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夫妻店7年5次冲击A股:享了税收优惠的福,吃了缺乏竞争力的亏

2018年05月29日19:31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一家生产火锅底料和川菜调料等复合调味料的企业,6年之间4次冲击IPO均以失败告终,成了资本市场的“熟客”。如今,这家企业重整旗鼓,准备再一次发起IPO。

  近日,天味食品提交了招股说明书,又让其重回到了大众视野。表面看来,天味食品营收亮眼,利润给力,实则业绩平平;在行业中同质化较为严重的背景下,缺乏核心竞争力、机构股东亟待上市、电商业务发力不足、有无上市必要等问题始终伴随着天味食品。

  而眼下,天味食品却只能在“一眼望不到边”的IPO大军中苦苦排着队,小心翼翼的“祈祷”着……

  

  图片来源:东方IC

  4次上市不了了之,私有化经历或为“罪魁祸首”

  四川天味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味食品”)是一家专注于川味复合调料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企业,成立于2007年,旗下有“大红袍”、“好人家”等多个品牌。公司产品包括火锅底料、川菜调料、香肠腊肉调料、香辣酱等9大类100 多品种。

  2010年,四川天味实业有限公司完成股改,成为股份有限公司。2012年,天味食品第一次冲击A股,但不久后自动中止了新股发行申购。2014年,天味食品再次发起IPO,却因新股发行放缓,“劳而无功”。

  2015年4月,不甘心的天味食品又一次提交了招股说明书,但中途又遇新股发行短暂暂停,4个月的“漫长”等待后,终于迎来上会,却在上会前一晚突然接到通知,称被取消审核。当时公司负责人怀疑是有人举报,后来打听才知道原来是需要补充材料。可不久后公司名字就出现在了“终止审查”的名单中,功亏一篑。

  2017年,天味食品第四次提交招股书,但随后却不了了之。

  4次冲击IPO均”一无所获”,在这期间,面对天味食品的屡屡失利,外界也有过不少质疑的声音。最具争议的是天味食品的“私有化”经历。

  天味食品目前的实际控制人邓文早年间就曾是乡镇企业成都天味食品厂的法人代表。

  1999年6月邓文从公司停薪留职,创办了成都天味食品有限公司。没过多久,由于经营情况不佳,天味食品厂停业,停业后连续三年未参加企业年检,于2004年被工商管理局吊销了营业执照。2001年4月,邓文花了不到14万元,受让了老东家“仁人欢”和当时正在申请注册的“好人家”和“大红袍”的商标权。

  外界质疑的是,邓文在外创办的企业,冒然使用了“天味”商号开展经营活动。而14万受让的3个商标,也是当时老东家仅存的优质资产,受让过程更是没有履行评估、审批程序。直到2010年,公司才聘请了第三方对这项资产进行了资产评估,三项商标评估价值为98600元。

  

  2007年,天味实业有限成立,无偿受让了成都天味食品有限公司的专利、著作权、非专利技术、还有包括“仁人欢”、“好人家”、“大红袍”等21项商标,及账面净值为188.63万元的机器设备车辆等。

  尽管成都金牛区商务局、成都市政府都有文件为其做背书,均表示3个商标的转让真实、合法、有效,不存在国有资产流失的情形。但不得不承认,这一历史问题终究成了天味食品IPO的绊脚石。

  

  如果天味食品的前四次IPO,其历史沿革均对其有一定影响的话,那么第五次冲击A股仍免不了面对该考验。

  天味食品缺乏核心竞争力,财务数据反映或无上市必要

  1.业绩水平一般,税收优惠对利润影响较大

  招股书显示,2015-2017年天味食品的营收分别为8.69亿元、9.84亿元、10.66亿元;对应的净利润为1.42亿元、2.03亿元和1.84亿元。

  

