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阿尔茨海默症照护: 万亿市场利润难寻

2019年01月18日09:57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吕进玉

  稍早前离世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华裔物理学家高锟再次引发公众对于阿尔茨海默症(Alzheimer"sDisease,下称“AD”,俗称老年痴呆)的关注。

  2009年高锟在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时,因为罹患AD,已经失去了表达喜悦的能力。大脑萎缩让这位顶尖科学家变得像小孩子那样单纯,昔日的“光纤之父”已经对光纤这个词感到了陌生。

  AD是最常见的神经退行性疾病,最主要的疾病表现是认知障碍,认知症的50%~75%是由AD造成的。认知症包含了多种类型,如AD、血管性痴呆症和帕金森性痴呆症等。认知症中,因AD占比最高,且起病缓慢而隐匿,病因不明,是目前全球范围几种十分罕见的让人束手无策的疾病之一。

  AD照护迎风口“未来十年,由于高龄人群基数变大,中国的认知症会迎来爆发。”上海剪爱公益发展中心负责人汤彬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直言,当下治疗主要依赖药企在推动,他们在药物研发投入上都不少,但多数药物在临床三期到四期阶段就失败了。

  一组数据显示,2002年以来,制药企业先后投入2000多亿美元用于AD新药研发,然而,在200多项临床研究中,成功上市的AD药物仅有一个,药品研发失败率高达99.6%。

  “AD的病程十分长,目前市场化程度最高的就在AD照护上。”汤彬表示,他所在的剪爱公益主要致力于认知症预防与早期干预。“不过AD照护属于"风来了",但市场还未看到成熟的模式。”

  言外之意,AD照护在其整个病程中(包括诊断、治疗、照护等)属于准入门槛较低,市场容量巨大,却未有成熟的商业模式。绿地香港(00337.HK)执行董事王煦菱日前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在选择合作伙伴时,绿地香港参考了诸多成熟的AD照护模式。

  绿地香港虽然是一家地产公司,但在不久前却宣布启动了上海首个认知症(含AD)国际专业护理机构——上海莫朗福克斯。据悉,该机构已经获得卫计委的批准证书。这一位于上海国际医学中心内的AD护理机构,实际上来自三方合作,包括绿地香港、上海医学中心和澳大利亚养老机构莫朗国际健康集团。

  王煦菱告诉记者,上海莫朗福克斯是绿地香港发展医康养产业一次很重要的实践,这一项目对公司最大的挑战是:患者个体的需求是多样化的,提供针对性的服务需要非常大的专注度。公司相信,随着个体需求了解的逐渐深入,公司将来在房地产开发中会有更多人性化的反馈。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虽然定位高端,但从莫朗福克斯当下的定价(1.8万至2万人民币)难以实现盈利,甚至营收平衡都还有一定距离。

  记者对比当下市场上AD照护机构的价格了解到,在一般护理院中8000元/月,属于低端市场,这一市场严重依赖政府补助。接着是1.2万至1.8万人民币区间的属于中等价位,这类照护机构在专业护理人员和患者的配比为1:2,在盈利上仍是不尽如人意。而莫朗福克斯的配比几乎是1:1,同时还有场地租赁、建设及软硬件的投入等边际成本。

  “至少要定价3万元人民币才能持平。不过绿地香港当下并不急着赚钱,而是希望做好了,做大规模后,才谈盈利。”王煦菱并不忌讳记者算的这笔账,之后第二家也会考虑做中端市场,覆盖更多人群。

  居家照护挑战巨大

  一份由国际阿尔茨海默病协会官网发布的世界阿尔茨海默症2018报告显示,全球每3秒钟就会有1例痴呆症患者产生。2018年全球约有5000万人患有痴呆,到2050年,这一数字将增至1.52亿,将是现在的三倍之多。据估计,2018年全球社会痴呆相关成本为1万亿美元,到2030年,这一数字将增至2万亿美元。

  在中国,有关AD的统计显示,中国患有老年痴呆的保守数据有500万人,65岁以上人群发病率为5%,80岁以上发病率超过30%。而发病后,一般存活年限平均仅为5.5年,且绝大部分患者生活质量低下。有的痴呆症患者甚至受到各种限制,不能享有正常的基本权利和自由。

  “这与AD患者的疾病发展有关,在国内通常到了中度和重度才被诊断出来,而一般到了这两阶段的AD患者生活基本不能自理了。”汤彬向第一财经记者解释了AD对于患者所在家庭,甚至社会负担重的原因:这个疾病本身的治疗费用并不是很高,因为目前没有药物能治愈这个疾病,只有几种药物用来延缓疾病的发展,此外也不需要医疗耗材,主要是照料成本很高。

  由于AD的病程持续时间长,AD护理者承受的压力可能会持续数年,并导致护理者的身体、情感和经济情况严重下降。

  上述世界阿尔茨海默症2018报告中指出,2018年,美国AD和其他痴呆症患者的总护理费用估计为2770亿美元(这不包括无偿照看),其中1860亿美元是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的费用;自费费用占总付款的600亿美元,其他费用总计300亿美元。

  “当下国内的情况,AD患者在机构照护是最经济划算的。”王煦菱认为,有80%的失智老人无法准确表达自己的需求且通常伴随疼痛,导致患者有类似狂躁等精神疾病的特征。多数人会采取压制或看管的方式应对狂躁状态的失智老人,老人的尊严难以得到保证。

  “AD照护毕竟是跨学科的,需要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王煦菱说,“国内专业的认知症照护机构极少,公众几乎没有选择的空间。对于这个领域的标准也是空白的。国内常规仍是把认知症病人和一般的养老院病人放在一起管理和照顾。按照一般养老的行业标准去执行。因而也造成这个门槛低的假象。这也是为什么绿地香港会花重金引入莫朗国际。”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2016年,包括法国、英国、日本等AD照护机构也曾相继进入到上海、南京、宁波等地。但最终均撤出了中国市场,挑战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