被高科技与互联网企业占据半壁江山。云计算、大数据、虚拟现实、人工智能、3D技术、无人技术、机器人、新能源、新材料、医疗服务、生命技术与生命科学、医疗器械、互联网医疗、健康养老、体育、娱乐、教育,被视为未来10年中国最具投资价值的17个新兴产业。未来的长线牛股,大概率出自以上新兴领域。

  依靠内生性增长的新业态、新技术、新商业模式优秀新股,将以持续的高成长性、相对合理的估值,成为牛股的摇篮。新兴产业依然是中国经济最具成长性的行业,其高成长轻资产特性代表了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的趋势。目前沪深两市尤其是创业板中,不乏优秀的新兴产业上市新股。在创业创新形成的数字经济大潮中,新业态、新技术、新商业模式的“三新”优秀新股依然会成为“皇冠上的明珠”。

  二度时空:波特五力

  优质新股一定是细分行业领导者和垄断者。波特五力模型一直是分析企业行业地位的利器,可以此分析企业在行业中的整体竞争实力。波特五力模型是迈克尔·波特(Michael Porter)于20世纪80年代初提出。它认为行业中存在着决定竞争规模和程度的五种力量,这五种力量综合起来影响着产业的吸引力以及现有企业的竞争战略决策。五种力量分别为同行业内现有竞争者的竞争能力、潜在竞争者进入的能力、替代品的替代能力、供应商的讨价还价能力、购买者的讨价还价能力。值得注意的是,很多分析师喜欢用波特五力来全面分析公司,实际上它只反映了公司的行业地位和竞争实力。

  三度时空:产能利用率

  产能利用率,也叫设备利用率,是工业总产出对生产设备的比率。简单的理解,就是实际生产能力到底有多少在运转发挥生产作用。统计该数据时,涵盖的范围包括制造业、矿业、公用事业、耐久商品、非耐久商品、基本金属工业、汽车业及汽油等八个项目。产能利用率代表上述产业的产能利用程度,当产能利用率超过95%以上,代表设备使用率接近全部。

  产能利用率超过100%,是挑选牛股的一条捷径。过去的一些新材料类牛股,都是产能利用率过100%,说明企业产品大受欢迎。这样的公司,上市募集资金后如虎添翼,很快会利润大增。这一指标的局限,就是主要针对制造业,对轻资产的行业无效。

  四度时空:进口替代

  进口替代政策是指一国采取各种措施,限制某些外国工业品进口,促进国内有关工业品的生产,逐渐在国内市场上以本国产品替代进口品,为本国工业发展创造有利条件,实现工业化。进口替代空间大的公司,将有广阔的发展空间,容易成为具有良好成长性的公司。这样的公司,在新股次新股里为数不少。

  如何在招股说明书里寻找这两个指标?其一,到网站新股频道,每个新股后面,都有招股书。其二,打开招股书后,点击右键,在屏幕左下角,出来“查找”。其三,在“查找”里,输入“产能利用率”或者“进口替代”,一般公司都会披露这两个指标。

  五度时空:三率判定

  巴菲特选股策略的精髓,就在于重视毛利率、净利率、净资产收益率这三个指标,尤其是净资产收益率(roe)。巴菲特还给这三个指标,设定了标准,也就是毛利率要高于40%,净利率要高于5%,净资产收益率要高于15%。

  巴菲特在1988年投资13亿美元购买可口可乐之前,研读了可口可乐公司的年报,并分析了可口可乐公司10年来的净资产收益率变化趋势。1978——1982年,由于股票增发和大量未分配利润的存在,可口可乐的净资产收益率保持在20%左右。1983——1987年,可口可乐经营和管理效率提高,利润快速增长,再加上公司大规模的股本回购使得股本规模不断缩小,在1987年,公司的净资产收益率达到了31.8%。可以说净资产收益率大幅提高是巴菲特大量投资可口可乐的重要参考依据。10年后,伴随着可口可乐股价的增长,巴菲特投资的13亿美元升值到了134亿美元。仅凭一只股票,10年赚了120亿。

  六度时空:研发驱动

  我们与世界创新强国的差距,实际上是研发差距。现实中我国企业作为开展创新活动重要主体,目前除了华为、海尔、阿里巴巴、百度等少数优秀的领军企业之外,国内其他企业创新能力的提升速度仍不够快。医药行业的表现最为明显,从2010年到2014年,全球每年上市的创新药物数量平均为42个,创新药物研发周期平均为13.5年,平均投入为8亿多美元。目前依然是全球跨国药品生产企业引领着药品的创新研发,这些创新型研发公司,研发投入最高达到销售收入的20%以上,最低的也有12%,药物研发是高投入、创新驱动、高价值。这些跨国公司实现销售和利润的主要产品,基本上都是创新药物,创新带来巨大价值。2015年全球销售额最高的10个药物,全部由跨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没有一个属于中国。近5年全球排名前10的跨国药品生产企业年报印证了上述观点,安进、礼来、阿斯利康的研发投入占销售收入比例都超过20%。