  面对2017年的增收不增利,天味食品给出的原因是2017年公司实施股权激励确认了2745.90万元股份支付费用,剔除该影响后,净利润为2.07亿元,仅小幅增长。

  在天味食品的利润构成中,来自西部大开发战略所得税税收优惠占到同期利润总额的8.98%、9.57%、9.94%,由此可见,这部分税收优惠比例较大,未来若不能享受该优惠则对天味食品的业绩影响较大。

  

  2.电商渠道发力不足,外贸贡献微乎其微

  从天味食品的销售渠道上可以看出,尽管天味食品对经销商的依赖逐年在下降,但总体上对其依赖仍颇大。这一方面基于经销商为主的销售渠道在业内较为普遍,另一方面也说明企业在其他销售渠道的开拓上进展缓慢。

  颐海国际(海底捞旗下的火锅底料供应商)2016年经销商渠道的销售占比为40.7%,电商为2.7%;但到了2017年,经销商渠道下降至35.7%,电商上升至6.4%。(颐海国际的关联方交易占比最大,若进行剔除,2017年经销商渠道的占比约80%)

  

  与之对比,天味食品这些年的电商渠道占比虽有所增长,却无明显变化。有变化的是天味食品加大了在定制餐调渠道上的发力,占比增长较为显著。

  

  在弗若斯特沙利文的一份调研数据中,2015年整个火锅底料市场销售渠道占比中,电商等其他渠道就占到4%,餐饮服务渠道占46%。而天味食品新发力的定制餐调渠道就类似于此。这也能看出,天味食品的定制餐调渠道发力较晚。

  

  此外,天味食品称公司的产品已连续11年出口到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比利时等国家,但每年约300万的营收,与颐海国际翻倍的外贸销售增长相比,久衰无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3.前后劲敌后有追兵,高端品牌成长性不足

  从天味食品的主营业务分类来看,火锅底料与川菜调料约占其主营业务的80%,由此可见,两者贡献巨大。

  

  以火锅底料为例,在颐海国际的招股书中,第三方调研机构弗若斯特沙利文的一份数据显示,2015年国内火锅调料的市场容量为150亿元,其中CR5(排名前五企业的累积市场份额)为29.6%,重庆红九九占8%、颐海国际(海底捞)占7%、内蒙红太阳6%、四川天味食品占6%、重庆德庄占3%。

  

  天味食品所占市场份额并不算小,但与重庆红九九、颐海国际、内蒙红太阳、重庆德庄相比,并未有太过明显的优势。另外,前后劲敌后有追兵,剩余70%的市场份额中还有红太阳、周君记、呷哺呷哺、四川新希望海天味业、金锣集团等企业祈望瓜分这块蛋糕,甚至明星歌手林依轮也看中于此,率领团队开发了复合调料、火锅底料等多款产品。

  此外,2014年天味食品推出了一款高端产品。但根据调研数据显示,在2015年中高端火锅底料市场中,颐海国际占34%的市场份额,德庄占11%,小肥羊占6%。天味食品排名未知,被挤在49%的“其他”中。

  

  两年多时间过去了,天味食品仍旧只有一款高端产品,由此可见,其高端品牌成长性略有不足。

  4.家族成员持股较高,现金流充沛

  除了以上提到的一些问题外,天味食品股权太过“家族化”,也是未来上市的风险之一。

  天味食品实际控制人为邓文和唐璐,二人为夫妻关系。招股书显示,邓文、唐璐分别持有发行人28020 万股、4500 万股股份,持股比例分别为75.36%、12.10%。同时,邓式亲属还有持有少量不同比例的股份,邓氏家族合计持股87.82%。

  另外,天味食品在此前上市过程中,就有媒体和相关人士就认为其没有上市必要。一方面是天味食品的资产负债率较低,且没有长期借款与短期借款。

  

  此外,回款情况良好,现金充裕等也成为外界认为天味食品无需上市的理由之一。

  

  不管外界有什么样的质疑,天味食品是铁了心的打算继续冲击A股。这一次能否顺利,还得看资本市场和证监会的反映了……(蓝鲸产经 贾祺)