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观察丨大股东减持可转债套利惹争议

2017年12月15日11:16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有的认为,大股东减持可转债“急吼吼”,不利于可转债市场的平稳,容易对其他可转债持有人的信心构成冲击。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张炜

  可转换公司债券发行由热变冷,投资者弃购大幅增加。这使得上市公司大股东短期内大量减持可转债是否适当的话题成为热议。

  可转债发行遇冷,与多重因素有关。其中有两点较为突出,一是近期可转债在二级市场上走势低迷,多只上市不久的可转债跌破了发行面值;二是大股东大量减持可转债,在短期内巨额套利。有分析认为,大股东减持可转债过急过猛,使得可转债行情“雪上加霜”,进而拖累了一级市场上的新债发行。

  大股东凭借优先配售制度获得可转债份额,无锁定期限制。按上交所的规则,投资者持有上市公司已发行的可转债达到发行总量20%后,每增加或者减少10%时,应当依照规定履行报告和公告义务。在报告期内和公告后二日内,不得再行买卖该公司的可转换公司债券和股票。换言之,在可转债上市的第一天,大股东就能抛售套利。至于减持可转债的数量限制,相比大股东减持股票的政策明显宽松。

  大股东减持可转债的现象,在可转债发行改为信用申购之前就存在。例如,白云机场辉丰股份海印股份天汽模等公司控股股东去年减持过可转债。国君转债今年7月24日上市当日,国泰君安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减持可转债占发行总量的10%。

  而从近期来看,由于部分可转债上市后价格大涨,有的大股东快速减持套利。东方雨虹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配售雨虹转债占发行总量的30.59%。雨虹转债10月20日上市,大涨20.55%。东方雨虹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于10月20日至10月23日、10月24日至10月27日减持均占发行总量的10%。雨虹转债10月27日收盘115.912元。市场人士估算,东方雨虹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获利6000余万元。再看11月13日上市的林洋转债,林洋能源控股股东11月13日至11月14日减持占发行总量的10%,11月17日至11月21日又减持10%。

  11月27日上市的嘉澳转债,当天大涨至122.80元。嘉澳环保控股股东配售的嘉澳转债占发行总量的44.65%,居然在嘉澳转债上市首日清仓了所配售的嘉澳转债。对于违规行为,嘉澳环保控股股东称其工作人员不熟悉可转债出售规则。嘉澳环保控股股东的补救措施是:在本次减持资金到位后30日内,将超出已发行可转换债券发行总量20%以上的部分减持所得,计932.91万元无偿上缴至上市公司。

  对于大股东减持可转债,市场上存在不同看法。有的认为,大股东减持可转债“急吼吼”,不利于可转债市场的平稳,容易对其他可转债持有人的信心构成冲击。若由此导致投资者对可转债接受程度下降,将不利于更好地利用这一融资工具。建议监管层给大股东减持可转债设置一定的门槛。例如,规定可转债上市的15个交易日内,大股东不得减持可转债。之后的大股东减持,在连续30个交易日内不得超过发行总量的10%。

  但也有观点认为,不必对大股东减持可转债设置门槛。大股东持有可转债不同于其持有原始股,不存在持有成本远低于普通投资者的情形。大股东减持可转债,有助于抑制二级市场上的非理性炒作,让真正准备理性持有可转债的投资者有机会以合理的价格买入。有的大股东急于减持是因为资金周转的需要,如东方雨虹称其大股东为申购可转债而进行了质押,随着可转债上市,这部分质押资金需要归还。

  现在的问题是,可转债改为信用申购后,中小投资者蜂拥而入,缺乏必要的专业知识及风险防范意识。有的把申购可转债等同于打新股,有的滥用T+0交易机制在二级市场上过度投机。加强投资者教育,让投资行为回归理性,才有利于市场健康稳定发展。

主 编丨毛晶慧 编 辑丨曹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