  但在中国药品生产企业,这个数字只有2%。也就是说,中国药品生产企业平均研发投入占销售收入的比例只有2%。除了少数企业,大多数国内药企不愿意拿出更多的资金用于创新研发。中国制药行业的特点就是规模大,国内有几千家企业,比发达国家多很多。但在创新上投入不足,很多企业的研发投入都不到2%,甚至更少,有的几乎没有研发投入。这样带来的结果就是,没有投入,就做不成事,创新能力很难得到提高。

  七度时空:持续成长

  IPO常态化的基础上对拟上市公司从严审核,让优质公司优先上市,将为二级市场带来更优质的投资标的。在过去相当长时期内,市场对新股发行最大的担忧就是欺诈上市。由于处罚不严,少数上市公司和中介机构为达到上市目的联手造假,对市场造成极大伤害。目前,随着严监管的到来,公司明目张胆的造假行为和欺诈上市大为收敛,很少有公司再敢铤而走险。

  在欺诈上市、虚假披露等“带病过会”行为基本杜绝的当下,IPO审核的焦点应转移为防止新股业绩变脸。新股业绩变脸不乏公司经营和季节性因素,但确有相当部分公司属于主观的业绩操控行为,部分企业通过关联交易、放宽信用政策、调整折旧、坏账计提以及人为压低员工薪酬、广告费等企业必要支出费用的方式,来调整企业利润、粉饰业绩。

  尤其是一些公司上市前为闯关IPO“冲业绩”,让经销商和关联客户大肆采购囤货,让相关公司帮忙做高业绩。不少公司在招股书中最近几年业绩呈现100%以上高速增长,业绩亮丽,每股收益高达几元。但上市之后没几个月,即突然公告业绩预减预亏,从而使得股价闪崩,令投资者亏损累累。

  八度时空:募投项目

  募投项目的盈利前景至关重要,这是上市公司IPO后是否有后续爆发力的关键。A股不少公司频繁变更募集项目,如同儿戏。比方说,IPO时募集资金8.8亿元,如今7.26亿元被用作补充流动资金,占比达82.5%。这离奇的一幕,发生在去年3月份才在深市中小板挂牌的坚朗五金身上。类似募投项目不明的上市公司,应排除在价值新股之外。

  九度空间:全球视野

  中国企业海外并购风生水起,不少人将之视为全球第六次并购浪潮。与以往五次的强强联手或者以强并弱不同,这是第一次以弱并强,以新兴市场并购发达市场,中国将是这次浪潮的弄潮儿。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比较热门的目标行业正向实业转变。这几年,包括高端制造、新材料与汽车零部件,如美的收购KUKA、海尔收购GE白电业务等,都曾占据热点。而去年以来的一些消费行业的高端品牌也有不少海外并购动作,不过整体还是在向实业靠拢。

  未来中企想要成功转型产品结构,迈向高端软商品市场,海外并购将是企业需抓住的契机。通过并购重组、投后整合、技术引入及产品升级,中国企业最终才能够成功地转型为全球性企业。优秀公司,理所当然要有一颗狮子的心,具有全球视野。

  十度时空:介入策略

  新股投资不可一概而论,在市场实践中,它有多种模式:

  1、强行坐庄,恶意炒新。游资包括部分以成长为主题的基金,无视新股基本面,强行拉升,短期内暴涨一倍甚至数倍。吸引散户后,高位撤离,一地鸡毛,股价大跌回原位,甚至几年内不断新低。全通教育安硕信息,都是这种恶意坐庄炒新模式。

  2、风口上御风而行。去年,电动汽车与锂电池、充电桩的火热,催生了通合科技蓝海华腾等牛股,VR让中科创达炙手可热,成为新股价王。今年的中科信息华大基因,乘上了科技股的风口,成为“次新股总龙头”。参与这种模式的新股,要及时撤离。

  3、峰谷轮回。这是市场情绪波动而来的交易机会,大部分新股次新股属于此类。在低估与高估之间,峰谷轮回。

  4、价值新股的投资。新股是牛股的源头,是价值投资大河之源。正是当年4000万总股本的恒瑞医药,成就了如今千亿市值的医药龙头。

  选择新股的介入时机,实际上是寻找新股行情与大盘行情启动的共振点,有几个辅助指标可供观察:

  1、从股东大幅增持挖掘次新牛股。股东、高管或其亲属增持,一向被认为是对公司有信心的表现。今年,就有不少新股次新股上市后被股东增持。不过多数公司股东增持金额并不大,大多不足10万元。对于大手笔增持的次新股,则应该重点考察,只有大量的真金白银增持,才能体现出公司股东的信心。统计显示,6只次新股近一年被股东增持超过千万元。

  2、跟着大资金走,从机构调研家数挖掘次新牛股。机构调研可以作为挖掘牛股的一个参考,一个平庸的上市公司不会无缘无故受到众多机构调研。近期,机构对次新股的调研热情也明显升温,几家创业板公司均接受了30家以上机构的扎堆调研。

  (作者系IPO日报专栏作家,本文为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IPO日报观点)

  作者 朱邦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