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天眼]千亿康美帝国崩塌:贿出康庄大道 股民举报4年无果!

2019年01月14日15:41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2018年医药股黑天鹅频飞。

  但谁也没有料到,继长生生物后,曾经市值千亿的“中药帝国”康美药业竟在短短半年时间轰然倒塌。2018年最后一个交易日,一则证监会的立案调查再次将康美推向烈火边缘。

  2019年开年,康美药业连续跌停,市值较高点蒸发逾1000亿元,未来康美药业何去何从,依旧迷雾重重。

  康美药业滑铁卢

  被指潮汕帮做庄后,“最抗跌白马股”康美药业跌落神坛。

  市场曾一致认为康美药业是名副其实的“现金牛”,坐拥4百亿货币资金的中药帝国“有钱不慌”但“细思极恐”。

  市场的猜忌也成了康美帝国塌陷的导火索。

  从2012年起到2018年,康美药业的短期借款就从15亿增至124.52亿元,增幅超8.3倍,远高于货币资金增幅;控股股东质押率高达99.53%与流动性充裕明显矛盾;与此同时,康美的存货余额却从2015年底的97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150多亿元。

  

  种种疑点下,市场曝光康美药业股价被坐庄操纵,涉嫌内幕交易。2018年10月,深圳博益投资法定代表人王廉君因涉嫌操纵股价、内幕交易被公安经侦部门采取强制措施,而王廉君及博益投资与康美药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该事件曝光后,康美药业股价腰斩,从20元/股附近一路跌到10元/股左右企稳。本以为企稳的康美在2018年年末再次迎来一只久违的黑天鹅。

  贿出“康”庄大道

  有媒体撰文称,康美是一路靠行贿打下的帝国。

  盘点一下,这家公司的行贿版图从广东到北京,行贿意图从买地到上市再过药监局。只要马兴田愿意,脚下没有铺不好的“康”庄大道。

  从其贿赂版图来看,董事长马兴田总是“亲力亲为”。

  先是在土地购买上造假,“慧眼识珠”的马老板行贿500万元给揭阳市委书记陈弘平;同时在14年间,马兴田不忘行贿广东省副省长万庆良250万元;其次,为了发行通过,康美药业又拿出694万元行贿当时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发行审核一处处长李量;发行通过后,康美药业还拿出30万港币贿赂广东食药监局处长蔡明。

  权钱交易下,康美药业在暗箱中为自己建立了一个“一路通畅”的千亿帝国,可怎奈最终纸没包住火,当初帮助康美的政府官员早已下台,而康美的处罚则迟到了十年之久。

  公开信息显示,当年的发行监管部李量12年间受贿693万元帮9家公司上市,2014年落马;广东省副省长万庆良受贿1.12亿元依法双开,2016年落马;揭阳市委书记陈弘平则和老搭档万庆良拥有公共情妇,受贿1.39亿元被判处死缓,2017年落马。

  

  

  (图为万庆良受审)

  

  (图为陈弘平受审)

  股民持续举报4年

  天眼君查阅裁判文书,有股民4年前就在持续举报康美药业

  2016年6月,一名叫刘志清(持股康美药业)的男子状告证监会称,康美药业管理层侵占上市公司资产十多亿元。他指出,康美药业存在多项违法违规行为,诸如虚假陈述、购买土地时涉嫌财务造假十多亿元、广发证券包庇康美药业财务造假。而且据裁判文书网信息,该刘姓男子早在2014年8月13日就到证监会进行了实名举报,详细说明了康美药业管理层的违法违规行为以及取得证据的途径。

  

  不过证监会至今没有对起诉人出具举报回复。而且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称,起诉人有权向证监会举报,但申请证监会去查处该上市公司并无依据。因此对于刘志清的起诉,该法院并未立案。此后,当年10月刘志清不服一审裁定,再次向中级人民法院上诉,法院继续驳回,维持一审。但刘志清并未停止上诉。

  未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成功维护权利,刘志清随后依次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进行起诉维权,不过最后结局都是驳回再审申请人刘志清的再审申请。

  

  最高人民法院给出的理由如下:

  一是,证监会已将刘志清针对康美药业存在违法违规行为的举报转交给广东证监局处理,并由广东证监局答复刘志清;

  二是,证监会不负有基于个别举报投诉就启动行政调查程序的法定义务,个别投资者亦不具有要求证券监管机关为其个人利益而履行监管职责的请求权;

  三是,刘志清主张广东证监局未履行调查核实职责。因刘志清与广东证监局针对康美药业的核查处理行为不具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不符合受理条件,因此证监会驳回刘志清行政复议申请并无不当。

  最高法受理的这次,时间定格在2018年12月下旬。不过巧合的是,也正是2018年12月28日,证监会终于决定对康美药业进行立案调查。

  此外,就康美药业购买土地时涉嫌财务造假一事,刘志清还曾向财政部提起诉讼。一审、二审后,刘志清上诉请求再被告知并不成立。这一裁定是于2017年12月作出。

  除却声称的财务造假、行贿上市之外,康美药业还是有名的直销王国。2014年拿到直销牌照的康美药业被不少人指出涉嫌传销行为。但目前,尚无系统性资料表明这一事件属实。

  谁最受伤?

  不得不说,康美药业造假伤害的不只刘志清一人。大白马康美的倒下伤害的是9万康美股民和15康美债的不少债权人。

  有相关律师分析称,康美药业涉嫌的信息披露问题已造成股价的异常下跌,为众多股民、债民造成了严重损失。该律师认为,凡是在2018年12月28日收盘时持有康美药业股民和15康美债的债民均可以加入向康美索赔的行列。

  不过,如果后期仍有抄底入场的投资者的话,未来即使再度大跌,这些刀口舔血的股民将难以获取相关赔偿。

  拿近期交易来看,康美药业周三竟收了一个涨停,成交额高达12亿,而且当天封单9.55万手。在这些杀入康美的股民看来,市值只剩300多亿元的康美已颇具吸引力。

  但事实上,有分析人士指出,康美药业的证监会调查结果尚未给出,后期处罚对于其生产经营能力、偿债能力等影响也均未衡量,因此此时冲入可能仍有被收割的可能。

  而且从本届证监会的行事风格来看,从严监管的方向并未有所动摇。

  曾经的疫苗之王长生生物已濒临退市,如今的康美药业尚能安否?开年以来,一贯对“妖精股”严惩不贷的证监会主席刘士余指出,要以查办大案要案为重点,全面落实整治金融乱象的工作要求,精准打击肆意妄为、逃避监管、影响恶劣的个人和机构。加大违法成本,加重法律责任,有效打击和惩治市场违法违规。

  从刘士余指明的这几点来看,康美药业想再次全身而退,恐怕没有太大可能性。

  来源:金融界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